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小酒馆儿2

情人节贺~借此跟cp @哦。 表个白,爱你~


胡军和刘烨聊了一下午,干掉一箱燕京,刘烨晕晕乎乎地朝对面看,胡军整个人带着光晕,香烟的烟雾笼着他的脸,似笑非笑的样子。

“师哥你……你为啥在发光呢?”

“啊?”胡军摸了摸自己的脸,忍俊不禁,“敢情你小子喝多了看人会变灯泡?”

刘烨呵呵地笑,特别傻。

胡军看着他,这小孩喝醉了眼睛里水光更盛,好像碰他一下就会溢出来,笑起来显得很腼腆很乖,胡军看得失神,夹着烟的手指无意识地摸了摸嘴唇。

小酒馆的门呼地被推开了,凉风灌进来惊醒了他俩,一齐往那边看过去,是党昊。

“哎呀可把我好找,快跟我回去……嗳,你喝酒了?”党昊急吼吼地扯刘烨,刘烨从高脚凳上滑下来就靠在党昊肩上。

胡军眯了下眼睛,克制住没有动。

“太不是时候了,”党昊少有地严肃,“怎么办呐老板,叫他回去二面呢,要试装的!”

“什么戏?”

“张扬的,一面的时候可喜欢烨子了,基本上就能定了。”

胡军吃了一惊,张扬,得过金鸡百花的大导演。胡军眉头紧紧地锁起来,将刘烨拉过来,轻轻拍了拍脸,“烨子,看我,你能看清吗?”

刘烨努力聚集视线,眼神却散得要命,胡军叹了口气,“不行,他不能去试镜。叫了几个人?”

“就两个,那个已经过去了,也没提前通知啊。”党昊急得直拍腿。

“没有提前通知的,”胡军皱着眉,“烨子这样去了还不如不去……这样吧,导演不一定就能看中那个,你回去说烨子病了在打针,让他在我这醒醒酒,过会能赶就赶回去,赶不回去就算了。”

“人家不会等吧。”

“不等也没办法。”

“那行吧。”党昊连忙又跑出去了。


胡军弄了杯颜色挺奇怪的混合果汁给刘烨灌了进去,让他躺在自己的行军床上,刘烨乖乖地躺着,混乱的大脑也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心脏砰砰地跳。

胡军摸了摸他的头,“你清醒了不知道得多难受,倒是我害的。”

“不是。”刘烨摇了摇头。

过会儿胡军桌上的电话响了,党昊从系办打的,说张扬没用另一个演员,也没说用不用刘烨,但人还没走,在和院长聊天。

“有戏。”胡军笑了。

后来果然角色定了刘烨,胡军也再没敢带他喝大酒,这是后话了。


这天晚上,田征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慷慨激昂地挥着手说,“支撑我们在不断自我怀疑中仍能努力奋斗的是什么?是坚信有一天终能实现共产主义理想!”

这应该是他排的作品的一句词,他演的是李大钊。党昊抓着肚子翻了个身,鼾声继续。刘烨被吓出一后背汗,往旁边看,对床大个儿正借着手电光看柳残阳的《玉面修罗》,他的脸现在看上去和书名差不多,刘烨刚下去的汗又冒出来了。

他实在睡不着,试装改在了明天,兴奋紧张只是睡不着的部分原因。

居然只是部分原因。

胡军前一年刚巧和张扬有过合作,对这个导演的脾气秉性倒是门儿清,极认真地跟刘烨说了一通,想了想又说不用刻意去迎合导演的喜好,他看上你肯定有看上你的用意,可能你这么一迎合反而偏了,只要注意别触他最忌讳的地方,说完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反倒是刘烨安慰他,别紧张,师哥。

胡军怔了一下,摇头,“是啊,我紧张什么。”然后又沉默。

刘烨听他话的意思,以为他是羡慕这个机会,怕他不高兴,就扯开了话题。

他那点小心思逃不过胡军的眼睛,啼笑皆非之余胡军其实有点感动,这么纯净的人他身边已经不多见了。刘烨手舞足蹈地给他讲笑话,讲完自己乐得不行,胡军却只是微笑。

“师哥你怎么不笑?我靠着这个笑话横扫多少个饭局了!”

“我的天,那你混的都是什么圈子?”胡军揶揄道。

刘烨认真的想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胡军其实在调侃他,“你太坏了!”

俩人稀里哗啦笑成一团,酒馆儿这会儿开始上客了,熟客很少见老板这样,都是诧异脸。

安妮一边给客人点着单,一边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胡军知道刘烨容易紧张,就告诉他紧张了就撞撞墙。

“啥?”刘烨懵了。

胡军哈哈大笑说我也不知道什么原理,我的师哥教给我的,有用。

于是去见导演的路上刘烨不停地用肩膀撞墙,剧务听见了声音回头,刘烨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结果门一开,就像一个高瓦数灯泡照在脸上一般,一下就晕了。手心冒汗,舌头打结,试戏的时候台词都看不清楚,一个个铅字在眼前跳啊跳,完全不听话。好在他之前背了台词,现在台词是机械流出的,他听着自己的声音,却不大认识。

太沮丧了,他拼命告诉自己冷静下来,却事与愿违。

导演倒是没什么不高兴的表现,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不用着急慢慢来。可他还是难受,觉得辜负了对方的信任。

离开的时候剧务看他垂头丧气,安慰说每个新人见了张导都会很紧张的,表现得太老练有时候反而会招来反感,至少刚刚看得出你做了不少准备,态度认真,张导最欣赏这样的演员。

刘烨将信将疑,回学校的路上模模糊糊地感觉自己这样的性格大概是很大的事业障碍,郁郁不乐。

 

这天周末,安妮请假去别的城市见男友,胡军忙得脚不沾地,漏接了好几个经纪人的电话。

最后他得了空拨回去,经纪人已经没脾气了,说哥啊哥,你还记得自己本职是演员么?

胡军哈哈大笑,连连道歉。

原来是有个电影要找他,整个班底都是老熟人,这是一起合作的第三次了,当时中国只有几百块银幕,这些电影票房根本提都不用提,剧本都是在酒桌牌桌上你一言我一语攒出来的。胡军有点厌倦了,接的不仅仅是戏也是人情。

“又是个警匪故事?我的角色上一次已经死了啊?”

“前传,军哥你不想演我就推了吧。”

胡军想了想,“演吧,个把月的事儿。”

“得嘞。”

撂了电话,胡军坐在椅子上发起了呆。

在演员行当里沉浮十年,要说没个艺术追求是不可能的,他也是先锋话剧领域里响当当一号人物,有时候演的东西连导演都云里雾里,但是很过瘾,他知道自己戏路有限,长得太硬朗,只有话剧舞台能最大程度的拓宽他。

有时候看着从海淀淘来的欧美片,真是有点羡慕。

不想这些,得失有命,比起已经转行到不知何处的同学,他已经太幸运。

 

酒馆儿是不断客的,胡军一扫惆怅的小情绪又开始忙碌起来,没注意到刘烨是什么时候坐在了角落里。

刘烨也没去吧台找他,就是呆呆地看着,不知道自己十年以后是不是能像师哥这样,沉稳强大,似乎对付什么人什么事都游刃有余。

胡军不管多忙乱都是镇定自若的,这边两瓶啤酒放上桌,转个身又送出门一桌客人,擦了桌子扫了地,跟吧台边来搭讪的美女扯了两句,完美的婉拒了人家互换电话号码的要求。只是身上的 T 恤有些湿。

快打烊的时候,人渐渐少了,胡军才看到刘烨趴在圆桌上睡着。

胡军有点意外,他本以为今天这小孩会跟同学出去吃吃喝喝庆祝一番,人生中第一部电影啊!胡军记得自己拿下第一个角色直接跟狐朋狗友喝到断片,第二天在一个陌生的出租屋醒来,把自己吓坏了,好在旁边睡着的是自己屋的哥们。

结果这个没正形的现在都在到处吹嘘自己是睡过胡军的男人,赢得无数敬佩的眼神。

胡军在刘烨身边坐下来,听着小孩均匀的呼吸,心里暗笑这种环境都睡得着。

刘烨的睫毛极长,还天然卷翘,胡军低下头这么一看吓了一跳,怪不得这小子的眼神总是含情脉脉的,看得人心里发慌。整个人看上去软软的,胡军鬼使神差一般,忍不住戳了戳他的脸。

刘烨的眼睛刷一下就睁开了,胡军的动作僵住,不知道怎么解释。

刘烨直起身,揉了揉眼睛,脸上有块桌子边缘留下的红印。胡军笑了,“睡醒了?”

“唔…”小孩露出茫然的表情,胡军差点没忍住又去摸他的头。

“怎么不回宿舍睡?”声音极轻柔。

“想找你聊会儿天,就来了…”刘烨有点不好意思,“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昨晚没睡好吧。”不是个问句,胡军拿了一杯果汁放在他面前,“饭也没吃?”

“中午就没吃。”

他的语气听起来有点委屈,胡军笑了,“走吧,带你去吃点好的。”

“你还没打烊呢。”

“对不住啊各位,今晚有事儿,早关一会儿。”胡军击了击掌,将抱怨着的客人赶到街上,回身锁门,“等会儿回来再收拾,你们门禁还是十一点?”

“嗯。”

“十一点送你回去,走吧。”

 

胡军带他去了家东北菜馆,不知道小孩这么低落是不是因为想家,结果酸菜火锅端上桌了,刘烨还是垂着眼睛。

“怎么啦,今天不顺利?”胡军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拿出一根在烟盒上磕了磕。

“给我一根儿。”

“去,小孩儿抽什么烟?”

“我早就会了。”刘烨嘟囔了一声,没敢再要。

胡军想了想,把烟又塞了回去,“学这个干嘛。说说,为什么不高兴啊?”

“我老是紧张,一紧张就不能思考,感觉特别无力。”刘烨撕着筷子的塑料包装,撕成一条一条的,“心里面想了好多细节啊什么的,都没表现出来。我真的适合干这一行么?可能我应该去做幕后,跟我爸一样。”

“你想去做幕后吗?”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想当演员。”

“你还小,不用想那么清楚。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别人盼都盼不来,你难道要放弃?”

“我也没说要放弃呀。”刘烨偷偷看了胡军一眼,好严肃。

“有这个念头了是吧?你可能长这么大,没遇到过什么坎儿,所以容易退缩。这是很正常的事儿,很多人都会这样,你这种无力感每个人都有过。”

“师哥你也有过吗?”

“当然,我也是你这么大过来的。”

“看不出来。”刘烨忍不住笑了。

“你小子什么意思,笑我老?”胡军虎着脸,终究还是没绷住乐了。

“慢慢来,不要着急,你会慢慢成长起来的,到时候回头看,很多变化自己都意识不到。”一不留神就语重心长了,看了眼刘烨,听得很认真。

热菜热饭进了肚子,刘烨也终于高兴起来,出了饭馆门嗖的一下就蹦到了水泥平台上。

“留神,磕破了相人家要跟你解约了。”胡军嘲笑道,“你多大了小朋友?”

刘烨敬了个军礼,“报告首长,十八了!”

胡军哑然。

“师哥你多大?你比我大九届,二十七?”

“二十八好像…”

“什么叫好像?”刘烨笑。

“奔三张了,时间过得真快。”胡军有点感慨。

“师哥你…结…结婚了吗?”

“没有。”

刘烨有点赧然,问题脱口而出,听到了回答反而不知作何反应了。

胡军看出他不大好意思,“光顾着玩了忘了人生大事,可不要和师哥学。”

小孩从水泥台上跳了下来,垂头丧气。

“看,我真啰嗦。”胡军观察着他的神色,“烦了吧?”

“不是,宿舍门禁快到了。”刘烨看了看手表。

“我送你。”

“不用了,这么近我溜达回去就行,我又不是女孩子。”

“那好吧。”胡军也不坚持,把打包的吃的塞进他手里。

“那再见,师哥。”

胡军点了点头,看小孩跑过马路,他感觉到刘烨有点不高兴,沉思了一会,越想越乱。

 

刘烨晚上做了个梦。

他梦见他和胡军在对台词,那台词怪怪的,好像是情侣之间的,胡军一边念一边抽着烟,刘烨只能看清他手腕上戴的金表。

“还用那种洗发水呢?”胡军轻声说。

他忽然从烟雾里走了出来,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刘烨,那眼神让刘烨心脏像被狠狠攥住那么疼。

刘烨翻了一页,那页纸却是空白的,再翻,全都一片空白,他急得要哭。

胡军忽然狠狠地抱住了他,刘烨几乎不能呼吸。

“那时候,我怎么会放你走的…”

那就别再放我走。刘烨用力地喊着,却发不出声音。

他是被党昊推醒的。

“怎么了烨子,做噩梦了?”党昊迷迷糊糊的揉眼睛。

“噢,没事,梦见我爷爷了。”刘烨连忙说,党昊点了点头,又爬回自己床上了。

刘烨心脏还在怦怦跳,一摸,枕巾湿了一大片。

糟糕了,他想,什么事情好像不对劲。


TBC

评论(20)
热度(90)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