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裳

太美了 原谅我图没截好

The Song We Were Singing【白Rap/魏全能】【坑】

警告:这篇是For White的前身,已经坑了。

         好像有的姑娘比较喜欢原来的版本,姑且放在这,没看过的就补药看啦。


魏全能是最后加入组合的。

NZND出道前一个月,这最后一人的事情都被公司捂得严严实实。公司上下人心浮动,白Rap对公司这种舍弃培养团队默契,为了话题度无所不用其极的做法很不满。不过他也不怎么担心,好兄弟王八卦肯定是最后一人,公司资历最老实力最强的就剩下他了。

结果这天在练舞的时候,经纪人带了魏全能出现了。

白Rap第一眼就不喜欢这小子。

嚣张的人总是能最快发现同类,这个魏全能,尽管脸上挂着平和...

For White【白Rap/魏全能】

之前说过大修改的那篇Rap全,可以说改得亲妈不认了【揍。


白rap发现工作室的矮桌上放了本杂志。

肯定是新来的助理留下的,白盯着杂志封面,那是个坐在汽车前盖上的男人,手搭在曲起的膝盖上,头上戴着一顶华丽得吓人的王冠,欧洲皇宫玻璃柜里摆着的那种。男人的表情好像没注意自己戴了这么个浮夸的玩意,散漫地看着镜头。旁边配词:全能登顶。

白的经纪人会交代助理他看哪几本杂志,分别在哪天出刊,要及时买来搁在小桌上。

但经纪人一定是忘了说,有魏全能出现的杂志千万别买回来。


NZND已经解散六年了。

身在这个圈里很难完全避开,白rap即使不看杂志,也知道这一年魏包揽了金...

我是你免费的快乐【山花/白魏】

这是一个在驾校横冲直撞的newbie,小心晕车。

玩咖魏,不喜慎入。


我活着,我为你而存在过,我是你免费的快乐,我等着你来粉碎我。【郑钧《我是你免费的快乐》】


魏一觉睡到下午三点,如果不是门被敲响,他大概可以直接睡到晚上。

门外是一对陌生中年男女,女的把请柬和一袋糖递给他,笑逐言开,“我家小孩考上了S大,明天晚上在一家春开升学宴,来坐坐啊?”

魏连连点头,“一定一定,早生贵子。”

门砰地关上了,魏把糖丢在茶几上,重新倒回沙发。

几分钟后他把粘在脸上的请柬撕下来,开始思考白敬亭是谁。


魏大勋二十四岁,...

飞速掠过被时空压扁的车

点燃月亮【调香师白/黑医生魏】

白看见那一排玻璃瓶从桌上跌下来。


魏划燃了一根火柴,小小的火焰沿着抛物线落在地上,那一片刺鼻的芳香猛地化成蓝色的火苗。


“都结束了。”魏笑着朝他伸出手。


白对气味极其敏感。


这件事从他幼年时开始严重影响他的生活,人们不知道气味可以透露出多少秘密,而白好像什么都知道。


村子里的人窃窃私语,旅馆白家的小儿子长着一双恶魔的眼睛。


那双眼睛是少见的烟色,总是雾气腾腾的,瞳孔都看不清,长着这样眼睛的人,人们说,要么有鹰的视力,要么是个瞎子...

山老师太帅了,写不出十分之一。

以前嫌弃您年纪小是我错了(///▽///)

藏星星的糖果罐【山花/白魏】


我实在不知道哪不对 评论见吧

我的一个护士朋友【白患者/魏护士】

第三视角注意


“我是张医生。”


新来的护士笑的时候脸上漾出梨涡,接过了我递过去的手。


焦虑。


这是我感应到的第一种情绪。


我有一种能力,通过接触感知对方的心情,如果心情够强烈,甚至不需要接触我也能感觉到。


对一个医生来说,这种能力是幸运也是诅咒。


“我是…魏…护士。”他的声音很低,很轻柔,语速很慢,好像在等什么跟上他。说完,他就又垂下头去工作了。


我和魏护士经常被安排在一个轮班,是个巧合,我还蛮喜欢这种巧合的...

2018年喜欢你太好了~


看了这个图我真的全世界都愿意给他!豆瓣看到的我觉得我一定要发出来!!【不知道有没有改过作者是谁,不妥删

静止 2-完结 【陆之昂/唐一修】【舅甥关系慎入】

写这么长,可把我厉害坏了【叉腰笑


2.


陆之昂高考考的挺好。


唐一修很骄傲,坦白说就他家这个流年,沟沟坎坎的,是个孩子都得崩溃了,陆之昂的成绩居然完全没受影响。


他这么一琢磨,这里头是不是也有自己的几分功劳。


陆之昂听了,从牛油锅里捞出一片午餐肉,“你什么时候能在家连续待上三天再说吧。”


唐一修还真有点心虚,陆之昂属于在学校挺受欢迎的人,可几乎从来不在外面玩,任谁约他只说家里有事儿。


唐一修知道,陆之昂这都是为了自己。...


静止 1【陆之昂/唐一修】【舅甥关系慎入】

古静的婚礼视频想用上几张他们在局里拍的照片,唐一修记得这类东西都收在地下室的一个纸箱里,就跳下去翻。


陆之昂从往下的楼梯栏杆那探了个脑袋问他,“你干嘛呢?”


“你静儿姨要照片。”唐一修头也不回。


“哦,”脑袋缩了回去,“烤冷面要不要?”


“要,加两根脆骨肠,”唐一修给灰尘呛得直咳嗽。


“看你长得像脆骨肠。”


“嘿怎么跟你老舅说话呢?”



舅甥俩围着箱子吃烤冷面,陆之昂忍不住伸手挑开纸箱的盖子往里看。


唐一修拍开他的手。


“小气,”陆之昂撇嘴,末了又偷看唐一修的脸色,“你就不难受?”


“我有什么可难受的。”唐一修头...

诚心祝祷,想要个这样婶儿的男朋友,拜托了~

做个山花/白魏总结【持续更新】

平安夜快乐~


今年8月去找朋友玩的时候掉坑,短短几月竟也写了不少。

明侦衍生类

1.邮管

作为入坑初心很偏爱了,两篇文都是手机码的,写得很顺畅,但问题应该不少。

Blade:http://goldenpoppy.lofter.com/post/36b0e7_ef247c34

缄默:http://goldenpoppy.lofter.com/post/36b0e7_12d20dedf

2. 白骑士/勋白雪

应该是我最喜欢的一篇

Once Upon A Time:http://goldenpoppy.lofter.com/post/36b0e7_ef2b4ed6...

缄默【白邮差/魏管家】

魏是知道的,这个邮差并不是真的邮差。


他在庄园工作这些年,迎来送往了无数的人,这都是因为甄公爵喜欢结交三教九流的性格,这个人骑车的姿势太生疏,迎面遇到障碍的时候,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按铃。


他还老是摸挎包的肩带,好像在为虚无缥缈的谎言找一个支撑点。


但魏什么也没有说,他对待邮差就好像任何一个管家对待邮差的态度,生疏、有礼,带着不易察觉的鄙夷。


他把邮差让到小会客厅,确保来往的贵客不会撞到他,然后给他端来点心和茶,告诉他可以呆到雪停。



魏转身离开的时候,白盯着他的背影。


这个背影有点熟悉,却又陌生。白摸着背包的带子,那笔挺熨帖的制服,紧密贴合着管家...

向日葵【下】【山花/白魏】

一切你以为的偶然,都是我穷尽心力的必然。


白敬亭看到魏大勋的第一眼,从胸口涌出莫名的焦躁感。


那时候魏大勋在拖地,少年还没真的长出可以称得上肌肉的东西,像根竹竿似的在校服里晃荡,脸长得也是平平无奇。


白敬亭发着自己都不明所以的愣,魏大勋校服的袖子挽在胳膊肘,露出瓷滑的肌肤,手腕的关节玲珑得透明,可能是拖久了酸疼,拄着拖布慢慢旋转了下手腕,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脑袋上隐形的灯泡啪地一亮。


白敬亭无语地看着这个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粉色的棒棒糖,利落地剥掉透明糖纸塞进嘴里,开心得笑出浅浅的梨涡来。...


向日葵【上】【山花/白魏】

花花十周年快乐!





魏大勋有一个喜欢的人。


他想,虽然同桌女孩经常传纸条给他,倾诉自己的恋爱烦恼,她的烦恼和魏大勋的比起来,却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少年的魏大勋,第一次看着少年的白敬亭,是在高中的开学典礼上。


白校服衬衫的少年,站在高高的主席台上,从魏大勋的角度仰视过去,阳光给他鎏了一层金边儿。


他们的距离,看上去是无法跨越的遥远。


就好像他们两个人名字在年级大榜上的距离。



学习怎么这么难呢?


感觉对白敬亭来说,学习一点都不难。


据白敬亭的同桌说,新的练习册拿下来,这家伙一个晚自习就能做完。


做完的概念是...

云端之城【东宇】

 题记:北京拆拆建建,给他俩的文写写删删。

警告:记性不好,bug都是我的。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艾米丽·狄金森


陈捍东拧亮了小厨房的灯,那灯泡里的钨丝好...

十年前的大勋花…苍了天了

The Bigbang Office【孙弈秋/刺猬】

应该是个小段子合集


1.刺猬和新来的前台秋秋


任一楠辞职结婚了。


刺猬很伤心,打算辞职回老家,小纸箱都抱到大楼门口了,dv男朝他跑了过来。


“刺猬!等等…前台新来了一个小美人儿…”


“我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吗?”刺猬气愤地扔掉了小纸箱,“…有多美?”


“比任一楠还要美,名字叫…秋秋。”


这名儿一听就是个美人儿啊。刺猬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纸箱也没拿就一溜小跑回了公司。


前台那有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子在拆一盒...

所有的云都向你涌来

真·漫画小王子,小白的颜我非常服气。

【山花/白魏】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下

千粉啦,谢谢大家~



魏大勋愣住了。

好一会儿他才挤出一个笑容,“怎么了,讨厌哥了?”

“怎么可能。”白敬亭苦笑着摇头,“你朋友不是来接你了吗?再说,你要的生活不是那样的么,一直在路上?”

他很想听到魏大勋否认,魏大勋却什么也没说。

“饭要凉了。”

白敬亭埋头吃饭,味同嚼蜡,魏大勋背对着他在刷锅,低垂的纤细的脖颈看上去瓷一样细滑,仿佛有点脆弱。

这样的人怎么自己走那么远的,他和人可以迅速拉近关系,每次要从善意或恶意的关系里挣脱开得时候,真的会那么干脆吗?

白敬亭想着这个人温柔的语调跟自己告别的时候,就觉得针扎似的,像是不小心触到了心底的雷区。

他把那份...

哪位太太去搞一下刺猬…不行了我已经萌化了,笔都拿不起来……

悄悄问一下小魏的电视剧作品有很好看的吗?

基友说小魏演技不错,本综艺粉想研究一下。

拜谢。

【山花/白魏】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中)

中.


白敬亭的沙发是可以摊开的,甚至比床还舒服。

魏大勋用三个枕头一个台灯和一摞新书给自己搭了个窝,白敬亭开门时,他像只冬眠的小熊一样靠在上面睡着了。

白敬亭马上放轻了动作。

一开始捡这个人回家的时候,他以为自己会不习惯。

但魏大勋这个人,如果他自己愿意,可以把存在感降到很低。就连睡着的时候,像现在,白敬亭几乎听不见他的呼吸声。

白天在交易室里的人都以为他在戴着耳机看模型时,他在搜索魏大勋。

其实不难搜,信息平台像是wind或者天眼查,一些论坛、项目揭幕仪式或者路演都能找到,他很早就被父亲带去这些场合,可见被给予厚望。

可他却在这里,蜷在白敬亭的...

没人发这张吗 简直一对贤伉俪

【山花/白魏】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上)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小酒馆儿 4

太久不写了感觉跟蒸煮都生分了(脸呢)


胡军带着刘烨进了储藏间,他的戏服什么的都挂在这里,刘烨几乎忘了自己裤子还湿着,东摸摸西看看,拿着一件民国式样的褂子在身上比划,“哎师哥,这是你演王利发那时候的衣服吧?”

“眼睛真尖。”胡军笑了笑,又感慨起来,“五六年了。”

“这种角色要怎么进入呢?总感觉离得太远了。”刘烨挠着头说,“我平时交作业演的都是喜剧,党昊说我活着就一乐儿,都是本色出演。”

“看资料写小传,能怎么办,了解得越多越好融入,只能用笨方法,就像写日记那样,今天发生了什么什么,又被狗腿子讹走多少钱,但愿明天一切平安无事。你要了解他活着就这么点奢望,平安无事,大家都可以...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