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Paradise In Your Arms chp.9

Sam带着他的背包跑去sports hall完成了考试,一面往巴士站走一面用手机搞定了机票。一切看上去太简单了,几小时后他就会沐浴在带着椰香的海风里。

wait……

Dean他妈的住在哪?

Sam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把这件事放到飞机落地后再去头疼。通常来讲他不是这么没计划的人,但是喜欢上一个直男也从来不在他的人生计划表里啊。

好的一面是,Sam终于在这一段时间里,感觉到了血液在从心脏流出,充盈四肢百骸的感觉,过去那一个多月很难说是在活着。

只是作为一个外装涂得那么好看的飞机,机上电台真是糟透了。

“试试channel 14。”Sam的同座提醒道。

Sam将遥控器按到14,里面正在播放着独立摇滚,他谢过了同座。

“Jessica。”同座伸出了手。

“Sam."Sam连忙摘下耳机,跟她握了握手,老天,他这才看清那是个非常非常吸引人的姑娘,金发,高挑,热情明媚的笑容,刚好是他会喜欢的类型……除了他的整个取向已经被Dean颠覆了。

"所以……旅行?”Jessica问道。

“不是,我的呃……男朋友住在那。”

Jessica的笑容一下子垮了下来,“该死,为什么火辣的都跑去喜欢男人了?”

Sam被她逗笑了,“抱歉。”

“算啦,苏珊米勒也说过狮子座这个月没什么恋爱运。”Jessica呼了口气,“男朋友,ah?异地恋也能行么?”

“我还不知道,所以我得去查看一下。”

“噢,别这样,你会心碎的,这发生在我身上过,两个月每一天都发短信说他多么爱我,然后当你想给他个惊喜直接跑过去,却发现他已经跟不知道哪个slut搞在一起了。”

“不太适用于我的案例。”Sam觉得有点头疼,为啥所有的姑娘都觉得应该对gay倾诉自己的心事呢?也许她们是对的,但是对于Sam这种还在探索期的人明显不是个好主意。

他想回到他的独立音乐上去,但是Jessica很需要一个情绪宣泄口,所以Sam只好假装在听她说。

女孩叽叽喳喳的倾诉持续了整个旅程。

Sam最后还是和Jessica交换了电话号码,以防双方在岛上遇到什么恶心事需要交换一下感想。

 

Sam打电话给Ash,可是Ash也不知道Dean的行踪,但他答应帮忙打听一下,还试图旁敲侧击Sam的目的,被Sam打岔了过去。

他在一家青年旅馆找到了一张床,他手头的钱不多,而他不知道自己会在岛上呆多久。

Sam坐在床上消灭了一个难吃的吞拿鱼三明治,手机在后口袋震动起来,Sam摸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Emily的名字。

“Hi,Sam,晚上想去喝酒吗?Cass和Ash也会去。”

“呃……Ash没告诉你?我现在在夏威夷。”

Emily在另一边沉默了几秒。

“你……是去找Dean?”

“是啊,最近课业有点紧张,我猜我还是没从假期里调整过来,所以我想干脆再放一个小假……”

“Sam,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我是个女孩,记得吗?女孩总是感觉得到什么地方不对劲。”

“Shit。”

“没关系,Sam,我会保守你的秘密。”

“呃……谢谢?”

“我听Cassie说过她有个亲戚在Waikiki教冲浪,我想你应该去那试试。”

“God,谢谢。”Sam抓了抓头发:“我们还是朋友对吧?”

“当然了,你敢说不是试试看?”Emily笑了,“我猜下次Cass约我的时候,我可以不用扯上我那烦人的哥哥一起去了。”

“Cass是个好人。”

“当然了,再会,Sam,祝你好运。”

她飞快地挂断了,把Sam再次道谢的打算隔绝在外。

Sam心情复杂地盯着他的手机,现在他没有借口逃避了,他得去找Dean,哪怕Dean一点也不想看见他。

 

Sam洗了个热水澡,在背包里找了一件大概是洗过之后还没穿过的T恤,搭巴士到waikiki海滩,下车的时候水珠还在从他的发梢滴下来,他非常紧张,深呼吸了好几次。

海滩上的游客还很多,通宵营业的草棚酒吧上闪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强劲的音乐透过清凉的海风传递过来,似乎连脚下的沙滩都在跟着节奏舞动。

Sam真的没必要紧张,在这样的情况下找到Dean几乎是不可能的,他应该白天再回来,问每个教授冲浪的人认不认得Dean,而不是在所有人都在挤着试图在酒吧那儿弄一瓶科罗娜的时候。

有人放起了烟花,Sam跌坐在细软的白沙滩上,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傻瓜。

奇迹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Sam看见Dean,就在他面前不到十米的地方,手里拿着一支安全烟花,那玩意一点都不好点,Dean皱着眉擎着他的防风打火机,叼着一根烟,Cassie就在他身边,笑得非常好看。

一部分的Sam很想赶紧站起来跑掉,另一部分的他却只能呆坐在那,试图再多看Dean一眼。

他们看上去是那么快乐,Cassie穿着白色比基尼的样子能让Naomi Campbell汗颜,Dean看上去也晒黑了不少,只是那让他更加性感,他终于弄燃了那支烟花,镁燃烧弄出来的火光迎着他的笑颜,假如Sam会画画,那是他愿意用余生描绘出的画面。

Cassie贴着Dean的耳朵说了句什么,后者冲她点了点头,Cassie揉了揉Dean那头长长了不少的金发,然后走开了。

就像是注定会发生的事情,Dean抬起眼睛,与正要站起来走开的Sam对视,笑容刹那间离开了他的脸。

 

Dean看上去很想走过来揍他一拳,这让Sam非常困惑,他完全不记得自己究竟做过什么,但这不代表他会任由着Dean恨他。

“hey,hey。”他快步走过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Dean怒气冲冲地笑了一声。

“很抱歉我那天喝翻篇了,我是上了你的女朋友还是……”

Dean突然挥了一拳,正砸在Sam的颧骨上,Sam咒骂了一声,在Dean走开之前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没门儿,兄弟,除非你告诉我为什么。”

“你他妈真想知道?”Dean苦笑道。

“该死的,当然了,假使你要杀了我,我至少能在墓碑刻上我的死因吧。”

Dean做了个深呼吸,“你注销了你的Facebook。”

“就因为这?你是Mark Zuckerberg的天使投资人还是怎么的……等一下,那是在你删除了我的好友之后,我才注销了我的Facebook。”

“是啊,要是你没注销,你就会看到那张被转载了一千多遍的照片了,你可是火了啊Sammy。”

他还愿意叫他Sammy, Sam决定把这看做一个好兆头,虽然他依旧困惑。

Dean的怒火无处发泄地原地转了一圈,Sam忙翻出他的手机,用Clerk的账号登上了Facebook,然后搜索自己的名字……

Holy Fuck,他在亲一个把自己弄得像感恩节游行的火鸡的男人,还戴着一顶插满羽毛的亮片帽子。

“这解释了我T恤上的闪粉但是……为什么你会在意这个?”

Dean叹了口气,“你他妈是真的忘了,对吧?”

“喝翻篇了,真的,我发誓。”

Dean的表情看上去很复杂,但是似乎不那么想掐死Sam了,他再次叹了口气,“我讨厌变装皇后。”

“这就是你完全在社交圈上屏蔽了我的原因?”Sam瞪着他,“我看上去有那么蠢吗?”

“别他妈问了好吗?”Dean怒吼道。

“好吧,wow……”Sam摇了摇头,“Dean,我们需要谈谈。”

“别他妈‘Dean’我,我一点也不想谈,现在到吧台那去,给我买一瓶伏特加。”

Sam忙不迭地逃走了。

 

事情发展的有点奇怪。

Sam利用自己的身高成功地将钞票塞给酒保,拿到那瓶灰雁伏特加,走回Dean那儿之前,他扭开瓶盖先灌了一口。

对回到Dean身边他有点胆怯,发火的Dean非常辣但是同时……非常可怕。

这一切再一次偏离了Sam的计划,他原本是要在见到Dean的时候先吻他的,然后挨一顿揍,然后再喝醉……剩下的还没想好。

Dean接过瓶子的时候挑了挑眉,然后直接扭开瓶盖灌了下去,Sam连忙去抢瓶子,结果挨了一记肘击,差点不能呼吸。

Dean就那么灌了半瓶下去,伏特加不断地沿着他的唇角流淌下来,漫过脖颈流进T恤,Sam看得目瞪口呆。

结果即使是Dean也扛不住伏特加,他直接把瓶子扔在地上,朝Sam迈了一步,差点摔进Sam怀里。

Sam抓住Dean的胳膊,Dean整个脸都变成了粉红色,眼睛里漫进了水汽,看上去似乎马上就会哭出来。

“你要我去找Cassie来吗?”Sam问,然后他懊悔的想要咬掉舌头。

Dean给了他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闭嘴,带我回家。”

 

Dean跟出租车司机指明了地址之后就昏睡了过去,Sam把他的脑袋挪到自己肩膀上,伏特加让Sam的脑袋也跟着乱成一团,Dean的手机响了,Sam把手机从Dean的牛仔裤口袋里摸出来,是个私人号码。

“该死,你去哪了?你答应过我要呆在我身边的。”Cassie在电话那头抱怨道。

“Hey,Cassie,是我,Sam,我们在Miami见过面。”

Cassie沉默了几秒,“为什么你接了电话?”

“Dean跟我在一起,”Sam着重强调了一下,快感一时压过了负疚感,“我送他回家了。”

“好吧,看紧他,好吗?不要让他离开你的视线,我明天回过去。答应我,Sam,一步也别离开。”

“好。”Sam带着疑惑收了线。

 

到达目的地,那居然是一辆停在草坪上的拖车,Sam揽着Dean下了车,盯着那辆拖车看了一会。

开玩笑吧。

他从Dean的口袋里摸了一圈(没有趁机占便宜,至少不是主要目的),没找到钥匙。他将Dean放在门口的沙滩椅上,不抱希望地拽了拽拖车的门,结果那门开了。

一定是在开玩笑。

Sam把Dean安置在拖车里唯一的床上,Dean咕哝了一声,在那窄窄的行军床上翻了个身,一大片麦色肌肤在T恤下露出来,Sam连忙挪开视线,他的心脏狂跳着。

重新见到Dean的每一秒,Sam的肌肤都在因为激动而震颤,他扶着水槽深呼吸了几次。终于勉强平静下来。

他不是没有见过Dean不要命的喝酒,但是当他平静下来想一想,Dean有点不对劲。

他是晒黑了没错,但看上去并不好。即使没在喝酒的时候,他看着Sam的眼神也有点失焦,太多的水汽汇聚在他的眼睛里,下眼睑有点晕黑,而且即便是在生Sam的气,他看上去也有点太激动了,更别提开口说的话完全没条理,而不管怎样Dean也不是因为Mr.Smith捐赠了校方一个喷泉什么的才进的法学院。Sam担忧地看了Dean一眼,后者皱着眉,在床上扭动了一下,打起了呼噜。

Sam想给Dean弄点能醒酒的东西,省的他第二天因为宿醉疼死,但是冰箱里除了一打一打的啤酒什么都没有,他打开碗橱,里面有半盒cheerios,一些碗碟,还有一个奶粉罐,Sam皱了皱眉,把奶粉罐拿出来,里面的东西让他瞬间石化了。

一个皮包,一卷美钞,还有不少没开封的针筒。

操。

 

第二天清早Cassie就来拍门,Sam从沙发上惊醒,并不是因为清梦被扰才对Cassie生着闷气。

Cassie进来之后马上走过去查看Dean,然后复杂地看着Sam:“他还好吧。”

“难说,我敢说他醒过来就会去吐。”Sam环着手臂,“所以,你最近在照看他?”

“Dean不会让任何人照看,”Cassie尖锐地说,“你是来把他弄回去的?“

“你要阻止我?“

“god,no,“Cassie苦笑,”尽管做,别以为我没试过。可即使我用刀比着我的脖子,也不能让他离开这儿一步。“

“你们昨晚离开这了。”

“那是因为他‘存货’空了,Sam,我敢肯定要不是遇到你,他的行程会彻底不一样。”Cassie咬着嘴唇,泪水慢慢在那双棕色的眼睛里汇聚。

Sam收起了语调里的嘲讽,轻柔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知道,Sam,”Cassie跌坐在沙发上,“我问他我们要不要复合,他说不,我问他要不要跟我一起离开,他说好。”

Sam的心狠狠地沉了一下,“我去找你们的时候,你们已经走了。”

“他很急,像是要逃离什么,我以为他只是需要时间原谅我,可是他没再跟我说过话。我们到了之后,他就自己弄了这个拖车,我终于努力到让他愿意打开门让我进来的时候,我发现了他在……我到底做了什么?”

Sam看着Dean,他依旧睡得很沉。

“他一直有一点……绝望,如果你问我的话,在什么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之前,他总是想要把事情弄糟,我们约会的时候,他发现他有点喜欢我,于是他把我赶走了。可我一直忘不了他,我这次来找他,发现他非常快乐,至少我们离开那天以前。也许是我的出现,提醒了他,他无法容忍他周围的一切在好转。”

“为什么?”

“我猜是因为,他一直在惩罚自己。”

“惩罚自己?”

“是,我也是后来听Ash说的,”Cassie转过身,看着Sam,“他很小的时候,弄丢了自己的亲弟弟。”

 

TBC


评论(2)
热度(16)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