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2016军烨生日贺文接龙】Amber(十五)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逝去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我愿能再见你,我知我再见不到你。但你的引力仍在。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纵使再不能相见,你仍是我所在的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原因,是我宇宙之网的永恒组成。

                                           ——科学松鼠会

加州带着橙味的阳光照进房间,刘晔睁开眼,眼前的一切都显得很不真实,房间太亮,床垫太软,他整个人像陷在云里。

胡均这会儿不在,刘晔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知道他肯定在楼下健身房正挥汗如雨,于是在大得不像话的床上滚了一圈,在胡均那边床头柜上拿过一张纸。

真的就是薄薄的一页纸,青色饰边,横线上草草填着他俩的名字,这张纸他们在拉斯维加斯落地不到三小时就拿到了。

他的手指拂过纸张抬头,State of Nevada Marriage Certificate。

不管看了多少遍,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在场的来宾只有几个刘晔在加州理工的朋友,婚礼结束后他们闹了一晚,第二天驱车回到帕萨迪纳,权当是蜜月旅行。

“刘晔是个好孩子。”

刘晔记得他满怀激动等着胡均说他的誓词,没想到第一句是这个,在场的华人同学笑成一团,又解释给其他人听。

胡均一脸严肃,“差不多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评价你,我记得有一次其他大人都不在,你拿了家长联系册来给我签,上面第一句话也是这样的。”

“说这个干嘛呀。”刘晔咕哝了一句。

“只有我知道这评价里的水分,我去掏鸟窝是因为你说想看看雌鸟回来发现蛋丢了会有什么反应;我剪断了隔壁小丫头的小提琴弓因为你说她拉琴像拉锯,吵得你睡不着;我用踢了一天的球鞋毁了邻居的面条,因为你告诉我他老是捏你的脸……我干得那些坏事都是因为你背后指使,等到我爸来揍我你就往地上一坐,扁扁嘴就开始哭,他就揍不动了。”

“敢情你是逮着机会来控诉我了。”刘晔笑。

“其实你比我坏。”胡均也笑,“有时候我回头看,一切都很模糊,好像不是从你出生开始,而是更早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了,我记得我走到你旁边,你伸出手抓住我的手指,笑得特别甜,那一眼你也认出我了吧。”

“我也想不起是什么时候开始理所当然地把你视为我的所有物。我决定让你的一生都活在我的保护之下,为此我不惜欺骗你,私自安排你的人生道路,反而让你受了很多委屈,那时候我才明白了,我的小叶子长成了一个坚强、独立的男人,掌控和占有都不是爱,而是折损。”

“其实我们已经不需要誓言和契约来更进一步,我们俩的一生都紧密连结在一起,我们最好的朋友、知己、亲人、爱人,从头到尾都是如此。”

“我爱你。”

每个字刘晔都记得,他的语调平实温暖,像是以前站在门口等他上学时向自己道早安,时光将他的身影重叠,飞扬跳脱的、跋扈倔强的、沉默压抑的、可靠稳重的,这些都是他,那个穿着校服拖着书包的小男孩穿越时光抓住他的手,刘晔使劲儿忍住眼泪,说,我愿意。

刘晔还在愣愣地回味那个时刻,有人忽然掀开被子挤了进来,带来一阵寒气,刘晔冷不防被抱了个满怀。

“走廊里这么冷呢,”胡均收紧手臂,脸和他挨得极近,“在想什么?”

刘晔闭着眼睛,“我在想你小时候打架被揪掉几缕头发,结果胡叔叔以为你得了瘌痢头把你剃成秃瓢那件事。“

胡均果然呼吸一窒,“指望你忘了是不可能了。”

“没门。”

“那我来帮你更新一下记忆……”

“啊?”刘晔刚睁开眼,就被铺天盖地的吻封住了呼吸。

 

他们中午才到了加州理工,太阳在这片土地上总有点过于热情,整个视野都是金灿灿的,只偶尔有云朵经过,在草地上投出一块干净的阴影。草地似乎都比看惯了的鲜艳出几个色号,绿得充满生机。很多学生在草地上聊天看书,或躺或坐。

“感觉像时光倒流一样。”刘晔感慨着,“看那边那棵树,我以前一直坐那吃午饭,小组讨论也在那,那棵树的树荫最大。”

“给你在那照张相?”胡均将手里的相机举起了看了看,“光线挺好。”

“你照吧,我毕业的时候照过不少。”

“合影吧。”胡均左右看了看,拦住一个教授打扮的老头,“Can you take a picture for us?”

老头欣然同意,胡均就拉着刘晔跑到树下,无比自然地搭着刘晔的肩膀。刘晔僵了一下才想起在这不需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松了口气。

不知怎的闪光灯闪了一下。

照片拍完了,胡均一边道谢一边走过去接过相机,看了下回放,照得挺好。

转身去找刘晔,发现这人还站在原地,脸色发白。

“怎么了?是不是太热了?”胡均连忙走过去摸了摸刘晔的额头,摸到一手汗。

“……我好像看到我爸妈了……”

“啊?”胡均大惊,连忙四顾,找了一会儿才想起这件事本身多荒谬,苦笑了一声,“眼花看错了吧。”

“不会的……我怎么可能看错,他俩就在那个老头身后,还冲我笑来着。“

“你想想,假如他俩离我们那么近,现在应该也没走远,这儿这么开阔,应该一找就找见了是不是?“

刘晔愣愣的,顺着他的话想了想,的确不可能。

胡均看他脸色纸一样苍白,这会儿摇摇欲坠的,手心全是汗,便心疼得要命,”你可能是有点中暑了,咱们快走吧,这儿太阳忒大。“

胡均带着刘晔回到酒店,进了空调房刘晔果然神色清明了不少,但依旧没力气,胡均跟客房服务要了晚餐,刘晔没吃几口就放下了叉子。

”哥,我想睡一会儿。你跟Mark他们说,晚上聚会我去不了了,你去吧。“

”我还去什么呀,我陪着你。“

”……说好要带你去看好莱坞夜景的,我真扫兴。“

”嗨,那有什么好看的,你哥我什么没见过?“胡均笑了笑,”再说哪有蜜月一个人去玩儿的。“

刘晔抓住胡均的手腕,”哥,我真的特别幸福……我已经很满足了,虽然……他们没有回来,但我能感觉到他们一直看着我呢。“

胡均几乎被他这句话弄出眼泪,弯下腰在他额角轻轻吻了一下,“睡吧。”

 

刘晔一觉睡到半夜,醒来发现正躺在胡均胸口,胡均在看CNN,看刘晔醒了,便拿过床头柜上的水给他喝。

刘晔还真渴了,一整杯水喝光,胡均观察他的脸色,“还难受吗?”

刘晔摇了摇头,懒洋洋地躺了回去,像只猫一样在胡均身上蹭了蹭。

胡均忍不住笑了,“要不要洗个澡再睡?”

“不想睡了。“刘晔眨了眨眼,”我们去看日出吧。“

“好啊,你想去哪看?“

“这酒店后面有个山。”

 

两人驱车上山,到了山顶的观景台,居然已经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坐在栏杆上瑟瑟发抖,胡均从车后座翻出刘晔的围巾,给他围好了。两人坐在石凳上,一时极静,听得见夜虫鸣叫的声音,天幕上的银河清晰而渺远,温柔地闪着光。

“好像来早了点。“

“没事,咱俩坐着聊聊天。“胡均调整了下姿势,让刘晔可以靠进他怀里,”你以前来过这吗?“

“和同学来过,有个同学失恋了,站这嚎啕大哭,我们困得不行又怕他掉下去。“刘晔回忆着,忍俊不禁地笑了。

“你们这些小孩。“

“有事儿想不明白的时候我就来这里,想我要怎么面对你,还有……我爸妈为什么就这么消失了。“

胡均没说话,想刘晔好像从出现幻觉开始就不再避讳谈到父母,过去这是他的一块心结,或者雷区。刘晔不愿意提,他失去父母的时候年纪太小了,无数委屈和困惑深深埋在心里,好像有一把钥匙,为了融入人群,刘晔把它远远丢开了,像其他小孩一样慢慢长大,现在又捡了回来。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想这可能是我的错,我总是哭闹,要这要那,一点都不乖……“

当然不是,胡均在心里反驳,但他没说出口,只是静静地听着。

“在人生发生一些重要事情的时候,我就会强烈地渴望他们会出现,告诉我他们会陪着我度过这些艰难,或者因为我的成就为我骄傲……可最后都没有,有时候我会发现我快要不记得他们的脸了,我只能翻出他们的照片拼命看,可是越看那两张脸越陌生,他们在我记忆里的形象越模糊。最后只剩下声音,还有那种安心的感觉,那种出去疯玩疯闹,但知道回到家他们就在那里等着我的感觉。他们的衣服还在衣柜里挂着,拖鞋还摆在床边,我妈给我打了一半的毛衣还在桌上,好像他们只是出了个门……我始终找不到已经失去他们的实感,就好像一直悬在半空……这太不公平了,每个人都能享受那么久的陪伴,而我没有……“

胡均知道刘晔哭了,每次这孩子哭的时候,对他造成的影响都会让他自己都心惊,但他能做的只是收紧手臂,免得风吹到刘晔的脸。尽管他非常想,但他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明白刘晔的感受,他父母健在,有的时候还会惹他心烦,人总是不那么容易注意到常伴在身边的东西,总是忘了有些时候平凡的幸福对于另一些人来说非常奢侈。虽然他们一家人全心全意地爱护着刘晔,有些东西却是无论如何不能替代的。

好在他还记得一些。

“我记得小时候我跑去看你,刘叔说你在睡觉,我就站在窗户那偷看你。那时候你妈妈抱着你轻轻摇晃,哼着歌,她看着你的眼神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我还听见她轻轻的说,‘小叶子,永远不要长大,永远在妈妈身边好不好?‘我还想着刘晔的爸妈真好啊,不像我爸妈好像一点都不喜欢我,老是跟我发火……我相信如果他们有选择,一定是想要永远陪着你的,比任何人都想。我们站在小教堂的时候,他们一定也在看着你。”

“对他们的思念和遗憾可能会一直伴随你的人生,但你永远不用独自面对这些。“

刘晔用力地点了点头。

 

远处地平线慢慢露出了暖色,像是给天幕镶上了淡紫色的边,那条线越来越亮,光影慢慢变化着,沉睡的城市坠入一片温柔的蓝。

有人欢呼了一声,刘晔猛地惊醒,茫然地朝前方望去,眼前的一切美得无法描摹。

每一天的开始都是如此,世界上大部分人都在昏睡的时候,太阳却在完成这样壮观的画作。

刘晔感动得说不出话,想要指给胡均看,却发现他垂着头,睡得正香。晨光透过薄雾映在他脸上,抚摸他脸上坚毅的线条,那张脸仿佛从没有变过,因为他们一直在一起,很多其他人看来显而易见的变化刘晔都不能察觉,让他有点想哭。

这真的有点像永远了。

刘晔轻轻推了推胡均,“哥。”

胡均睁开眼,看到刘晔的瞬间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两个人都没再说话,依偎着静静地看。

 

传给下一个小伙伴  @彼岸花开无需折 

评论(53)
热度(134)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