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拂晓 chp.5

龙小羽常常觉得,现实已经被模糊了形状。

有的时候他走在大街上,会觉得自己是隐形的,或者存在于另外一个平行世界。他身边的人行色匆匆,有的在想晚上要买什么菜,有的在想怎么跟上司提加薪怎么对付难缠的客户,有的在想成绩单藏在哪里才不会被发现……那些小事充斥着每个人的头脑,形成巨大的,俗世的声音。

被那些明明并不生死攸关的琐事占据,才是正常的人,这多奇怪。

龙小羽心里没有这些,他很快就忘了刚刚随手买了吃掉,包装抛在垃圾桶里的那个煎饼,饥饿在他小时候那么顽固地盘踞在身体里,此时却轻飘飘的,成了最无关紧要的事。

但人群依旧使他恐惧,阳光也是,他觉得自己仿佛就要这么被蒸发在人群里。他只能竖起衣领,装作也有什么地方急着要去,然后迅速汇进人流,回到他的小书屋里。

他就晚上出门,走在公园里,史小军就像个天然的屏障将他和那些隐在树丛中间的人隔绝开来,虽然那些黑色的眼睛跟随着他,却再没人敢凑上来搭话了。

他最近看了本书,事实上在看到那书的名字时便觉得如同晴天霹雳,那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他一边发抖一边看,然后不管走到哪里都带着它。它让他的意识无比清醒,他不属于这纷纷扰扰的温暖尘世,他是个有罪的人。


这天史小军推开小书屋的门,龙小羽正在用电磁炉煮速冻饺子,一手用筷子搅拌着,另一手还拿着那本《罪与罚》,史小军模模糊糊地想到,也许龙小羽真的很喜欢书,所以才会开这个小书屋。

他也才想到,他几乎对龙小羽一无所知,除了最大最致命的秘密。

派出所的生活已经不堪忍受,以往史小军在系统里面如鱼得水,点子帮他打理人际是其中一部分原因,她虽然冲动易怒,但是颇招人喜欢——假如你不需要跟她一起生活的话。

史小军过去不曾羡慕任何一个人,尽管他身边多得是值得羡慕的。

他在部队大院里长大,但大多数童年记忆是那片放眼望去没有任何一家高过大柳树的平房之间,他骑着自行车甩着S形的路线,车铃的声音惊起树上栖息的群鸟,阡陌相闻,这个地方没有陌生人。

后来这片平房被推倒,钢筋水泥、漫天黄沙,之后迅速的崛起一片高楼,童年的小伙伴鸟兽散去,再见面的时候,他们坐在和平饭店的牡丹间,相互递着烟。有些人的名片红底黄字,头衔尽量低调地盘踞在一角,却触目惊心。

推杯换盏之后他们勾肩搭背,胸脯拍得直响的时候,有人也曾在史小军耳侧说有用得着的时候尽管……他只是一笑,点子是那个会把他夹克口袋里的名片整理好,甚至按头衔大小放进相册里保管的人。

现在点子离开了,史小军才发现,他自己是没有人际关系的,那些都属于点子,尽管他才是院子里的孩子王,那些高官巨贾,挨了打哭哭啼啼是来找他的。

说到他以前混得好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很擅长警察这个工作,那些从来不把片警当回事儿的胡同窜子都很把他当回事,他住的街口卖西瓜的会隔三差五挑个好的送去给他,因为假如有人喝多了找卖西瓜的麻烦,只有史小军管得了。

但这都是以前了,史小军现在不管是在所里还是在街面上,都觉得自己像被装进了一个大气球,外面的人隔着气球窃窃私语,以为他听不见,他也只能假装真的听不见。


当他走进小书屋,那个气球就一下子被戳破了。

尽管他弄出了不小的声音,龙小羽还是沉浸在书里没有抬头,水蒸气将他拢住了,史小军几乎看不清他的脸。

多年后史小军回忆起来,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画面,看上去充满俗世的温暖,出于某种压抑了很多天的原因,他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这让他非常惊讶,他已经很久没哭过了。


龙小羽终于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换成一张若无其事的脸,龙小羽抿了抿唇,露出一个几乎微不可查的笑容。

“你饿不饿?我就感觉你会来,所以一整袋都煮了。”

“你又没有冰箱,剩下也没地方放。”史小军假装揶揄他。

“隔壁老张说我要是剩了可以放他的冰柜里。”龙小羽一本正经地回答,他那副样子让史小军的小腹猛地紧了一下。

龙小羽顿了顿,将一张塑封的卡片从书页里翻出来放到桌上。

史小军拿起来才发现那是一个身份证,照片是龙小羽的没错,名字却是“罗一行”,他有点无奈,“你这是什么意思?”

“要是以后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我叫这个名儿。”龙小羽若无其事地关了火,“你查过我的身份证了。”

史小军觉得什么哽住了嗓子,“……这名字也太难听了。”

龙小羽咧开嘴笑了笑,“吃吧,煮过头了点儿。”


龙小羽的小心思史小军都明白,他们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那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却多得有点儿吓人。俩人埋头吃着饺子,各自心事重重。

龙小羽低着头的样子很吸引人,他的头发长了一些,那双总是盛满水的眼睛在他低头时得以隐藏在发帘下面,脖颈纤细,看上去有点苍白并且一折就断。史小军就那么看着他,发现自己对他的欲望时刻不会消退。

但他今天什么也不想做。

“我最开始问你的时候,你干嘛要告诉我你叫龙小羽?”

龙小羽的动作顿了一下,答非所问地说,“这名字你最好忘了。”

史小军笑了笑,“这个我又不能控制。”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溜了出来,然后就后悔了。你穿制服的样子挺压人的。”

“倒是常听人这么说。”史小军嘀咕着,点了根烟,龙小羽站起来把他俩的碗收了。

这时候突然有人推门进来,大声大气地说,“还书!”

史小军吓了一跳,他还从没真的见过有客上门,龙小羽倒是很镇定地把书拿了起来,翻开发现书像是被什么东西侧面压过一样卷了边儿,如果他有点不高兴,可完全没体现在脸上。

倒是那人有点不忿,“破书他妈的一点也不好看,纸页那么糙,还有错别字,肯定是盗版。”

史小军斜瞥着他,“正版你他妈倒是买去。”

龙小羽按了一下史小军的肩膀,那人看史小军满不在乎的样子倒有几分像流氓,于是也没敢吭气。退押金的时候又嚷嚷开了,“我他妈借了一天,你怎么还我六块。”

龙小羽耐心道,“两天,我这儿记的。”

“我来借的时候都是晚上了。”

“晚上也算两天,我当时告诉过你的。”

“别胡扯,都他妈快八点了,才四个小时也算一天?”

史小军冷笑了一声,“操,两块钱他妈叽叽歪歪,你丫就这么缺钱?”


两人终究还是打起来,最后以史小军压倒性的优势胜出,把他拷在了桌腿儿上。史小军烟还没掐,这会儿踩着凳子狞笑了一声,“你他妈今儿晚上局子里过吧。”

那人吓得够呛,“警察同志,您没穿制服我哪知道您是警察啊。”

“不是警察就能惹了?借书就好好借书,惹什么事儿?给你丫个教训。”

“我错了下次不敢了……那什么,我家孩子还等我回去做饭呢,孩儿他妈上夜班,回去孩子都饿坏了。”

龙小羽推了推史小军的胳膊,“放他回去吧。“

”不成,你家住哪儿啊,孩子饭我给送,不要你钱。”

那人就差给跪下了,“求你了,我孩子胆儿小,不敢给开门的。”

他俩胡乱扯皮了半天,史小军才把他放了,临走还查了身份证,那人说,周围的人都叫他老林,他是个律师。

史小军懵了一下,“你他妈还是个律师?”他心里嘀咕的是老林会不会去告他。

“这事儿太丢人了,不能让别人知道。”老林笑了笑,“心情不大好,得罪得罪。”

“行了,走吧。”史小军挥了挥手,“我也走了,回所里写点东西。”

龙小羽点了点头。


TBC


评论(13)
热度(47)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