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拂晓chp.4【史小军/龙小羽】

龙小羽的形象参考下图【主要是爸哪里的大虾米太欢脱了,怕大家出戏哈哈哈





这里理一下剧情。


东宫西宫的时间点是阿兰和公共汽车离开北京去了香港,史小军还待在公园派出所。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的时间点是罗晶晶辗转到了北京,和韩丁住在一起之后,龙小羽跟到北京来。


时间点大概是这样,我改动比较大的是两位主角的性格,都强化了不少,比如史小军,我基本上是把陈捍东和他合起来写的【偷偷说一句还参考了胡大爷。龙小羽埋得比较深,大家可以慢慢了解他【揍。当然随着性格的改变,他们做的选择和人生境遇也都跟着变了,所以这个时间点之后的原作剧情就请大家忘了吧~


至于有一些原著剧情有的亲没看过有点困惑的,就当我埋的伏笔好啦,以后会解开的。


以上。




史小军继续写他的报告,无比顺畅,不到十分钟就写完了,剩下时间就抽着烟,一边把稿纸上的烟灰弗掉。


龙小羽肌肤的触感,滚烫光滑的似乎还留在他的指间,那双眼睛失去焦距,雨水洗过一般湿漉漉的,像是受惊的小兽,史小军还曾拦腰把他抱在身上,龙小羽将头埋进他肩膀,唇擦过他的皮肤,像一个个轻若羽毛的吻,依旧是一声不吭。


太过克制了,然而唯一能证明他就在史小军怀里的是他越来越烫的身躯。连史小军都不免跟着克制起来,尽管他心里的野兽几乎要破笼而出,想要把面前的人撕成碎片。


史小军瞧着窗外荷塘上的水鸟,想着,龙小羽的躯体是不是跟鸟一样轻,怎么总有种松开手人就会飞走的错觉。他还有点怕龙小羽在他怀里碎掉,他极力克制着自己,生怕伤了龙小羽,在床上他可不是这样的。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微笑了,这让迈步进来的点子觉得如遭雷击。




时间往回退个几年,史小军和点子也不是没有过好时候。


史小军长得招人,在俱乐部基本上他坐到哪,舞池里的姑娘们眼光就飘到哪,点子也许不是最好看的一个,但绝对是最大胆的。


史小军不跳舞,只是跟一群狐朋狗友拼酒,拼到四周歪七扭八的倒了一片,他还稳稳当当地坐着,斜瞥着群魔乱舞的舞池,那抹嘲讽似的笑容在disco灯下面若隐若现,点子第一次见到之后,连续几天梦里都是这个场景。


下定决心之后,她就跟上了史小军。史小军他们一帮走到哪,点子就跟到哪,听到他们的起哄声和口哨,点子也毫无惧色。史小军觉得她挺好玩。


说到底史小军也是小孩,只是从老爹身上模仿来的气场太压人,姑娘们只敢偷看他,到了点子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一出现,大家才发现史小军一追就上手。


他俩几乎形影不离,走到那一步也是水到渠成。之后,点子说害怕会怀孕,史小军就豪气地带着点子去把证领了。


然后果不其然被老爷子胖揍一顿。




假如史小军真有什么看上了点子的地方,就是她的爽快劲儿,但结了婚之后发现那根本不是优点。


史小军考警察,她也跟着考警察,史小军被分进公园,她找人活动跟进公园,假如史小军在路上跟哪个姑娘说话多了半句,她能当街给那姑娘两嘴巴。她自己倒是仗着爽快敢当着史小军跟人搂搂抱抱的,大概是觉得把史小军治的死死的,她的确有时候……有点迟钝。


史小军没跟她动过手,惹急了顶多砸东西,捡贵的砸,他知道点子心疼得要死,砸过之后就乐了,把乱扑腾的点子按进怀里。俩人好好的,不过是因为史小军他没开窍。


后来,阿兰出现了,史小军醍醐灌顶,俩人吵得越来越厉害,史小军砸的东西越来越贵,后来有一天,史小军提了离婚。点子当时就疯了,屋里动静大得邻居报了警,结果接警的还是他们同事。这事难看成这样,史小军被老爷子骂了个狗血淋头。


“日子还得过。”老头儿最后说,言外之意你敢不好好过掐吧死。


后来,就是龙小羽出现在小书屋的前一个月吧,点子突然温顺下来,下了班好好给史小军做饭,虽然做得难吃,史小军也没说什么,将一桌饭菜一扫而空。可温柔也好暴烈也好,点子使了浑身解数也没用,史小军就像整个人灵魂出窍了一样。


点子最后说,一个月,咱俩好好的,要是还不行我就签字,有二话我是你孙子。




话是放出去了,但点子心里委屈,她从小到大没受过这委屈,她可不是会把委屈藏在心里的人。


史小军有小半年没在她面前这么笑过了,那笑容一看就有鬼,点子顿时觉得一股邪火腾地烧了起来,手里的一缸小米粥就那么朝史小军砸了过去。


史小军算是领教了胡同小姑娘的厉害,点子一边抄起手能够到的东西砸人一边破口大骂,骂那花样史小军都自叹不如,然而他却觉得松了口气,悬在脑袋上的刀可算砍下来了。


正是同事们上班的时候,小沈正门口停自行车,看这架势赶紧跑进来拉点子,老陈从窗户那儿看见直接跑没影儿了。


所长怒气冲冲地进来的时候,史小军刚好被一个烟灰缸砸中脑袋。


史小军想,娶了这么个女阎王,丢工作反正是分分钟的事儿。




缝完针史小军和点子去办了离婚手续。


出民政局的时候,天下着大雨,路面水积的很深,史小军打开伞下意识地挡住旁边的人,被一把推开了。


点子红着眼睛,眼泪和雨水混在一起。


史小军想开口,说以前的感情不是假的,他从来不是个装假的人,有什么就是什么,所以他也没法在感情消失的时候装作一切正常。


他想说,没照顾好你是我的错。


说脾气改改,会有人对你好。


都有什么意义呢?他确信点子一点也不想听这些,于是他把伞塞给点子,把衣领弄立起来,就朝着雨幕冲了过去。


点子在他身后声嘶力竭地喊:“史小军,你不得好死!”


他没回头。




龙小羽正呆呆地看着雨。


北京太干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北京下这么大雨,北京也是这样,干脆,要么就晒到地面冒烟,要么就哗啦哗啦像是要把华北一整年的降水都泼下来,龙小羽眯着眼睛,试图看清雨水从天上掉下来的轨迹,却根本睁不开眼。


但这水带来的湿气让他想起家。


他以前会躺在自己的乌篷船里,听着水流在耳侧潺潺流过的声音,轻柔动听。他想着要好好的摆渡,然后用攒下来的钱给四萍妈买药,晚上切点腊肉,哪怕就一点点,炒个青菜,爸喜欢吃。


有时候听着就睡着了,下起雨来,雨水落在脸上轻轻软软的,几乎弄不醒他。


他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他的女孩站在岸上,笑容比岸上的花树还灿烂……


那笑容慢慢地变了……变得狰狞可怖……


龙小羽悚然一惊,寒冷从他的心里蔓延出来,他浑身湿透,但知道自己无处躲藏。




有人踏着雨来了,将手里湿透的外套抖了抖罩在他头上,声音里满是笑意,“你干嘛呢?“


龙小羽茫然地看着他,他的警服就罩在自己头上,龙小羽瑟瑟发抖,没办法克制。


史小军皱了皱眉,把龙小羽带进他的小书屋,拉上了卷帘门。




雨声一下子被隔断了,龙小羽失落在雨里的魂魄暂时回归,看上去有点可怜。


史小军将警服扔在玻璃柜台上,转身将龙小羽狠狠拉进怀里。


龙小羽抖得更厉害,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抖到骨头酸痛。史小军将一个滚烫的吻印在他额头上。


龙小羽说:”我今天去找她了。“


史小军僵住了,怒火一下子从心里升腾起来,他抓着龙小羽的胳膊,用了很大的劲儿,”你找谁,嗯?“


”我找我女朋友。“龙小羽直视着他,”我最爱的人。“


”你他妈……“史小军将龙小羽狠狠掼在床上,”你再说一遍!“


”我唯一的挚爱,一辈子只爱一个的人,罗……“


史小军没办法再听下去,将那个名字封在一个吻里。




龙小羽几乎要窒息,史小军有意不让他喘口气,没有任何前戏就狠狠贯穿了他,将他钉死在床铺上。痛楚灭顶的时候,龙小羽却仿佛松了口气。


史小军的怒气又横又急,他知道龙小羽是故意的,可是控制不了,知道他是故意的就更生气。


最后他们牢牢贴在一起,龙小羽用胳膊箍紧了他,声音颤抖。


“别让我去找她……”


史小军沉默了一会儿,“嗯。”


“别让我去……我要是去了,你就杀了我……”


史小军苦笑了一声,“我是警察。“


“那就抓了我……”


史小军猛地颤抖了一下,咬牙切齿,“我不如操死你吧。”




史小军想,自己大概是不作死就没办法活着。


雨下得快齐膝深了,漫进了小书屋,龙小羽动手将地板上的书放到书架顶层,他举高书的时候,T恤下露出一截腰线,流畅有力,看上去很光滑。


史小军躺在床上点起一根烟,毫不掩饰地盯着看。


龙小羽本来就没了力气,手里的书一滑掉在地上,沾到了泥水,赶紧捡起来擦。


“操,”史小军实在看不下去,下床三下五除二将书捆好放高,“你腰酸就给我歇着。”


龙小羽的脸猛地一下就红了,默默坐在床上,像被欺负的小孩。


史小军光着上身,叼着烟,踩着拖鞋踢踢踏踏的来回忙活。收拾好之后,用被子把他俩裹紧了,听着雨声睡着。




天终于晴了,史小军回到派出所,想该处理的事情还是得做完。他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面,将零碎一股脑划拉进箱子,他急着走。


所长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喊他进去。


史小军把箱子往自行车座上一搁,跟着进了办公室。


所长阴沉的视线扫了他一眼,打开搪瓷缸的盖子想喝,发现没有水。


史小军拿起倒模桌一侧的暖瓶,沉默着将缸子拿过来,倒水,茶叶在缸地打着旋儿飘开,一股浓郁的香气。


”小军,不是我说,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说走就走?“所长沉声说,”你是人民警察!你爸也是公安局的老同志,你这样让他面子往哪儿搁?“


”早年我也没少丢他的脸。“


”史小军!“所长将茶缸重重搁在桌上,茶水四溅。


史小军微微笑了笑,”所长,我知道了,我写个辞职报告给你。“


”写个屁!“


”所长,我不走,点子她……吴洁同志不会同意的。“


”你怎么知道不会?她已经跟我说了,要自己调走。“


史小军愣住了,无论如何他想不到点子会这么做。


”你呀你,觉悟还不如个女同志!什么是大局,什么是咱们所的脸面,她比你懂!“


”……“


”你这事……它也不光彩,你怎么就……哎,在这个地界儿,大家都心知肚明,这越大伙儿避之不及的事你怎么越上杆子呢。“所长恨铁不成钢似的,”你去吧,好好写个检查交给我。“


史小军点了点头,推门出去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感情点子到处宣扬阿兰那本书的时候,也没忘了给所长开开眼。


这样的人会轻易放过他么?




他好好的,抓坏人写报告,检查是写不出来,也没人知道这种检查怎么写,所长也没有真的要他交的意思。


这阵赶上北京有大活动,都忙得脚不沾地。史小军基本上都睡在所里,轮休的时候才能去看看龙小羽。


每次小书屋映入眼帘,他都觉得大概里面已经空了。


每次龙小羽却还在,那台破电脑沾水短路,被他买到二手市场了,他换了另一种方式发呆。史小军觉得,他怕是要羽化飞升了。


他俩很少说话,史小军每次拉上卷帘门就直奔主题,龙小羽沉默着接受,他们没怎么交流,但心里却是相通的。


他们都等着,下次见面也许是另一番境地,再下一次,再一次……




所里的同事开始慢慢孤立起史小军来。


敢正面跟他起冲突的还是没有,哪怕他们心里觉得所谓”那种人“见得多了,公园里到处都是,没一个长了骨头的,可史小军一个冷眼扫过来还是不敢妄动。他大概是个异类吧。在所里是,公园里也是,所以所里园儿里都对他敬而远之。


史小军有时候也觉得,这些人未免幼稚,喝水杯子什么的,玩儿呢?


说完全不在乎也是假的,他毕竟是前呼后拥长大的人呢,点子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自己身边的人也都一个个不见了。


那天他和龙小羽在一起的时候,突然用手铐将龙小羽扣在床上。


龙小羽的眼底闪过一丝恐惧,一瞬间就湮没了,史小军狠狠地动作着,手铐撞击着墙壁。


一瞬间龙小羽似乎变成了阿兰,史小军脑袋嗡了一声,回过神的时候,龙小羽纤细的脖颈就在他手掌里。


他能摸到龙小羽搏动着的动脉,龙小羽的脸已经有点泛紫,他慌忙松了手。


龙小羽剧烈地咳嗽着,眼泪不由自主地扑簌滚落。史小军将手铐打开,把他抱在怀里。


”你……“史小军将他的眼泪慢慢吻干了,”你怎么就……不跑呢……“


”你会死在我手里的……“


龙小羽默然看着,他想,那也挺好啊。




TBC


中秋快乐米娜桑





评论(15)
热度(79)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