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拂晓chp.10

龙小羽说,自己刚到北京的时候,在火车上一步迈下来,突然不能自已。

 

首都对很多人来说意义都很特殊,比如大多数人到北京都会想起早去看升旗仪式,龙小羽也不例外,但那种感觉还是有点没来由,让他眩晕。

 

现在想来,那就像一个昭示。

 

史小军说他很少去看升旗,但是经常在长安街上晃荡,他们院子里的孩子都默认了自己将来会去当兵,迟早会在长安街上踢正步接受检阅。于是平时在玩的时候都带着军衔,史小军当然是将军,真的将军的儿子都要给他敬礼喊首长,不过有一次他爸听见了,将他胖揍一顿。

 

他们不能去天安门,那儿常常会被查身份证,但这天史小军指挥着出租在长安街兜了一圈,龙小羽贴着玻璃看,握着拳的手指节发白。

 


 

出租车在颐和园正门停下。

 

史小军去买票,买完转身,看见龙小羽站在离他二十多步的地方,白衬衫黑外套,抬头看着颐和园门前的匾额,好几个戴着小黄帽举着风车的小孩从他身边跑过,有年轻的姑娘给孩子们拍照,取景时有意将龙小羽也框了进去。

 

史小军心脏猛地一沉,跑上前将龙小羽拉走了。后者一脸茫然,但任他拉着,年轻姑娘失望地放下相机。

 

他知道自己在冒险,可他必须让龙小羽看看这些,他知道这其实是龙小羽的愿望。

 

不管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管还有没有明天。

 


 

朱红色的墙衬着薄雪,那颜色美不胜收,龙小羽彻底沉醉,史小军却只看他。

 

那人浅笑的侧脸特别好看,睫毛长长的,眼睛像盛了整个昆明湖的水。

 

湖边路上有很多人,练太极剑的、抖空竹的、滚铁环的,龙小羽总像是跟他们隔着什么,然而一个倒退着拉风筝线的人还是撞到了他,一面回头道歉一面打量,史小军的心脏又狂跳起来。鸽哨声在远方响起,一群扑着翅膀的鸽子掠过天空,放风筝的忙扯线,史小军就趁这空挡再次拉走了龙小羽。

 

“去那边坐会儿吧。”

 

他俩找了块大石头坐着,龙小羽抱着膝盖,眯着眼睛看阳光照射的湖面,碎金似的光。

 

“你小时候的愿望是什么?当警察吗?”

 

“当警察有什么好,死累死累的还挣不着钱。”史小军回答,“我那时候想当将军。”

 

龙小羽侧过头,惊讶地看着他。

 

“阴差阳错,还是当了警察,大概是没有当将军的命。我小时候的朋友倒有快当上少将了的。”史小军摇了摇头,“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你呢?”

 

“我小时候,想唱戏。”

 

史小军失笑,他实在想象不出龙小羽站在戏台的模样,但是仔细想想,觉得他如果去演青衣,那双眼睛倒是非常适合。

 

“我爸就是绍剧班子的,班主说过我是个好苗子,但我爸死活不肯让我学。他希望我能好好读书,考个大学。我就去学经济了,当时也不知道毕了业能干什么,只知道如果能多挣点钱,我爸用不着挨饿受穷就好了。”

 

“可我还没毕业,我爸就没了。”

 

“所以什么儿时的梦想啊,都是假的,没有用。”史小军岔开话题。

 

“你说,人来到这世界上,是为了什么呢?”

 

“操,你能不能问点简单的。”史小军笑。

 

龙小羽也笑了笑,“我只是想,大概是为了扶持身边的人,父母妻儿,好好生活下去。可照这么看,我是彻底失败了。昨天我看了个法制节目,那些案件看上去总是很荒唐的,我想,等我被抓了,可能也会出现在那上面。龙某,因爱上有钱人家的女孩杀害了前女友祝某……别人看见了大概要说,真是个畜生,这种人为什么要活着?”

 

“别说了……”

 

“好,说这个也没意思。”

 

史小军欲言又止,这时身边不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声惊叫。

 

俩人都转头去看,是一个外国人,扑通一声跳进了湖里,去捞湖面上散落的白纸。

 

好在那水倒不深,但那外国人特别惊慌没能站稳,一脚踩到湖底的淤泥滑倒,狼狈不堪。

 

史小军原地转了个圈,抢过一边看游船的人手里的长杆,朝那外国人递过去,吼道,“抓牢了!”

 

外国人一边喊着我的画我的画,一边又使劲朝反方向扑腾,史小军爆了一串粗口,只听见又是扑通一声,回头一看龙小羽也跳了下去。

 

操她姥姥的!史小军感觉自己的血压瞬间飙高。

 

龙小羽将那一堆画纸划到身边,他是个游泳的好手,很快就拉着外国人回到了岸边,上岸,一片鼓掌的声音。

 

史小军的脸比锅底还黑,“你俩,麻溜儿的跟我走!”

 

“哎?见义勇为啊,得给这年轻人单位发个锦旗!”有人大声嚷嚷。

 

发个屁!史小军咬牙切齿,连忙脱下外套将龙小羽裹起来,”都散了都散了!天儿这么冷,再冻着他俩,到时候锦旗有什么用?“

 

龙小羽发着抖,一脸无辜地看着史小军,外国人一脸懵懂,俩人被史小军连拖带拽地拉出了公园。

 


 


 

外国人将画一张一张地铺到桌上,史小军摸着下巴,啧了一声。

 

”为几张破画命都不要了!“史小军警察的架子端了起来,”这画的也不怎么样啊。“

 

龙小羽忙捅了他一下,史小军拿着条借的毛巾给龙小羽擦着头发,满脸不爽。

 

外国人坐在对面,友善地眨眼睛。

 

史小军就近找了个饭店,让老板弄了个电暖气放在雅间里,龙小羽给冻得脸色发白,那外国人却穿了个短袖,一点也没受影响。

 

“毛儿长不怕冷,这他妈就是没进化干净。”史小军腹诽。

 

“我叫Mike,”外国人热情地朝龙小羽伸出手,”Can I draw you guys? You two made such a beautiful couple!"

 

“啥玩意?”史小军没听懂。

 

龙小羽却听懂了,连忙摆手,“no, we are not……”

 

“oh come on I have eyes, ok? The way he looked at you, just……wow!”

 

龙小羽只剩下脸红的份儿,史小军骂道,“操,会不会说人话?”

 

“我想……画……你们……”Mike认真地说。

 

史小军脑子里马上出现了老爹档案袋里的模拟画像,断然拒绝。

 

外国人露出一个像是被踢了的小狗的表情。

 

“I promise I wont show it to anybody, please……”

 

“OK.”龙小羽突然说。

 

史小军就是再不学无术,这单词也是听得懂的,不可置信地看着龙小羽。

 

“我想让他画。”龙小羽坚决地说。

 

那就画吧,反正事情又能坏到哪去,史小军告诉Mike,“不许给任何人看!”

 

Mike用力点了点头。

 

俩人在椅子上坐好,龙小羽几缕湿发还贴在脸上,史小军替他拨开了,龙小羽朝他笑了笑,那笑容让他陷入怔忪。龙小羽从外套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一串珍珠手链,套在史小军手腕上。

 

“这是啥?这好像是女式的吧。”

 

“我妈留下的,你替我保管着。”龙小羽低声说,史小军抬眼撞上他的目光,头一次看到龙小羽的眼神是这样热的,但很快就转开了。

 


 


 

那天晚上,史小军疲惫地将龙小羽圈在怀里亲吻,视线凝固在自己手腕上。

 

TBC

 

这更不长 食用愉快

评论(34)
热度(65)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