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Gap Vacation 1 火车

作者按:因为CE很喜欢爱在三部曲,加上《Before We Go》很有爱在的味道(虽然美国人和欧洲人的对话风格差异真是挺大),所以很久前就打算来个Stucky版的,但是水平有限,只能尽力。

Bucky:传媒专业大学毕业生,找了一圈工作没有合意的结果。Bucky的身世背景设定借用了Sebastian的。

Steve:法学院预科最后一年就读中,因为失去了职业目标而迷茫。

年龄差一岁

地点:欧洲

 

1. clueless hottie

在布达佩斯开往布拉迪斯拉发的火车上,Bucky二十一岁,穿了一件蓝色的帽衫,帽衫的帽子戴着,下面还戴了一顶棒球帽,脚边放着一个巨大的背包,带子被他抓在手上,他对面坐着一对情侣,男的正在看一本平装小说,封面不是英语,他看几行就要查一下词典,那本厚词典他问了Bucky后放在Bucky的背包上,这趟车没有折叠桌。Bucky不知道现在还有人用实体词典,但他太累了,不大想聊天。

火车慢慢停在一个Bucky念不出名字的小站,Bucky的头靠着玻璃窗,想在到目的地之前睡一会儿,他刚阖上眼睛,车窗外就起了一阵骚乱,Bucky朝窗外看,正看到一个男人飞速掠过。

对面的情侣用匈牙利语快速交流着,两人都伸着脖子朝窗外望,Bucky也看了过去,之前那个男人用不可思议的高难动作擒住了一个小个子男人,从他身上拽下了一个背包。

“这家伙刚刚抢了我的包。”男人气喘吁吁地抬起头,用英语跟围观的人解释。

Bucky内心惊叹了一声,男人上了这节车厢的门,从Bucky身边走过,Bucky看了他一眼,那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也许是男孩,金发,蓝眼睛看上去很温和,穿着一件印着“I Love Hungary”的T恤,Bucky觉得有点好笑,那衣服上的字等于“我是游客快来抢我”。Bucky在心里把他记成“clueless tourist”,或者“Clueless hottie”,还暗自希望他坐在Bucky能看见的位置。

结果今天是Bucky的幸运日,那人在车厢里晃了一圈,走回了Bucky身边。

“我能坐在这儿吗?前面没有空位了。”

Bucky连连点头,试图把背包丢在座椅上方的行李架上,他刚把背包举到胸口,那人就从他手里接下了剩下的动作。Bucky的包挺沉的,那人却好像在丢一包棉花。

两人落座后,对面的情侣迫不及待地用蹩脚的英语跟那人聊了起来。

那人叫Steve,是美国人,大学生,因为父亲是军人,他参加过少年预备役,因为对美国在海外的军事行动有点疑虑,他没有参军。

Steve在那对情侣将话题引向国际政(Stucky)治的时候礼貌地岔开了,Bucky完全理解,他也受够了没完没了的“你对齐奥塞斯库怎么看”和“罗马尼亚的官方语言是不是俄语”。

“王冠上那个十字架据说是被美国人带走之后弄歪的。”Bucky挣扎了几分钟后加入谈话。

“是吗?”Steve的目光转向Bucky这边,匈牙利情侣似乎并不知道这个。

“说法很多。”Bucky耸了耸肩。

Steve笑了,朝Bucky伸出手,“Steve Rogers。”

Bucky抓着Steve的手摇了摇,“Bucky Barnes。”

 

“你也是美国人吗?”Steve问。

“不,我是说,我在罗马尼亚出生,但我十二岁就去纽约了。”

“我也是纽约来的,布鲁克林。”

“不可能。”Bucky睁大了眼睛,“我也是。”

结果他俩小时候住的非常近,但因为Bucky上的是寄宿学校,他们从没见过对方。

聊天深入后巧合更多了,他们都是在波士顿读的大学。

“这是什么几率啊。”Steve感慨。

结果匈牙利情侣算出了几率,大概是1800万分之一(作者按:编的,没有计算依据),他俩都是数学专业毕业的。

“你也要去布拉迪斯拉发吗?”Bucky问。

“我在那呆一个下午,然后转去维也纳,你呢?”

Bucky打算去慕尼黑,但他在这一瞬间变了卦,“我也是。”

“事情巧合到开始有点诡异了。”匈牙利姑娘说,她男朋友在算出几率之后对对话丧失了兴趣,继续缓慢地读那本书。

然后,那对情侣去了餐车,Bucky答应替他们看着包。

 

“你是怎么被抢走包的?”

“我看发车时间还有几分钟,就把包放在地上去买了杯咖啡,那个食品亭就在两步开外的地方。”

Bucky的脸因为震惊而一片空白。

“我知道,太愚蠢了。”Steve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

“我有个朋友,她把包放在这,”Bucky指了指头顶的行李架,“到了萨尔斯堡还是什么地方的时候,上来一大群人,一转眼她的包就没了,火车也开了。那个人一定是拿包之后马上下了车。”

“报警了吗?”

“没有用,你知道警(Stucky)察的效率,而且在欧洲如果你丢了什么,也许一夜之间它就会出现在地球另一边。”

“对。我听说有个英国人丢了手机,然后在iCloud上发现一个中国广州的人在用,他们好像还成了朋友。所以我刚刚想,我必须把我的包追回来,除非我也想要个毛里求斯朋友。”

Bucky大笑,“那听起来也挺好的。”

“算了吧,我不会让我的包再离开视线了。”

“这就是单独旅行的坏处,我猜。”

“是啊,我想过要找个同学陪我一起来,但是他们说你是不是疯了?假期是很宝贵的,你应该去找个律师事务所实习,你知道,让你的简历漂亮点。但我……我总是对要做的事产生怀疑,一旦我开始怀疑,那这个念头就会把我缠起来,即使后果挺严重。我已经放弃了做一个军人,如果我读了三年预科之后放弃当律师,我爸应该会对我很失望,但我不能……我就是不能。”

“我明白。”Bucky回答,“我读了四年传媒,但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去当记者,即使那看上去理所应当。那你打算去做什么呢?”

“我还不知道,我想,我喜欢画画。”

“你父母喜欢这个想法吗?”

“不,”Steve微笑,“但他们不会阻止我,所以我还是挺幸运的。”

“所以咱俩都是让父母失望的loser。”

“眼前看起来是这样没错。”

 

“所以我在错的火车上?”走道另一边,一个女孩忽然惊慌地问了一句。

Steve和Bucky侧过头,看到列车员正在检查女孩的车票。

“对不起,不是同一个运营公司,但别担心,你的目的地是对的。”

“可我需要补票对吗?”女孩可怜兮兮地问。

“恐怕是这样,你们可以只补余下路程的票,你们有几个人?”

“三个,他们两个去了卫生间。”女孩开始翻自己的包,“我可以刷卡吗?该死,我的卡最近不太好用,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我可以用欧元付吗?”

“可以。”

“我的欧元不够……我欠你多少钱?”

列车员在口袋里掏出手机,用计算器app按了一通,递给女孩。

“我钱不够,你能不能等我的朋友们回来?”

“嗨,”Steve这时开口了,“我可以替你付。”

女孩连忙摇头,“不行,这不太好。”

“没关系的,就是一点零钱。”Steve从背包口袋里拿出自己的钱包,数出几个欧元硬币递给了列车员。

“……太谢谢你了,一会儿下车我会找个提款机还你。”

“不用了,别在意。”

女孩坚持,但她在布拉迪斯拉发之前就要下车,她匆匆写下了自己的号码递给Steve,Steve接过之后,她的脸变成了淡粉色,下车的时候还绊了一下。

 

Bucky微笑着看Steve把号码放进口袋,“她喜欢你。”

“什么?”Steve睁大了眼睛,“别开玩笑了。”

“在窘迫的时候及时出手相救的骑士?没有女孩能抗拒这个。我有点嫉妒你比我动作快。”说完,Bucky朝窗外点了点头,Steve看到那个女孩被同伴笑着推了一下,朝Steve挥了挥手。

Steve挥手,然后无奈地笑了笑,“没看出你是个专家。”

“是你太迟钝。”Bucky感觉自己因为连夜奔波的疲惫有点抬头,“要喝咖啡吗?”

“我去买,”Steve马上站了起来,“你要喝什么样的?”

“espresso就行。”Bucky摸出口袋里的钞票夹。

“不用了,也就2欧元左右。”

“你这样积少成多就很可观了。”Bucky拿出一张十欧元递给Steve,“别到处做骑士啦。”

Steve带着咖啡回来,匈牙利情侣也回来了,Steve把剩下的钱给了Bucky。

“谢谢。”

“刚才我在看咖啡师打奶泡的时候,有了个想法。”

Bucky有点困惑,“什么?”

“我们对一下余下的行程,看看能不能搭个伴怎么样?当然如果你更喜欢自己玩,我完全明白……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Steve一脸紧张,Bucky笑了,“我很乐意。”

匈牙利情侣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TBC

 

 

 

 

 

 

 

 


评论(2)
热度(29)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