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Paradise In Your Arms 最终章



”好吧,我给你们俩点私密时间,试着别杀了对方,Sid and Nancy."Charlie叹了口气,她猜搞定老板的事还得她去做,好在老板还挺喜欢她的(有点太

喜欢了,她担心),这事说不准还有转机。

Dean目送着Charlie走开,摸了摸额头,Sam认出那是他焦虑时的习惯动作。

“喝酒吗?”

“我说过不……”Dean皱了皱眉,“好吧,管他呢,我没法清醒着做这个。”

Sam问酒保要了双份威士忌,两杯,手指触到冰凉的杯子时他才发现自己在打冷颤,隐隐的期待纠结在他的胃部,像个铅块。

Dean飞快地喝掉了那杯酒,”你的房间钥匙拿到了吗?“

”什么?“

”钥匙,卡片,随便什么,能打开你那该死的旅馆房间。“Dean瞪着Sam,绿色的,带着水汽的眼睛,Sam又想起了长发公主。

”哦,是。“Sam茫然回答,该死,他的……他们所有人的房卡都在鼓手那里,“在这里等我,马上回来。“

他朝门口迈出一步,又回到吧台喝光了那杯酒,Dean不赞成地看着他,但什么也没说。Sam转身跑掉了。

 

Sam在他们的面包车里找到了鼓手,他敲了敲玻璃,鼓手从沉思里猛地惊醒,朝他露出一个小动物似的惊慌眼神。

Sam差点抑制不住要呻吟,他忘了……彻底的。

鼓手给他开了门,他跳上副驾驶座,“你在干嘛?”有人曾经对Sam说,Cat Crap的鼓手有点像少年失足版的Paul Newman,Sam盯着鼓手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是真的。

鼓手给他比划了一下手里的强力胶,“我的鼓棒断了。”

“而你打算把它粘……好了,给我。”Sam抢过鼓手手里那一堆玩意从窗户丢了出去。

“hey!”

“我们现在有经纪公司,去买副新的,记得要发票。”

鼓手安静了一会,“wow,这真尴尬。”

“是啊。”

“假如这么说有帮助的话,我不算个非常正常的人,”鼓手转了转眼睛,“我是个icon。”

“你是个……什么?”Sam困惑地问道。

“icon,就像David Bowie的Ziggy Stardust,在我小的时候,我非常害羞,对着陌生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更别提要在听众的瞩目下玩乐器。后来我想到一个办法,就是假装我是个平面人,被其他人创造出来的那种……打鼓是我发声的方式,就像我在对着众人咆哮演讲,这多多少少建立了一点可怜的人格给我。不过副作用也很明显,我开始分不清我自己的行为,是发自内心还是表演。我只是在那个情境下决定这个icon会这么做,你……照顾我们,而且你很吸引人。”

“所以你是想说你没真的爱上我?”

“我不知道,”鼓手安静地笑了笑,“但我猜这并不重要,因为我的世界到底只有我自己。”

这算是Sam听过最可怜的一句话,但是鼓手一副轻松自如的样子,不像是在隐藏灵魂深处的哀恸,Sam猜他是习惯了。

离开那里的时候,Sam因为自己的如释重负而有点内疚。


“你去了很久。”

“嗯……对,”Sam在Dean身边坐下,他们的肩膀碰到一起,Dean没有躲开,眼睛看上去亮晶晶的。“你已经醉了?”

“你去了很久。”Dean重复着,有点质问的意思,Sam可以确信他是真的醉了。

“见鬼。”Sam瞪着他,他很久……太久没有见过这样的Dean了,脸蹭着Sam的肩膀好像非常喜欢他衬衫的触感,“你给了他多少酒?”

酒保拿起一瓶波本,朝一半比划了一下,“喝得非常快,这兄弟挺够劲儿的。”

Sam一手搂住Dean防止他从椅子上滑下去,一手费劲地从口袋里摸出钞票夹,“请帮我拿一百出来……不用找了,帮我叫辆车好吗。”

酒保吹了声口哨,“谢啦。”

Sam得庆幸现在的Dean不会马上去给自己找麻烦--比如找某个人或者某群人打一架。他事实上相当安静,只是要把他从Sam身上拽下来塞进后座有点艰难……Sam在出租车司机怪异的眼神里花了好几分钟才关上车门,报出旅店的地址。

Dean躺在Sam怀里,流淌过车窗的灯光也流淌在他眼睛里,Sam手掌下是他均匀起伏的心跳。

Sam愿意用口袋里所有的钱来问问Dean在想什么。

“你知道……我一直觉得这会发生。”像是听见了Sam的心声,Dean轻声回答。

“什么?”

“我会允许你把我带走,哪怕那意味着地狱。”

Sam笑了,“我知道,不……我没那么确定,我只是隐约知道,但那一点都不能减少恐慌。”

“你有什么可怕的?”Dean反驳,“该恐惧的是我,我就像藏了一身违禁品面对警察一样对着你,我的阴暗面多到超乎你的想象,而我一件也不打算讲给你听。”

“试试看告诉我一件?”

“不。”

“你不觉得我们浪费了太多时间吗?就是因为你总是什么都不说?”

“你这么指责我可不公平。”Dean委屈地说。

Sam想趁着他卸下防备多问几句,可Dean抱着他的腰睡着了。


他将Dean放在床上,突然,这么多年追逐着Dean带来的筋疲力尽将他击倒在椅子上,他几乎没力气再动一下。

Dean安静地睡着,嘴唇微张,眉头皱得很紧,一只手抓住胸前盖着的床单,Sam觉得他随时会睁开眼睛跳起来,逃得远远的。

Dean有一张他觉得最美的脸,从他第一次见到Dean,这个印象就根深蒂固,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执念带来的幻觉,他再也不能被任何其他的形象吸引,不管是身边的还是电影上的广告招贴上的,都不行。

爱着Dean的感觉就像是……被放进一层薄膜做的笼子,与外界隔绝,迈出去很容易,可Sam却不想那么做。

他的整个人生都不可能完全正常了。

但是正常又有什么好的?


Sam被电话铃吓了一大跳,差点把放在小茶几上的电话扔出去,他手忙脚乱地抄起听筒,看了Dean一眼,后者只是咕哝了一声,把头往枕头里埋得更深。

“干嘛?”

“你也好,Sam,”Charlie恼火地说,“赶紧到peppermint来,我给你们临时凑了个演出。”

“现在?”Sam惊讶道,又看了眼Dean,“我有点……忙。”

“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在瞎搞,赶紧过来!”Charlie发火的时候语气挺可怕的。

“好吧,好吧,地址是什么?”Sam认命地拿起了电话旁边的小本子。


Peppermint是当地一个最有名的club,当我们说最有名,也许意味着这里干脆只有这么一个club有个小舞台。

但Sam还是被吓到了,作为一个穷乡僻壤的club人多得出奇,摩肩擦踵,地板踩上去粘粘的,沙发也是,他尝试了几次,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挤进去。

好在正在调鼓的那位看到他了,朝话筒喊了一声,“闪开,让我们boss进来!”

他朝Sam的方向一指,人群真的自动让开了一条道,Sam感觉自己是分红海的摩西。


Charlie站在舞台侧面,擎着小型录像机,Sam朝她竖了竖大拇指,换来一个甜甜的笑容。

“这个地方像个洞穴是吧?洞穴,就好像the Beatles最开始火起来的地方,看上去是个好兆头。”

“你怎么发现这里的?”

“我随便溜达,看到这儿的倒霉鬼老板正在请求房东多给点时间,我就问他要不要免费演出。”

“免费?”

“你得先花钱才能开始赚钱。”Charlie严肃地说,眼神狡黠。

“你现在在引用Hilly Krystal了。”Sam笑道。 

 “啊,没关系,我给老板打过电话了,他负责付钱这部分。”

“你还真是很有办法啊。”

“我只希望代价不是嫁给他。“Charlie翻了个白眼。

“他才没那么幸运。”

 “小心,不要跟我调情,我可不想跟Dean竞争。”

“说到付钱……”Sam咳嗽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皮面本子。

“这……这是账本?”Charlie疑惑地翻开,条目清晰整齐,各类发票妥帖地夹在背面,还有索引号码。

“wow。”

“我有点控制狂。”Sam承认道,拍了拍Charlie的肩膀走开了。


“这不行,我做不到。”

 ”你在开玩笑?“Sam瞪大了眼睛。

  Ash抖抖索索地点打火机,Sam把打火机抢过来,”你以前做的很好,没道理签了合约开始巡演,我们的歌终于有人听了的时候你反而唱不出来,你是在整我吗?“

”我很抱歉,好吗?我就是个废物,我加入只是因为我做不成作家,所以我猜我可以写歌词,但是我不是唱歌的料。“

”还记得Metallica那场表演吗?你一点也没掉链子,他们喜欢你的歌声,你才不是废物。“Sam深吸了一口气,”你知道我们没有退路了,就……试试看,好吗?“

Ash还是一脸惊恐,Sam叹了口气,替他点燃了烟。

“有时候你知道,我开始觉得这些……不再是用来逃避现实的工具了,我们那些一边闲扯一边写在餐巾上的旋律线……他们将把它们灌录到CD里,我们那时候的确是没事可做才写歌的,因为这是唯一一件能让我们完全投入并且高兴的东西,我们没有想要用这些换到成功或者自我满足,这很纯粹,很私人。但是……但是他们喜欢,我们能真的创造一些东西,让人们听见,这真的很棒。我们从来不敢幻想事情会好转到这个地步,这并不完全是Dean的功劳,假如我们一团糟,NevGear会因为Dean一句话就愿意签我们吗?”

“你很棒,我从来没怀疑过,记住这一点。”他强调道。

Ash愣愣地看着Sam,过一会儿他说,“老兄,我们得拥抱一下。”

“没门,你该上场了。”Sam推了他一下,两个人同时笑了出来。


演出结果非常成功,老板终于能交上房租了,虽然Cat Crap一分钱也没能拿到。

“deal is the deal."Sam耸肩,”不过如果他明天还想赚钱,那就要分我们一半……“

”我以为我们明天有别的地方要去。“Charlie打断他。

”他们看了一场原本在这种破地方永远没机会看到的演出,他们回家,打电话给朋友,说这个了不起的乐队明天还会表演,人们会从各个地方跑来……也许,不至于会蔓延到大城市,但我们照这个思路做下去,早晚我们的名声会传开的。“

”好吧,你是boss。“Charlie叹了口气,”而我是联系场地所以不得不到处道歉那个。“

”不好意思。“

”没关系,能看到你负起责任就好了。“

”我说过对不起吗?“

“好了,回家吧,看着你一整晚紧张兮兮的样子真是够了。”

“那可不行,我们要庆祝,老板说了啤酒管够。”吉他手走过来勾住Sam的脖子,“你是manager,哪也不许去。”

“我得去看看Dean,很快就回来好吗?”

“你在说啥呢?Dean不就在那吗?”

吉他手朝后面一指,“他刚刚在帮老板打扫厕所,我看见了的。“


果然Dean就在那,手里拿着水管,叼着烟,Sam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什么时候开开关?”Dean朝里面喊道,老板正蹲在地上往瓷砖上打肥皂。

“等我走开的时候,拜托不要朝我的屁股喷水。”

Dean弯腰大笑,他还有一点醉。

“这个时候你应该……”Sam走到Dean身边,迅速转开水管的开关。

厕所里传出一串连贯不重复的咒骂。

”你怎么找到这来的?“

”你把地址写在纸上了,记得吗?“

“嗯,我的错。”Sam微笑,“想逃开这可怕的活儿么。”

“非常想。”


他们在四周围绕着破旧但井然的盒子屋的草地中间坐了下来,分享一瓶牛皮纸包裹着的占边威士忌。星星暗淡地点缀着沉静的天空,有几颗却看上去特别亮。

"我今天有种感觉,像是我们的破面包车会一直往前开,开到不知道叫什么也不在地图上的地方。“Dean看着星星,Sam看着他说。

”挪威。“Dean低声回答。

Sam忍住笑,他明白Dean的意思,挪威,他们在夏威夷的时候开过玩笑,这个国家的名字听上去就像nowhere,跟夏威夷比起来像是非常冷。“我们干脆开到挪威去好了。”

Dean因为酒精反应慢了半拍,但是眼睛说不清是不是比星星还亮一些。

他像是被这个念头蛊惑了,朝Sam慢慢靠了过去。

“我是发生在你身上最坏的事。”他说,然后在Sam唇上落下羽毛般的轻吻。


Sam的理论被印证了正确,等他们开到波士顿,Charlie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他们住进了当地最好的饭店,Sam等他们安顿好,告诉吉他手有个记者在饭店的酒吧等着采访他。

”记者最糟糕了,他们在采访你之前已经有了答案,他会……注意了,他会引导你说出他想要的答案,然后把他们打印出来昭告天下,他才不他妈的在乎你真正的想法是什么,他们塑造你,不是真的你,而是他们需要你看起来的模样。记者,我他妈最讨厌的就是记者。“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是……我们还是得接受采访,因为在别人需要知道你意见之前,需要先知道你存在,好吗?“

吉他手看上去像是被噎住了:”……该死,我总是忘了你是个律师。“

”nope,我是你的manager,所以听我的话,直到你能炒掉我。”


”Think It Through是……我觉得很多时候,人类有这种局限,只能关注人生中最不重要的东西,最无关紧要的,比如事物的表面,比如……妻子……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Sam觉得自己快昏过去了。

“那么那首歌,叫做incest……”记者问。

一声清脆的响声把所有人的视线吸引到吧台。

“opps,手滑了。”Dean耸了耸肩。

“它并不是真的讲的是乱伦,而是……歌词只是歌词,歌词什么都不是。”吉他手回答,“重点不在歌词,只是……我们毕竟不是个轻音乐组合,意思从来不在歌词里。”

“那么在旋律里?”

“不……老天……”吉他手叹了口气,求助似的看着Sam。

Sam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走到后面去找扫帚帮Dean清理地上的玻璃杯碎片。


那天演出前,Sam看到Dean坐在拖车前,对着手里的啤酒打嗝。

“你知道,你的乐队很棒。”

“是啊,”Sam笑着坐在Dean身边,“那时候你整天谈论他们,我就想……你知道,搞清楚他们到底有什么好的。”

“你搞清楚了吗?”

“花了好一段时间,我才能看到你看到的。你说得对,我的世界太完美了,但那只是粉饰太平,我一团糟的时候,他们看上去比我还要糟糕-被雨淋得湿透。我让他们进了我的公寓,给他们做了一堆烤奶酪三明治,那时候鼓手那家伙坐在沙发上,雨水顺着他的大衣滴滴答答,他也不脱掉,就那么瞪着面前的三明治,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以为他中风了,他就……一动不动,然后他突然跳起来,在吉他上弹出一段旋律,复杂到我听了好几遍都不能复述,我以为那一定是他想了很久终于完成的,谁知道他把谱子递给我,那首歌的名字就叫做‘Grilled Sandwich’。”

Dean笑得呛了一下。

“Ash把他们录的所有带子都给了我,在一个牛皮箱子里,在各种地方录的,他们把身上所有钱和能换钱的东西都换成了这个,那天晚上我照样阴郁,喝了很多酒坐在地板上,把带子塞进录音机。就在那个时候我的世界分成了两半,我亲眼看到光线突然变了,从冷蓝色变成奶油黄,所有外面发生的一切都跟着蓝色退开了,和我无关。我惊得目瞪口呆,然后你穿过光束下的微尘朝我走过来,我看不清你那个方向有什么,但是你出现了,坐在我旁边。”

“到后来我发现只有在他们乱糟糟的音乐里我才能找到平静,谁知道呢,也许很多人都需要个地方躲一躲,需要他们……的……所以我决定帮他们出音乐,这样你也许也会……找到这来,找到我……我做到了……”

Dean点了点头,“好了,我知道,别笑得像只小狗。”

“我控制不了。”Sam笑着在Dean的肩上蹭了一下,偷看着他。

“Sam,我不能对你做这种事?”

“什么?”

“这在今天仍然让我觉得困惑,为什么不放手?明明那看上去要更简单些,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很悲惨。”

“我才不悲惨!”

Dean看了他一会儿,“有时候我也真厌倦了这种争论,但是哪怕再发生一万次,我们也说服不了对方。”

“我没指望别人理解,但你必须明白,我知道我想要什么。只是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但是事实就在这,也许你换一个角度,站到我这边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你真是跟摇滚乐手在一起太久了。”

“来吗?”Sam执拗地说,“站到我这边来。”

Dean叹了口气,但他知道他迟早会说出来,就像所有他心里明白会发生却徒劳阻止的事情一样。

现在他就要说出来了。


THE END

 

评论
热度(2)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