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Afterlife【人工智能Bucky/无限战争后】chp3


以往在战场上并肩作战的时候,Steve总会很担心Bucky的安危。这怪不着他,毕竟Bucky在他眼前掉过火车,还曾化成灰,假如他们已经从伤痛中恢复过来,Bucky可能还挺愿意用这个开玩笑,而Steve,从没学会Bucky这种越是危险越是满嘴跑火车的幽默感。

光明的一面是,他这次不需要担心Bucky是不是安全了。

Steve因为脑子里在思考的事情太多而保持沉默,但他隐约听到了什么声音,这让他回了一下头——然后他意识到身后并没站着战友,像上一次他带着Bucky降落在西伯利亚那样,那次是他苏醒后第一次不觉得孤独。

但那声音还是萦绕不绝,Steve把耳朵贴在手腕上,惊讶地问,“Bucky,你……在哼歌?”

“嗯?”Bucky回答,好像刚刚惊醒,“啊,对不起,我没意识到。”

Steve的心脏在胸腔里发烫,“我不介意,能大声点吗?”

Bucky哼着“老兵不死”,昆式机飞快地掠过印度洋上空。


Tony让Clint把星盾带给了Steve,盾面已经被修补好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话,他们都不太擅长表达感情。

Steve的盾击飞了三个冲锋隼回到他手中,Bucky吹了声口哨,“man,我真希望我手上有把狙击步枪。”

Steve没有指出Bucky现在甚至没有手的事实,“我敢肯定你要什么Shuri都会给你。”

Bucky操控基莫由珠扫描了前方道路,金色的光膜像地毯一样在Steve身前铺开,“前面左转还有四个冲锋隼,除左手第二扇门的实验室里有三个研究人员外,其余房间都是空的,实验室的门禁已解开。”


Clint说计划就是没有计划,大闹一场。

他们都没有宣之于口的是,现在一切还有什么意义?为了全人类,他们每个人都牺牲了非常宝贵的东西,只为了承担起与能力相匹配的责任,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他们奋战了上百年,一次又一次的阻止了人类的毁灭,然后呢,只消一个响指,他们存在的意义就这样被抹杀了。总会出现一个无法战胜的敌人,无论天才的Tony Stark走多远,无论Bucky还要牺牲几次。

当这些超级英雄集体遭遇存在主义危机,无法言说的愤怒支配着他们,Hydra甚至没闹清他们来干什么,Steve带头冲进基地内部的时候,穿着白大褂的疯狂科学家正忙着销毁资料。

“hail hyd……”

Clint一把掐住正打算嚼碎一片氰化钾胶囊的白大褂的脖子,翻了个白眼,“有时候我会感觉你们一生都渴望着说这句台词,说真的,中二病得治。”

胶囊掉在地上,Natasha着手恢复硬盘上的资料,“你们在搞什么,什么是地狱战士计划?”

“我死也不会说的!”白大褂在Clint的手腕里挣扎,瘦弱的手臂在试图做一些张牙舞爪的动作,却碰不到Clint的衣角。

“更糟糕的是,现在你死不了。”Natasha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Natasha手腕上的“widow's bite”在微微发光,作为对复仇者们知之甚深的研究人员,白大褂的眼睛里露出恐惧,然而他还在逞强,“告诉你们也没什么,反正你们早晚会知道。”

“地狱战士计划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启的生化人研究计划,旨在用一种神秘病菌感染已经死去的人类,使其细胞恢复活力,但在当时失败了,因为复活的人只是行尸走肉,一击即溃,超级战士血清也不起作用。Strucker男爵认为研究已经进了死胡同,计划被无限期搁置。”

Natasha马上转回电脑屏幕,她眉间深深刻着一道怀疑,“看起来Hydra重启了项目,还取得了重大进展,在全人类半数灭亡的时候,这可真够讽刺的。”

“Hydra才能救人类。”白大褂骄傲地说 。

“对不起,你是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对吧?”Clint挖苦道。

“你会知道我在说什么的。”

“够了,我们把他带回去,资料也回去,Shuri会知道怎么办。”Steve说。

“Hey,Captain。”白大褂转向Steve,“我能跟你聊聊吗?”

“我对你要说什么不感兴趣。”

“别这么冷淡嘛,Captain,my Captain,你不知道你对Hydra来说意味着什么。”白大褂咧开嘴笑了,“我们简直迷上你了。”

“真荣幸。”

“我们最想捉的其实是你,但Barnes也不坏,我们都知道,抓住Barnes等于抓住了美国队长的‘命根子’,我们从来没忘记你,穿过整整一个世纪,不管你是沉睡在冰海还是在美利坚蹦蹦跳跳的卖国债,你都牵动着Hydra的每一根神经,我们因为你的每个动向而兴奋不已。但有时候我们也会无聊,你知道,基地太封闭了,这也不准那也不准,一群大男人整天被关在一起,难免会有点寂寞。”

白大褂露出一个称得上邪恶的笑容,Natasha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你的话太多了。”她又举起了手腕,这次白大褂不管不顾地继续下去。

“不知道美国队长熟不熟悉当代文学,如果你碰巧读过《出埃及记》,我猜作者的另一部杰作《搏击俱乐部》一定在Wilson先生写给你的名单上……别露出这种表情嘛,像我说的,我们迷上你了,我们了解你的一切。话说回来,出埃及记,嗯,那差不多就是我们基地里的情况了,除了我们没有充了气的救生演习娃娃,我们有更好的,我们有Barnes……”

Steve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美丽,柔软,言听计从的Barnes,你知道你的小宝贝有多可爱吗?在他哭的时候……”

他这句话没能说完,Natasha猛地一拳揍上他的脸颊,打得他从Clint手中飞出去,撞上了墙面。

他的颅骨一定裂开了,然而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朝众人露出一个牙齿渗血的,恐怖兮兮的笑容。

“我们通常会把氰化钾多准备一颗,刚才它卡在我的牙缝里,我怎么都弄不出来……”

Natasha向前一步,被白大褂制止了,“晚了小美人儿,hail……”

他剧烈地咳嗽起来,鲜血像停了很久水突然被拧开的水管一样涌向地面,“Hydra……我们会再见面的,队长。”

他一头砸在地面上,脸色的笑容却丝毫没有减退。


他们在Hydra援军的火力下跑上昆式机,Steve全程安静得吓人,Natasha知道他很生气,他跑动的速度更快,盾牌几乎是以看不清的速度四处飞去,舱门关闭的时候,Steve在正流血的右手上缠了绷带,金色的基莫由珠闪着光。

“那是什么?”Natasha注意到了。

Steve顿了一下,然后打开了Bucky的声音。

“嗨,Nat,好久不见。”

Natasha僵住了,从冬日战士被Steve找到以来,他从没这样叫过她,他的视线扫过她时显得礼貌而疏离。

“我以为……我看着你……”Natasha难得地张口结舌。

“情况……有点复杂,我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告诉你们这件事。”Steve说。

“他在哪?”Clint皱着眉问。

“在这颗珠子里。”

“在这颗珠子里。”Clint机械重复道,仿佛要向Steve强调这听起来多荒谬。

Steve简短解释了一下,Natasha和Clint的表情好像刮着北风的西西伯利亚。

“所以,Shuri也不知道他是什么。”Clint说。

“他是Bucky。”Steve防卫道。

Natasha,“你不知道他是不是,无意冒犯,Barnes。”

“没关系,你们说的没错,我没法证明自己是不是真的Bucky,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

“这应该很好测验。”Natasha说,“如果你是人工智能,而不是Bucky的完全意识,那么你只会遵照程序来行动,比如,你保护Steve是因为指令还是因为……你想这么做?”

Clint一脸茫然,“我没听懂。”

Natasha突然对准Steve发射了widow's bite,Steve痛呼了一声向舱壁倒去。

“Barnes,你现在什么感觉?”

“我想伤害你,”Bucky回答,声音有点不确定,“我……很生气。”

“他完全可以撒谎。”Clint质疑道。

Steve艰难地坐起来,“下次先提前说一声行吗?”

“记得奥创吗?Tony也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他,实际上并不能,我们没办法理解他能做什么,那就好像人很难揣测所谓神迹是怎么回事,这很危险,我们有过教训了。”Natasha摇了摇头,“别忘了索科维亚。”

“我不可能忘了索科维亚。”Steve脸色铁青,“我只是感觉……我没法跟你们解释,但我相信他。”

“那是因为他和Bucky太像了,他们有一样的记忆和声音,即使是你也很难分辨,也许你对Bucky的感情蒙蔽了你。”

“那你呢,你觉得他是Bucky吗?”

Natasha停顿了一下,“我需要更多信息。”

Steve把珠子摘了下来,递给Natasha,“我相信你会做对的事。”

Natasha好像根本不想接,但她还是接了,剩下的旅程在难捱的寂静中度过,Bucky全程保持着沉默。


“我相信关键资料不在里面,但从表面来看,他们换了个思维方式,解决了超级战士血清和活菌的融合问题。”Shuri在分析他们带回来的硬盘,“他们可以通过DNA样本来复活……差不多任何一个人,我们大概不久就要面对一个地狱军团,想象一下,复活的希特勒。”

Clint打了个冷战。

“可他们复活的真的是本人吗?”Natasha问,“即使DNA完全一样,也许这个希特勒只想去画画。”

“或者只想吃人的脑子。”Clint凉凉地补充了一句,“好像世界末日还不够糟糕,Hydra还想把剩下一半从地球上抹掉。”

“然后换上他们所谓的‘更好的’人类。”Steve说,“他们不一定会复活希特勒,但是红骷髅一定在名单上,或者这是个属于hydra的伦理难题,他们正在内讧,所以他们没有立刻行动。”

“我需要查找到这些文件的初始创建地点和时间,这样也许我们能够找到他们的老巢。Cap,能把Bucky借给我吗?”

Steve沉默,Shuri这才抬起头,“Cap?”

Natasha把串珠抛给Shuri,小姑娘挑了挑眉毛。

“在她的监督下会更好。”Steve解释道,如果他语调里有嘲弄的意思,那也不是他的本意。


Steve在房间里休整的时候,Natasha敲门进来了。

“Bucky好像有话想跟你说。”

Steve接过Natasha抛来的基莫由珠,Natasha直白地问,“如果我把他抹杀了,你会恨我吗?”

Steve摇头,“我会尽量不要恨你,但我……以我的角度,我会很难理解。”

“那大概就像杀了他,对我来说这也是很难做的事情。”

“他叫你Nat。”Steve突然说。

Natasha笑了,“你好像有点嫉妒。”

“不是那样。只是……你们好像有点历史,除了你给我透露的那些,关于你没法继续穿比基尼的事。”

“以后我会告诉你的。”Natasha说完就走掉了。


Steve深深地吐了口气,打开了Bucky的语音系统。

“Hey,Nat说你有话要跟我说。”

“是的,关于……那个研究人员在基地里说的话,我想告诉你,那不是真的。”

“我知道,他只是想激怒我。”

“所以你才没上当?”

“我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这不代表我不会受影响。”Steve叹了口气,“只是……你全都记得是吗?”

“是的。皮尔斯对我有点‘保护过度’,不是说他不愿意伤害我。他把我看成人形兵器,不愿意看到任何与人性有关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曾经有很多人对我好奇,想知道我有没有属于人类的反应,他们……下场都很悲惨。”

“我有时候觉得你记不清那些事也许是好事,可这个,”Steve在眼前挥了挥,“没有人类的保护机制做为屏障,我会担心你接受不了。”

“我还好,”Bucky诚实地回答,“我不知道作为模型要怎么崩溃,是代码变成乱码,自己生成病毒,还是四处乱喷机油,你知道,如果我有个机器形体的话。”

Steve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我永远也适应不了你这糟糕的幽默感。”

“你明明喜欢得要死。”

Steve为之微笑,他不知道Bucky能不能看到他在笑,他叹了口气,“我讨厌把你像个物品一样扔来扔去。”

“你是指Natasha吗?她其实把这件事看的很严肃,她不知道怎么对待我……但这不代表她会很轻率,我猜,反而是你给她的责任太重了。”

“你就是很重要。”

Bucky有那么一会儿没说话,“对你……很重要,我一直都知道的。”

他的声音那么轻,句尾温柔如同一句梦呓,Steve把他放在枕头边,希望Natasha不会那么快来带他走。


TBC

评论(1)
热度(21)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