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丁未述异【项羽/田二林】chp.1

新坑,答应了@llfy飞天的田二林,匆匆写就,啥时候更新不一定。


引子

田二林小时候,听过全本儿的《项羽传》。

那时候他家老三横行乡里,弄得鸡飞狗跳,老大满世界的抓他,田二林就在小茶摊上听书,一双大眼睛错也不错,常常一听就是一整天,又没钱买茶,茶摊的伙计撵他,他就可怜兮兮地看着人家,于是伙计也没奈何。

好在他从不惹事,人长得又乖,像个瓷娃娃似的,放哪儿都不碍眼。

说书的讲完了项羽,要换三国,他就不干了,说书的只好把自己的书给了他,按道理这书是压箱底的,不能外传。

田二林于是开始蹲在村头的大青石上,整天看书。

村里人都说田家老二长得是好,就是人太愣,于是也没人把姑娘许给他,到了十八,他就离开家去了北平。


几十年岁月白驹过隙,田二林从好看的小孩变成了好看的老头儿,须发皆白,只一双眼睛依旧水光潋滟,其实他已经看不太清东西。远远望去,小饭馆门口卖呆儿的田老头儿如同谪仙,他也因此得了个诨号,叫大仙。

这一年丁未,天朝大乱。

一群穿着军装的小将跑进了小饭馆,大仙依旧卖呆儿,小将们奔着水缸,舀起就喝,这时是没人敢拦的。

几个小将将一个红布包着的东西放到地上,高声道,“今天,我们就把这个四旧破了!”

红布被揭开,里面是一尊泥塑像,看上去很有些年头,是个持刀而立的将军,身上的油彩已经褪尽。

领头的小将很兴奋,他们已经很久没找到什么由头闹一场,满肚子的演说词正无处发泄,这时一步迈上桌子,慷慨激昂地讲起话来。屋里的食客不敢怠慢,纷纷起立围观。

田二林的注意力始终不在这,只觉得屋里似乎拥挤了不少,他盯着地上忙碌搬家的工蚁,似乎在里面发现了不少乐趣。

有个小将有点不满,“那老头儿怎么回事?”

伙计连忙解释,“那是我们老板,年纪大了……耳背眼睛花,整天糊里糊涂……他是个战斗英雄。”

小将严肃地点了点头,不再关心。

活动进行到了白热化的阶段,领头小将指挥着将那塑像高高举起。

啪的一声,那塑像被摔得远了,碎片炸开,田二林被无辜殃及,伤了脸颊。

他悚然一惊,那塑像的脸部残片刚巧掉在他眼前,他再熟悉不过,那是郊外那间小庙里供着的,西楚霸王。


田二林颤抖着,将那残缺的脸捡了起来,高高挑起的剑眉,圆瞪的怒目,田二林想说,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个英雄。

这是个英雄啊。

那道光先是隐隐于碎片背面,田二林以为自己眼花,将碎片翻过来,那光猛地漾开,映照满室。田二林大惊失色,偏头看去,那一屋子的小将、食客、伙计,居然统统不见了。

视野却非常清明,记忆里这样清晰的场景已经是很久前了,田二林颤抖着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眼角,触感光滑,再看手背,虬结的青筋血管已经看不见,好好的隐在手背皮肤下面,肌肤也不复老树皮般的粗糙,看上去白皙光滑。

这一吓非同小可,田二林从椅子上跌了下来。但他好歹是接受马列主义洗礼的战士,破四旧过程中,这样反科学的事儿却发生在眼前,可见一定是在做梦。

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痛呼失声。

声音也是年轻的。

正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那声音极沉,一步拖着一步,缓慢而来,田二林朝门外看去,那场景和他记忆中尤不相符,看上去一片古朴,刚刚明明是白天,此时夜沉如墨,有灯光远远的移动,跟那脚步声趋于一致。

田二林几乎魂飞天外,这下很明显了,他一定是给那些小将吓死了,然后冥界使者这就要来勾魂,门外那人一准儿是或黑或白,长舌头吐在外面,拖着锁链。田二林打小最怕鬼故事,偏偏还听了好多,此时只能蹲在柜台边哆嗦。


灯光移到了门口,脚步声也止住了,田二林筛糠似的抖,却也忍不住好奇,从捂住眼睛的指缝里朝那边看。

有人一步迈了进来,田二林猛地捂住了眼睛。

“这是何地?”来人有点困惑地问,声音低沉,似乎带着痛苦。

田二林鼓足勇气抬起头,那人手里的提灯照到他的脸,突然变了颜色。

完蛋了要来索命了!田二林大叫一声,蹦起来就逃,却被一把拉住衣领,那人力气极大,猛地将他翻了个个,按在柜台上,双手扼住他的喉咙。

”你这小人!害孤至此,速速纳命来!“

田二林给掐得直翻眼睛,喉间一阵剧痛,只能拼命踢向那人,那人突然泄了力气,踉跄后退,身躯像块陨石一样砸在地上。

他手里的灯笼滚了几滚,居然没灭,田二林上前去捡了,朝那人照去。

极英气的脸,一身甲胄遍布血污,颈间一条伤口深可见骨,却几乎没有流血。

田二林吓得连连后退,不对,这么重的伤,这应该是个死人了。

还是跑吧,他拿着灯笼迈出店门,左右皆是浓雾,举灯也照不见,只能战战兢兢地往前走。

走啊走啊,感觉走了有一里路,右前方突然出现一家店,店门大敞。欣喜地掀帘一看,又沉默着退了出来,揉了揉眼睛。

再看,没错,那个死人就躺在地上。


田二林实在是走不动了,很明显,他这是被那个死人鬼打墙了,累断腿也走不出去,第八次走到店门口之后,田二林终于认了命。

实在不知道要跟具尸体一起困多久,田二林决定至少要搞清楚那死人是谁,为啥缠着他不放。

翻翻找找,先是翻出一条手帕,上面绣着个”虞“字,啧,长得这么爷们怎么随身带这种东西。

一枚玉佩,上面刻着”籍“,大概是这死人的名字吧。

一把剑,看不出材质,剑身极重,乌青色,完全没有光泽,随手丢在地上发出沉闷一声,居然穿透地板陷进了土里。田二林吓了一大跳,拔出来朝一边的矮凳砍去,凳角应声而断。

田二林决定把这剑藏起来,万一这死人又诈尸,一剑就能送田二林去见他娘。

将剑插回鞘,回身到厨房去四处找地方藏,最后埋进了米缸。

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声马的嘶鸣,田二林都要哭了,又是谁来了?


把剑重新挖了出来,双手握着护住胸口,慢慢地往门外移去。

一出门就愣住了,反正这一天反复惊吓,大仙的神经倒慢慢粗了起来,只是朝那高头大马挥了挥剑,掉了一地的米。

只有马没有人,那马通体乌黑,比正常的马高大得多,田二林仰着头也看不清马头,鬃毛迎风招展,像面大旗,仔细看去,马身隐隐冒着黑气。

田二林退了一步,再退一步,他看出来了,这匹马也不是活物。

马踩了踩地上的土,喷了个响鼻儿,有点躁动的样子,退得远了,田二林这才看见,这马的眼睛是暗红色的。

手里的剑震动起来,几乎脱手,剑啸龙吟,田二林感觉到了,慢慢回过头。

那死人果然就站在他身后。


田二林将剑在面前挥了个十字,“你你你……别过来,这剑吹毛断发,锋利无比,你……走开。”

那人眼眸里暮色沉沉,毫无生气,视线似乎穿透了他,兀自站着不动。

田二林怕他又突然暴起,始终正对着那人,慢慢绕过去,进了店门,这才松了口气。

脱力跌坐在他那把圈椅上,活了六十来年,临了居然给一尊像吓死了,然后还困在这么个前后不挨的地方,跟一个怪人一匹怪马一起,对了,还有一把怪剑,他顺手挥了一下,破风的声音,倒真是好剑。

面前的小饭馆倒仍旧是他的小饭馆,细节处不同,一切现代物件都不见了,原先搁着石英钟的地方是个更漏,悬着灯泡的天花板下面搁着油灯,桌椅板凳都成了老物件,他读书不多,看不出年代。

不知道田家老大和老三知不知道他死了,老三肯定会哭,哭得很难看,大哥会沉着脸,今时不比往日,希望他俩别一冲动跑去给他报仇。

田二林忽然就觉得,极累。

为之拼搏奋战了大半辈子的土地,怎么就乱成那个样子呢。

侧头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人,从不知何处来的风掠过他,却带不起他的衣角。

简直站成了塑像。

不知道这个人,他为谁而战呢。


TBC

评论(18)
热度(57)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