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拂晓 Chp.9

不好老是找借口,这次更晚了是因为沉迷游戏……每次打开软件要写不到两行心思就会飘到游戏上去。我写文的方式也是有点问题,要静,然后关灯点香(其实没有什么卵用),极力沉进情景进入上帝视角……所以即使心无旁骛我写的也真的很慢,看到大家催更很是内疚……要不养肥了再看?【揍



早晨的光是橙色的。 

阳光在墙壁上移动,一开始房间是明暗分明的两半;慢慢的,整个室内都亮了起来,那种暖洋洋的橙色变得雪白;到了傍晚,另一半房间亮了,阳光重新变成橙色,但是更深,将整个屋子染得通红。

龙小羽就那么呆坐在床沿,看着窗户,甚至没听见史小军打开门的声音。

这人像是灵魂出了壳,又像块望夫石,除了那双眼睛显得太漂亮,太专注,好像那霞光里有谁的影子。


史小军刚从父母那回来,老头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写大字,气呼呼的,大概是也意识到了自己根本管不了儿子,而老太太在蒸气笼罩下煮着水饺,煮着煮着哭了起来。

史小军非常头疼,他倒宁愿老爹像过去那样拎出烧火棍子把他揍到墙上,虽然那改变不了什么。

好在没有人想过要把他和龙小羽的事捅到这儿来,否则史小军还是直接消失比较好,他爸就算打不死他,也会把自己气死。他了解他爸,更了解点子,她一定是还抱有幻想,将史小军的父母当成了底牌,快死心了才能揭开。

史小军安慰了他妈半天,老太太心肠软,只是心疼儿子,史小军给她擦眼泪,说自己一个人过得挺好,有伴儿,就是那人害羞,以后再带回来,老太太终于笑了,叫他喊老头吃饭。

史小军推开父亲书房的门,没成想砚台飞了过来,砸在门框上,墨汁溅了他一衣服。

“您这是干嘛,这可是端砚,摔坏了您自个儿心疼。”史小军一笑,将砚台捡起来,放到一边的茶几上。老头儿正气得发抖,摸过琉璃镇纸又要砸,想想还是不舍得,重重放下。

“你把我的脸都丢尽了!生块石头都比你强!“

老头儿骂骂咧咧,可惜那词儿没什么变化,史小军能背出来,但还是收敛了表情听着,他知道这时候不能顶撞。

骂累了又问他胳膊多久能好,问什么时候能回去上班,史小军一一回答了,老头儿还是不大高兴,说过一会儿再吃饭。

史小军和老太太坐在一起吃,他这才觉得,爸妈真的是老人了,因为常见面,没有意识到时间是怎么作用到二人身上的,老太太习惯用染发膏染头发,头顶新长出来的一截已经雪白,看上去有点奇怪,动筷子也是习惯性的先夹进旁边人碗里;老头像炮仗似的一点就着,但真发火的时候少了,多数只是像小孩一样别扭赌气。

史小军小时候得的奖状还贴在饭厅里,旁边有个木头的大相框,里面洒金红纸为底,整齐地贴着一些照片。他的照片最多,其次是点子的,有张照片上胖胖的小孩是姐姐家的孩子。史小军突然觉得有点难受,吃的饭都堵在嗓子眼似的。

他几乎是从家里逃出来。临走前把存折塞给老太太,她不肯要,史小军说自己花钱没数,让她留着,老太太这才收下了。


他看着龙小羽,脑子里突然想起龙小羽说,他的母亲走之前反复告诉他的一句话。

世界很冷,只有少数人能温暖你。

只剩下这一个人了。

原本不是这样的,但他现在居然真的只拥有这么一个人。


史小军人生的第一次恋爱是中学的时候,有个穿着军装的女孩子对朋友说:“那个人挺帅,我去问他要根烟。”

那女孩后来跟他分开了,说他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史小军反问你以为我什么样?女孩答不上来。

他落落寡欢了一阵,并不是因为留恋那个女孩,而是觉得荒谬,他无权决定女孩的想象,但她又凭什么因为假象就闯入他的生活。毕竟年纪轻,后来又有别的女孩看上他,后来是点子、阿兰。每一次先采取主动的都不是史小军,他受到诱惑很少抗拒,总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有了没什么不好,没有了也没什么。

龙小羽是不一样的,这次史小军是受了吸引,采取主动的那一个。因为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所以忽略了结果,放松了警惕。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泥足深陷了。

龙小羽听到他手里塑料袋的声音,转过头,那双眼睛里凄凉的神色一下子击中了他。

塑料袋从他手里滑脱,啤酒泡面之类的瓶瓶罐罐散落一地。


他拼命地抱紧了龙小羽,想要对抗心脏的紧缩,和怀中人就要飞走的恐慌。

这种恐慌怕是很早前就有了。在他第一次遇到龙小羽的时候,龙小羽被风拂起的白衬衫给了他一个睡在莲上的水鸟的意象。这意象在之后的接触中反复被描摹,被印证,让他想要将这个人锁起来,再折了他的翅膀。再后来,他舍不得了。

可鸟迟早要飞走的。


龙小羽总是在史小军靠近他的时候发抖,现在也是如此,虽然史小军已经极尽温柔,手轻轻抚过他的头发,他经不住这样炽烈的目光,闭上了眼睛。

“你总是发抖,不是冷,也不是疼。你在想什么?”史小军轻声说。

“就像是在划一条一直漏水的船……”沉默了一会儿,龙小羽回答,“又累又冷,想停下来,却又不能停。”

“所以发抖?”史小军皱了皱眉。

“不,是突然出现一个人,劈手夺过我手里的桨,远远丢开……不用划了,水漫了上来……但是很安心。”龙小羽把头搁在他肩膀上,轻轻蹭了蹭,“这么早,就下雪了。”

史小军怔住,朝窗外看才发现窗台上有了薄薄的一层雪,他身上的雪已经凝成了水珠,把龙小羽穿着的T恤沾湿了。

刚下完雨,又下雪,秋天似乎已经不见了。

“这么凉你就穿个T恤衫傻坐一整天,不抖才怪。”史小军埋怨了一句,拉开衣柜找了件毛衣扔给他,“套上。”


史小军从来不会做什么菜,但摸着这人瘦得只剩一把骨头,心里终究是心疼。煮了一锅挂面,然后打个鸡蛋,加片午餐肉,又丢了些金针菇小油菜,尝着有点没味道,撕开一包泡面拿了里面的调料包,这才端上桌。

龙小羽被那碗面冒出来的热气蒙了一脸,眼睛眨巴眨巴的,水气弥漫。

史小军小时候跟姐姐抢吃饭惯了,他那碗三下五除二就见了底。龙小羽看了,把手里的半碗往他那边推。

史小军推回去,看龙小羽作势要再推过来,瞪了他一眼,“你当我还给谁煮过面,吃!”

龙小羽只好埋头吃,过一会儿忍不住说,”我不能留在这里。“

”这事一会说,吃饭时别添堵。“

龙小羽迅速吃光了碗里的面,还喝掉了面汤,“现在能说了吗?”

史小军嗤笑,“我发现你其实挺轴啊。”

“听不懂。”

“就是倔,不听话。真是人不可貌相。”史小军看着,那双眼睛总让他觉得想破坏点什么,伸手摸了摸龙小羽的头发,”你这么每天熬着,像活在噩梦里一样,到底是为了什么?“

龙小羽捏着筷子的手紧了紧,”打蛇打七寸,你还真是个警察。“

”回答问题。“


沉默了一会儿,梦一样的表情又浮现在龙小羽脸上,像是他已经不在这间屋子里。

“……一开始,我只是害怕。怕死,怕再也见不到晶晶,就这么静静的死了,没人记得我……后来,我想,即使见不到人,至少抬头看,这片天空罩着她也罩着我,一样的蓝天白云,一样的空气……”

“再后来,我开始看见四萍……她说她也想留在这片天空下啊,难道她的愿望就不是愿望?……我回答不了她,她就在我身边哭,不肯走……”

“你问过我为什么看那么多书。我只是想逃开她的哭声,想给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合理的借口,让她满意。书里有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我的事比起来没那么惊世骇俗,我看啊,看啊,看得越多,反而越没有答案。”

“第一次被人要挟的时候,我觉得我很无辜;第一次伤害别人,我觉得我没有选择……我爱罗晶晶,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我是无私的……可这并不合理啊,那么多人曾经面临绝境,可他们并不是都会伤害别人。我爱罗晶晶的方式,是把她当做了自己的一部分,我为了保护她做了错事,这就是自私,是我强加给她的罪孽,我没脸见她。”

“我只是想给自己找借口,好让那天来临的时候,能够走得心安理得。你知道吗?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那颗子弹并不是惩罚,而是解脱。真的惩罚,让你痛不欲生的,其实是良心上的,无论你逃得多远,这惩罚永远如影随形……我明白了,不想逃了,可我为什么又遇到了你呢?”

“《罪与罚》里面说,人这种卑劣的动物,什么都会习惯的。”

“这是真的,我曾愿承受一切加之于我的痛苦,包括你的出现,我把它看作惩罚……有一天我独自坐在屋子里,什么书都看不进去,想你什么时候会来,惩罚什么时候会来……想着想着,我发现自己在笑,我就是在这个时候醒悟的。我居然已经幸福了这么久,忘了自己原本是不配的。”


“你为什么那么像我,看上去好好的,其实已经游离在世界外面了。你不知道你不说话的时候,眼神是什么样的,让我没法忍受……我想陪你久一点,可是我没有时间了……”

 
史小军怀疑自己大概是给通了电,为什么龙小羽的每句话都像打进他身体的电流,窜过四肢百骸,让他居然也开始颤抖。而他自己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大概是书看得少了,但他看到龙小羽的表情,就知道自己什么都用不着说。 

他都明白。


TBC


评论(20)
热度(76)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