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Paradise In Your Arms chp17

他们最后如期赶到了会场,甚至还早了一点。

Sam关上车门,靠在上面闭目待了一会,长时间的神经高度集中让他太阳穴突突的跳着,胃隐隐纠结,像是在抱怨他没给与足够的关注,而疼痛几乎就要来了。

天空这会儿看上去很奇怪,团团乌云,星星在缝隙间隐隐若现。

Charlie在远处笑了一声,Sam看着她把手放在Dean的胳膊上,眼睛亮亮的。

”boss,给你。“

Sam将头侧到另一边,鼓手正将那个装着热巧克力的保温瓶拧开递给他,他常常会震惊于这个怪人的细心如发。

”谢谢。“

鼓手露出一个古怪的微笑,手在体侧蹭着,这是他紧张的一贯表现,鉴于他马上要登台,这可以理解。

”你们会rock the stage,“Sam拍了拍他的肩膀,”相信我。“

鼓手沉默了一会,”他们说会有两百人,真正的为我们而来,而不是Metallica。“

Sam露齿而笑,”是啊,棒极了是不?我们做到了。“

鼓手突然凑了过来,在Sam唇上轻轻一吻,”谢谢。“

他迅速消失了,而Sam彻底震惊,过了好久,他艰难地转过脸,Dean已经不在那里。

 

很多事都有了答案,Sam想,而他刚刚才迟钝的意识到,鼓手一直以来的确对他太好了点。

但这不代表登台前亲你暗恋了一段时间的boss是个好主意,Sam没办法说服自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去休息室,乐队成员都在那里,他没把握不表现得怪异,更要命的是Dean也会在那。倒不是说他会在乎什么的。

Dean也许不会在乎,想到这,Sam更决定不要去,他承受不了这个。

所以他只好在别的屋子里乱转,装作在找什么东西,还问一个清扫楼梯的人要了根烟,把烟插进嘴唇间之后才想起来没有打火机。

于是他叼着烟,颓然坐在楼梯上,之后整夜都呆在那里。

 

”责任,Sam,你可以说严重缺乏这个。“

”什么?“Sam猛地回过神,Charlie正拧着眉毛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看上去气坏了。

Sam觉得有点心烦意乱,现在在他周围的这些人,没人知道他经历过什么,正在经历什么,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出现然后对他指手画脚,“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的确不知道,我他妈刚入职就被塞到你们这一团糟里,你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吗?演出进行到一多半的时候Ash突然失声了,没人知道怎么回事,而我试图找你而你……甚至不在那里。”

 “你说Ash怎么了?”Sam皱着眉,“他在哪?”

“Sam,你真的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吗?你的乐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个人表演,搞砸了,你知道台下坐了多少记者吗?你知道我们为了今天准备了多少吗?我得说你并不真的了解这个行业,不了解NevGear,今天的事情加入传到我boss的耳朵里,你们离雪藏就不远了!”

 “等一等。”Sam冷静地说,然后他站起来飞快地跑掉了。

”好极了。“Charlie咬牙切齿地自语道。

 

结果Ash是因为太紧张而失语的,Sam见过他这个毛病,Ash实际上有许许多多解释起来非常复杂的毛病,多数是神经上的。

找到Ash的时候Dean正陪在Ash身边,他抬头看了Sam一眼,眼睛里没有责备,只是拍了拍Ash的肩膀,然后掏出一包烟走开了。

Ash整个人发着抖,Sam坐在他身边,这时节的半夜非常凉,Sam从Ash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终于颤抖着呼出口气。

“我简直不能看着你。”

“啥?”Sam眨了眨眼。

“你对我非常失望。”Ash喃喃道,肯定的语气。

“胡说八道。”Sam评价道,将Ash乱糟糟的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看着头顶寥落的星发呆。

“我搞砸了,这么多年你辛辛苦苦支撑的一切。”

“并不是那样,一开始我只是找件事转移一下注意力……但是后来性质变了,我终于开始可以为一些成果欣喜,不是咱们终于能站在大舞台这档子事,而是每次我们磨合出了一首新歌,或者一起打赢了一场架,这都是你给我的。”Sam平静地说,“你觉得我们真的在乎在哪里唱歌?过去的日子比现在自由快乐。”

”你听上去越来越像Dean。“Ash摇了摇头。

他们安静地待了一会,Sam发觉这个场景基到家了,虽然他不介意,但是他隐约看到了对面灌木里影影绰绰的人影,于是推开了Ash:“好了兄弟,我们去喝一杯,忘掉这档子事吧。”

 

他们一起摸到Dean短信上说的那家酒吧,发现那里已经被失意的乐队成员和少数几个粉丝占据了,鼓手却不在,Sam松了口气。

Dean正坐在角落里敲膝盖上搁着的电脑,瞥到Sam朝他走过来,不赞成地摇了摇头。

“干嘛?要我离你远点得申请个限制令才行。”

“你应该安抚一下Charlie,她被你放了一整晚的鸽子,得罪她并不明智。”Dean浏览着屏幕上的简报,屏幕的光映照着他的眼睛,看上去非常绿。“吧台那儿晾了杯水,还有药。”

Sam盯着他看,Dean无奈地抬起了眼睛,“你早就开始疼了,所有人都看得出来。”

“你爱我,承认起来有这么困难么?”

“别又开始了。”

Sam叹了口气。

 

Charlie果然已经喝醉了,Sam皱着眉把那片胃痛宁咽下去的时候,她撑着自己的脸颊看着,笑得像个智障。

”你果然只听他的话。“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Sam板着脸回答。

”你们一团糟。“Charlie挥着手评价,”一团糟,而我可是见识过很多一团糟的人。“

”是吗?真不幸。“

”你让我生气,“Charlie恼怒地说,”你挥霍着来之不易的机会!我刚刚跟其他人聊了一会儿,知道你曾经是个高材生的事,你失恋了,就挥霍掉了自己的前途,现在你又想挥霍别人的,你这个人真是糟糕……我知道Dean很棒,但是他……你……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喜欢他?为什么能为了他什么都不在乎?“

Sam冷笑了一声,很久没能发泄的怒气终于充斥了他的胸腔。

“我为什么喜欢Dean?不肖你说,我自己也问过自己百八十遍了。你觉得我现在好吗?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曾经在常春藤读最难进的法学院,前途不可限量;我曾经和全系最聪明火辣的女孩约会,我曾经很受欢迎,同学们都已与我有所交集为荣……但那又怎么样呢?我没有一天是实实在在活过的,我每天都在质疑这一切有什么意义,我在以什么为目标努力,为什么生活带给我的喜悲从来没办法持久,我把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什么都没有脱离过我的掌控,这究竟是一种能力还是说明我懦弱?我总是冥思苦想,闷闷不乐,什么也感觉不到,直到我遇见Dean。就像谁在我脑子里终于安装上缺失的那块芯片,我终于看上去和别人一样了,我的表情终于能够说明我真正感受到的,那就是Dean。我费尽心机也没办法让他留在我身边,我终于明白了我他妈从来不想当什么律师,我选择学法律只是因为我能,这很安全也很保险,人们会称赞我而不会怀疑我根本不知道怎么选。那么,我为什么不能选择Dean而不是当什么该死的律师呢?我选择Dean,选择签一支没人理的乐队,选择留在水土不服的纽约,都是为了Dean,我不觉得自己很悲惨。你他妈才没权力质疑我选的对不对!你没怀疑过吗?你干嘛非要当个厂牌的宣传不可?你是真的喜欢这份工作还是命运推着你来的?至少我知道我现在想要的,是百分之百发自内心非得到不可的,那么谁他妈也没可能阻止我。”

Sam微笑了一下,接着说,“谁还敢说我的生活一团糟?”

Charlie被他突如其来的长篇大论惊得目瞪口呆:“Sam……”

Sam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给我酒。”

结果Charlie的目光是投向他身后的,他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哦该死,Dean在我后面是不是?” 

Sam转过身,Dean的确就站在那,完全惊呆了。

“今天不是我的好时节。”Sam咕哝道。

 “这些话你从来没和我说过。”Dean叹了口气。

“我要怎么说?”Sam苦笑道,“这话听上去有点可悲。”

“是的,非常可悲,我从没想过自己也能成为一个人生活的理由,你这傻瓜。”

 

 

TBC

评论(2)
热度(8)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