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白骑士X勋白雪】番外Twice Upon A Time



前文在这里:http://goldenpoppy.lofter.com/post/36b0e7_ef2b4ed6

勋白雪带着白骑士回到城堡,才猛然想起自己还有个正牌王后的事。
说到这个王后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她不仅是这个国家的王后,还是魔法森林的女王,就像奥匈帝国的玛利亚特蕾莎,她有数不清的王冠和头衔,势力很大,还会魔法,很不好惹。
勋白雪想了一下,觉得这样带亲爱的白白回去,自己大概活不过今晚。
无奈之下他把睡得四仰八叉的白骑士安置在城堡东边的塔楼里,进出只有一条狭窄陡峭的楼梯,钥匙贴身挂在勋白雪的脖子上,他还留下了一个心腹侍卫守在白骑士身边,这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走着走着他想起白骑士现在的状况很像东方故事里的一个皇后,住在金屋子里的那个,于是嘿嘿笑出了声。

勋白雪有个奇怪的特点,就是如果被逼进绝境,他可以小宇宙爆发变得很厉害。
但如果心爱的人安全回到他身边,他的智商就会瞬间跳水,七情六欲上脸,读过的厚黑学都被抛到爪哇国去了。
所以王后瞬间就发现了他的异常。
女人的直觉是很可怕的,王后明白自己被绿了,就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搜索小三。
勋白雪浑然不觉,他整个身心都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中。
王后一边搜一边破口大骂,“老娘为了配合你的审美,一到夜里就变成俊俏少年,你却正眼都不看,睡着了就白白小白地乱喊,女装癖,死基佬,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她声音实在是太大了,整个城堡的人都知道了国王的癖好,然后又很快传到百姓中间。
百姓表示淡定,他们早知道自己的国王是个变态,可那又怎么样,他文治武功都那么卓越,又爱民如子,有点变态也是瑕不掩瑜。

王后很快就搜到了塔楼,对于身怀黑魔法特技的她来说,区区一扇门毫无用处。
忠心的侍卫早就收到了风,心念急转当机立断,把白骑士塞进床底下,自己脱了衣服,扯下窗帘来随便一围。
王后破门而入的时候,他扯开嗓子喊,“怎么才来啊,想死我了死鬼!”
王后气得头脑发胀,不疑有他,直接就把侍卫从窗户丢了出去。
窗外是万丈深渊,底下是一条深不见底的大河,掉进去是不可能活的,王后满意地离开了。

王后回房之后越想越得意,便对着勋白雪冷嘲热讽起来。
勋白雪听得遍体生寒,智商和武力值瞬间回归,装作毫不在意地叹了口气,“哪个国王没有几个情人,你干嘛这么紧张?”
王后冷笑道,“自从娶我回来,你什么时候碰过我?”
“国事繁重,力不从心也是有的。”
“你不行还找小三,要不要脸?”
士可杀不可辱,夫妻俩当即撕巴起来,勋白雪没有白骑士那种无聊的绅士风度,毫不留情地扇了王后一巴掌。
王后勃然大怒,施法将勋白雪变成了青蛙。
勋白雪等的就是这个,于是趁机跳出了窗户。
王后傻眼了,这才想起应该把国王关起来,她想出门去捉,可世上青蛙千千万,哪一只才是国王呢?
这刚好在王后的魔法死角里,她也无能为力。

几天后,白骑士醒了,饿醒的。
他发现自己躺在床底下,纳闷地翻了个身,结果手碰到一个冰凉凉黏糊糊的东西,吓得他一头撞上床板。
“呱。”青蛙深情地呼唤道。
白骑士连连后退,一直缩到墙角,“你你你别过来,我最恨两栖动物了。”
然而青蛙还是执着地靠近他,一人一蛙在房间里追逐起来,白骑士刷地拔出佩剑,“再过来我就把你劈成两半!”
青蛙就不动了,只瞪着一对大眼看着白骑士,看得他脊背发凉,这时候,那双大眼睛里却淌出了泪水。
白骑士莫名觉得心脏有点不舒服。
“别再跟着我了。”他归剑入鞘,从柜子里翻出床单来系成绳索,垂下窗户,慢慢地爬了下去。

白骑士逃到王城中一个小酒馆里,打算喝杯蜂蜜酒暖暖身子。
酒馆里的人们都垂头丧气地喝着闷酒,白骑士心里纳闷,就问身边的老头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的国王突然性情大变,变得残暴无情,还下令将所有姓白的男性绞死,连孩子都不放过。”
“白的祖上是开国重臣,是王国中的大姓,子孙遍布全国,封地的大贵族有很多都姓白,他们当然不会坐以待毙,战争要爆发了,我们要遭殃了。”
白骑士皱了皱眉,“国王是突然变成这样的,之前就没有什么征兆?”
“从边境回来之后就这样了。”
白陷入沉思。

跟勋白雪不一样,白骑士的智商是一直在线的。
他稍微琢磨一下,就分析出现在的国王一定是假的,不能贸然去宫里找他。
他换了一套黑色的衣服,把白衣服和佩剑戒指都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藏好,开始暗访国王的下落。
然而那只奇怪的青蛙一直跟着他。
他也就习惯了,有时候发现青蛙不在还会忍不住找一找。
让他无法容忍的是那只青蛙会偷偷爬上他的床,在他怀里找个舒服的地方趴着,他每次醒来都会吓一跳,条件反射地将青蛙摔到墙上。
那青蛙被他摔晕了,可怜兮兮地呱了一声。
但下次还会故技重施。
拜这只青蛙所赐,白骑士现在已经不怕两栖动物了,第n次发现青蛙窝在他怀里时,他也只是叹了口气。
白骑士觉得非常寂寞,他不能回家,也不敢联系家人,好在他的族人死得七七八八,姓白的男人除他以外竟是一个都没有了。
他找不到真国王,战火四起,他越来越焦躁。
他不允许自己想到国王可能是被害死了这件事,他承受不了这个可能。
这天夜里,他悄悄流下一滴眼泪,青蛙见到了,悲伤地呱了一声。

国王在战场上动用了黑魔法。
结果异常惨烈,曾经山明水秀的国土变得满目疮痍,黑魔法施展的地方,草木枯萎,生灵涂炭。
白骑士决定跟假国王拼命。
他找回了自己的白色铠甲和马匹,青蛙放在金色的笼子里,挂在腰带上。
带着奇怪宠物的白骑士又出现在战场。因为神出鬼没又特别厉害,被百姓称为白幽灵。
白幽灵和假国王终于在战场相遇,假国王傲然坐在一头金狮子背上,黑色的雾气在周围环绕。
“你不是勋白雪。”白骑士平静地说。
“你们果然有一腿。”假国王厉声喝道。
白骑士摇了摇头,“所有人都知道你不是真的勋白雪,不是因为都和他像我这样亲密,他善良正直勇敢,是个被阳光偏爱的人,看上去总是暖洋洋的,才不像你看起来这么晦气。”
青蛙感动地在他腰间呱了一声。
假国王大怒,催动黑魔法,身边的雾气化作死灵骑士朝白冲了过来。
白挺剑还击,死灵的大镰刀在剑身击出一声巨响,白的佩剑断了,剑尖飞插进泥土。
白后退一步,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不堪一击。”假国王轻蔑道,死灵高高举起镰刀,就要朝白骑士挥过来。
青蛙奋力跃起,撞开金笼子的门,朝刀锋的方向跳了过去。
镰刀几乎把青蛙劈成了两半,白骑士把青蛙捧在手里,“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只是一只青蛙……你不是一只青蛙?”
他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爱人竟然以这样的姿态要死在他面前,命运对他们是多么残忍。
假国王发现了青蛙,哈哈大笑起来,“竟然是这样,天助我也!”
白骑士已经失去了活着的意愿,对围上来的死灵视而不见。
“别害怕,我这就去陪你。”说完,他闭上眼睛轻轻地吻在青蛙尚有余温的额头。
一阵强光从青蛙的身体里射了出来,白几乎张不开眼睛。
周围的死灵都在尖叫着后退,假国王失声叫道,“不可能!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光明魔法?”
强光消失后,勋白雪站在白骑士身前,执剑对着狮子上的假国王。
“你敢碰我的人,找死。”他冷冷地说。

战场上爆出一阵更强的七彩光辉,并迅速蔓延到天边。
据附近居住的百姓说,他们只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假国王和他的死灵军队就消失了。

因为勋白雪喜提光明魔法,战后重建的工作进展得很快。
忠心的侍卫被河流下游的居民救起,历经千辛万苦回到皇宫,被国王封为伯爵。
对于勋白雪为什么突然有了魔法,王国的学者认为,天地间的一切元素都是互相制衡的。
因为黑魔法在国土上肆虐,久而久之自然会生出光明魔法来战胜它,而勋白雪恰恰是阳光最偏爱的人。
也许这是一通胡说八道,但臣民们的确更爱戴他们的国王了。
白骑士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因为这个说法是他下令放出去的。
btw,现在他是白国王了。

事实上勋白雪的光明魔法根本不受控制,练习了很久却连支蜡烛都点不着。
“你不会是在战场上变了个戏法,把王后吓死了吧?”
“怎么会呢,戏法儿那么难的东西我可学不会呀。”
白骑士叹了口气,“这也太可惜了。”
“有什么可惜的,反正大家都以为我会,已经没人敢叛乱了,我就算真的会也没什么用武之地。”
白骑士冷笑,“可这个秘密我知道。”
勋白雪可怜兮兮,“啊,白白,你不会要害我吧?”
“看你表现。”
勋白雪笑嘻嘻地蹭过去,“我知道你舍不得。”
“啧,走开,你这黏糊糊的青蛙后遗症什么时候能好啊?”
“这不是后遗症,我就是想黏着你啊。”

其实勋白雪是知道光明魔法的触发条件的。
就是在心爱的人有危险的时候。
但他不打算告诉白骑士,这个秘密要保守到什么时候呢?
或许…一辈子吧。

评论(4)
热度(95)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