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Paradise in Your Arms Chp3

Sam回到宿舍,他走时忘记了关上窗户,有点强的冷风把窗帘高高地掀起来,他桌上的演算纸吹得一地都是。

Sam没去管那些,他甚至没脱鞋就倒在床上。

他的手指有点奇怪,他举起来对着日光灯,看上去没什么异常,很修长的手指在灯下发出红色的光,他戴习惯了的钛金戒指也好好地套在无名指上。

那是Dean头发的触感,在他把手按在Dean肩膀上的时候,Dean暗金色的发尾抚着他的手指,让他流连。

Dean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看上去没两样,可是Sam总觉得他的眼睛里有些不一样的情绪,像是哀伤,静静地流淌在那双通常抗拒着流露情绪的绿眼睛里……或许这只是幻觉,他爱着Dean,理所应当会觉得不一样。

可这不是好兆头,Sam也许有点盲目自信了,到现在Dean都不像……没一点点让人的gaydar警觉起来的迹象。

他穿着一件像是上个世纪做出来的皮风衣,威士忌和烟草的味道像是天然的古龙水笼罩着这个男人,他也许长得很漂亮,但任何人都看得出随便碰他的后果……也许是断一两根肋骨,假使Sam不是爱上了他,也许断一两根也值得。

他妈的到底是为什么,上帝在玩他吗。

Sam苦笑着又想了Dean一会儿,当他睡着的时候,笑意还在唇角。

 

Sam差不多是被冻醒的,他有点怀疑这段时间频繁地往胃里灌酒精终究伤到了脑袋。

离上课只剩下十分钟了,Sam隐隐觉得这节课应该去,所以他摸了件帽衫套在头上,好在他临走前扫了一眼穿衣镜,发现自己满脑袋乱翘的头发,又找了顶大概是Clerk留下的红色棒球帽扣在头上。一直跑到教室门口,他才发现自己没带手机……也没带教科书。

Dean走进教室的时候,Sam真不知道是该惊喜地叫起来还是赶紧钻到桌子底下去。

“我说你这身打扮是什么意思,重返十七岁么……嘿,谁过来了……”

“闭嘴Clerk……嗨Dean,没想到会看见你。”

“好一帮人在我宿舍里,我们的沙发被抬到天台上去了,舍监让我去弄下来,我自己又干不了这个,so……”Dean耸了耸肩,不过心情似乎还不错。

“我突然发现我似乎跑错教室了。”Clerk看到Dean试图在后排找个座位,连忙站起来,他的教科书被他扫到地板上,Dean捡起来看了一眼,那就是接下来要上的课,于是疑惑地挑了挑眉毛。

“你这傻瓜,这是你的。”Clerk一把把书塞进Sam怀里,飞似的离开了教室。

Sam决定收回对Clerk的评价,他也许是个白痴,但是至少还是挺够意思的白痴。

Dean不感兴趣地耸了耸肩,落座在Clerk的位置上,他至少带着课本和红色记号笔,虽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连笔盖都没拔开过。

“你知道我们晚上要考试吧。“Sam提醒道。

“当然了,他们把通知贴的到处都是,每周发一封电邮,唯恐我们会忘记,我把这看做短暂假期前必须经历的痛苦,所以能不能别再提醒我了。“

“你假期打算怎么过?“Sam好笑地看着他。

“离开这该死的地方,当然了。“

Sam的心猛地一沉。

“你呢?不要告诉我是图书馆。“

“我……还没计划,但是不是图书馆,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书呆子了?“

“你不是?”Dean微笑反问道。

Sam本想装出一副受了冒犯的模样,但是忍不住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我是花了些时间,那也是为了不在假期被父母耳提面命,这也是为了享受生活,咱们还是为了同一个目的的。”

“说起来,与其在家里被念叨,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玩?”

“真的?”Sam惊讶道。

“当然不止有我,还有Ash,还有一些朋友,都是些还不错的人,你会喜欢他们。我们打算开车去弗罗里达,Ash在那儿有个房子……你喜欢冲浪吗?”

“我爱死冲浪了。”

“那你会玩得很高兴的,来吧,好吗?”

 

Sam告诉Dean自己要再想想,下课之后他冒着雨跑过操场去给父母打电话说自己要留在学校找找实习机会。然后他像疯子一样在雨幕里又跑又跳,很多路过的学生扔掉了伞加入他,还有人把这一幕拍下来贴上了学校的FB主页。

Sam浑身湿透地跑去敲Dean的门,后者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我记得你说需要找个人帮忙搬沙发。”

Dean仍旧一脸困惑:“是啊,但是兄弟,你得先换身衣服吧。”

“搬完再说吧,反正还会弄湿。”

Dean只好被Sam拉上屋顶,这下他的衣服也湿透了,他的沙发就放在屋顶一块凹下去的地方,尽情地淋着雨。

“oh crap。”Dean懊恼道。

Sam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这下你至少不用洗沙发了。”

Dean好奇地看着他大大的笑脸,还有脸颊上深深的酒窝:“你心情真好啊。”

“假前综合症吧。“Sam咳嗽了一声:”来吧兄弟,得开始干活了。“

 

他们费尽力气地将沙发挪到客厅,Dean一时也不知道拿这湿答答的沙发怎么办,就找了一块塑料布铺在上面,他俩靠着沙发脚并肩喝着啤酒,Ash也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Dean的头上盖着毛巾,看上去又傻又漂亮。

或者说无论Dean在做什么,都是又……又漂亮,因为漂亮这个词是无论如何不会在他身上剥离的,但是Sam讨厌经常想起Dean这一点,这让Sam显得浅薄,而且Dean知道了八成会很生气……

“刚刚我看到有人扛着皮艇出去了……“Sam目瞪口呆地看着门口。

“这么大的雨,他们是不会错过这个胡闹的机会的,学校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发警告邮件给我们宿舍了。“Dean叹了口气。

“这难道不是你选择这儿的原因吗?“

Dean笑了笑,将手里的瓶子提起来灌了一口酒,Sam注意到他拿瓶子的手势,是提着瓶口而不是握住瓶身,接着他把头搁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似乎在享受这一刻的雨声。

Dean的睫毛看上去要命的长,在下眼睑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被啤酒浸湿了的双唇看上去比平时还要饱满,Sam发现他的颧骨附近分布着细小的雀斑,在这样的光照下不是很明显,但是非常可爱。那双好奇的绿眼睛现在没看着Sam,有那么一会儿,Sam以为他睡着了。

但这也不是他心跳的这么快的理由,想靠过去吻Dean的冲动则更加令人惊慌。

在Sam二十年的人生里,Dean带给他的一切感觉都是全新的,而他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一个人想到心脏紧缩。

可惜除了骂自己是胆小鬼,他什么也做不了。

可恶……至少,假如能够碰碰他。

在Sam觉察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前,他的手已经放到了Dean的脸侧,差一点点就要碰到那儿的皮肤,这时候,就像是被施了魔法,那双有魔力的绿眼睛突然睁开了。

他们就那么愣了一会儿。

“你……这儿沾了啤酒沫。”Sam结结巴巴地说。

“哪?”Dean用手背蹭了蹭脸颊。

“好了,它不见了。”Sam连忙说。

Dean到底察觉了没有,这不好判断,只是他没有抓着Sam刚刚异样的眼神要求解释,或者说他太粗心了没有注意到:“我们应该看看比赛什么的,这雨再下下去我就要睡着了。”

“我应该去看看书,你知道……晚上还要考试。”Sam从地板上爬起来:“我该走了。”

“嗨,我也有书,你就在这看。”Dean打开电视机,然后走回自己的房间拿出了崭新的讲义扔在地板上,他在刚刚窝着的地方重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然后冲着Sam点了点头。

Sam怎么可能对他说不呢。

 

Sam试图把注意力放在书上,他真的很努力这么做了。然而Dean在啤酒的作用下开始打起了瞌睡,像只鸟一样点着头。

Sam在Dean的头磕在他肩膀上的时候僵成了一座石像,后者咂了咂嘴,居然真的就那么睡着了。

窗外的雨简直下成了幕布,在落地玻璃上已经看不见水流了,它被彻底覆盖,雨水的声音就像是最好的音乐家写出的旋律线。

Sam觉得自己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今天的雨。

 

后来那天的考试取消了,因为学校里差劲的排水系统,你基本上要靠游泳才能到达考场。Ash跟Dean宿舍里的大部分人都在学校的河里玩起了划艇,结果有个倒霉蛋掉进水流里昏了过去……虽然他没死,校方还是气坏了,正式把“不准在校园里玩划艇“写进了校规。

Ash像只落汤鸡似的抱着船桨兴冲冲地跑回宿舍,推开门就看到Sam和Dean倚着沙发睡得正香,Dean整个人都窝进了Sam怀里,头抵着Sam的下巴,而Sam的双臂显示占有欲似的环抱着Dean,就好像……他们刚好契合着彼此的身体。

Ash愣了一会儿,抓了抓脸,然后悄悄地带上门走掉了。



TBC

评论(2)
热度(19)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