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琼花 chp2【校园AU、主线越苏越无差,副线玄紫】

暂定清水,po主随兴所至,不喜勿入

----------------------------------------------------------------------

陵越隔天搞到了一把新抹刀,急于在石膏胚上试试,就匆匆往画室那边赶去,走到二楼刹住了脚步,看到七八个同门师妹挤在油画01门口,踮着脚往里看。

什么情况啊。

仔细看看,同届的尹千觞也挤在师妹中间,陵越上前去拍了拍他肩膀:”你们在干什么?“

尹千觞摸着下巴:”有美人兮,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这究竟是气流撞击产生的幻觉,还是我又喝醉了呢?“

”疯子。“陵越摇头叹息,往门里看了一眼,呆住。

居然是屠苏,正坐在画室右角,手里拿着一根碳条在画布上比比划划,同屋还有几个油画的,受不住门前眼神的洗礼,咬牙切齿地撑着,只有屠苏一个人恍若未觉,认真到似乎已超脱世外,一身白衣亮到耀眼,生生的隔成另一个世界。

”美啊,美哉,究竟是人是仙啊。“尹千觞还在嘀咕。

 陵越简直哭笑不得,“快散了散了,你们这样人家还怎么画?”

“再一会儿。”尹千觞扒着门不肯走,教室里的孩子们好奇地看着,陵越头大如斗,几个人推推搡搡地离开,屠苏依然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

到陵越自己回到雕塑教室,端坐在椅子上之后,却猛然发现在对着石膏模发呆。他怀疑自己像是被什么迷了心智,皱眉思考了一会儿,只能摇头苦笑。

 

下午一点,陵越提前十五分钟才把演讲稿搞定,一路上无数师弟师妹见识到了本院学生会长朝礼堂玩命狂奔的狼狈相。等到该他上场,却一扫颓废,精神满满,完全达到了院长夙瑶风华正茂的要求。

“慢慢你们就习惯了,”陵端对身边的小师妹韩菱纱说,“本院会长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妖怪,你们要是想好好做学问,远离学生会;想花前柳下谈个恋爱,远离学生会;想按时作息早睡晚醒,千万千万要远离学生会,说多了都是泪啊。”

“可是会长大人好帅啊。”韩菱纱星星眼。

“哎,没救了,要知道妖怪都是用皮相迷惑众生的。”陵端痛心疾首地摇着头,主席台上的陵越若有所觉,视线朝这边扫了一下,陵端连忙坐直鼓掌。

Q大的礼堂始建于建国之初,几番修葺仍不减古韵,阳光透过厚重天鹅绒窗帘的间隙撒进礼堂,映在红木舞台上,映在陵越的衬衫上,恍惚看过去的话,仿佛穿越了时光。

没被学生会的琐事搞得焦头烂额的时候,陵越是非常耐看的,身量挺拔,轮廓清晰,眉眼隽秀,有种禁欲的美感。

“欺骗性太强了。”陵端腹诽道。

然而就是这一年一度的新生大会,吸引了无数被欺骗的师弟师妹,到学生会纳新的时候才能有足够的人误上贼船,被会长大人挥着鞭子指使,但即使如此,看穿了画皮下面的恐怖面目的人依旧屈指可数,其中就包括了副会长陵端和文艺部长方兰生、体育部长尹千觞、外联部长红玉这些和陵越平时走的比较近的人。

在陵越在台上激扬文字的时候,屠苏正悄悄从大门溜进来。

陵越瞬间就看到了他,几乎马上就忘了自己说到哪了,他一面咳嗽了一声来掩饰,一面暗暗心惊这个刚认识的学弟对自己的影响。屠苏在最后一排找了个地方坐下,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毫不起眼,这是注定要失败的,往前三排的女生几乎马上发现了他的存在。 

所幸屠苏依旧对此一无所知,黑白分明的眼睛错也不错地盯住了陵越。后者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节奏,完美地完成了演讲。 

“同学们,欢迎来到Q大。”他放下讲稿,含笑道。台下掌声如雷。

 

新生大会应该是入学环节中比较无趣的一环,屠苏正因为知道这一点,一直在画室避过了校领导讲话,正当他走到水房涮笔的时候,旁边两个学生正在聊天。

“我上午看到陵越学长了。”

“是吗?应该在构思毕业作品吧,不过他等下不是要在新生大会上讲话……”

屠苏不动声色的把笔刷擦干放好,画布都没拆就走了。

油画系的副教授慕容紫英下午过来来指点学生,在屠苏的画布前凝立许久。

“这是谁画的?”他问学生。

“好像是新来的小师弟,戴着耳机不好跟他讲话,就没问名字。”

慕容紫英点了点头,摸出手机来对着画布拍了一张,给玄霄发了过去。

玄霄几乎秒回,“名字。”

慕容紫英浅浅一笑,“还不知道。门派有别,别想和我抢。”

 

新生大会过后才是重头戏,六点半开始迎新晚会,红玉坐在草坪上,左手iPhone右手黑莓,噼里啪啦的打字,期间抬头看了看:“哎,这条幅怎么是歪的,肇临上去看看。”

肇临应了一声,把梯子往舞台前一架,敏捷地爬上去把条幅弄正了。

红玉满意的点了点头。

“今年迎新怎么这么早?新生不演节目?”尹千觞在她身边坐下。

“会长大人的命令,说往年新生要一边军训一边排练,压力太大,今年就随便弄弄,节目单都是照搬去年的,”红玉看了尹千觞一眼,“酒神,刚刚又有饭局?”

“你闻到了?少恭不是要留学了嘛,刚刚全宿舍凑了一顿。”

“他离校还早呢,这么难分难舍,你这是准备陪君醉笑三千场?”

“哪啊,要去闭关考雅思,明天就走了。”尹千觞抬头,云朵在他脸上投下阴影,“我记着晚上的事呢,没喝多。少恭倒是喝挂了,我刚把他送回宿舍就跑来了,有什么活儿给我啊大部长?”

“基本都弄完了,一会儿兰生的音响器材车来了帮忙搬下就行了,多叫几个人。”

“没问题,会长呢?”

“喏,那边。”红玉指了指草坪另一边,尹千觞朝那看过去,愣了。

 

 陵越正和屠苏坐在草地上,屠苏本来想看了陵越演讲就回画室的,谁知被陵越眼疾手快地抓了回来,让他跟着帮忙,屠苏心里明白是被会长抓壮丁了,就老老实实的挽袖子搬东西,谁知道陵越根本不用他搬。

“这种小事交给陵端就行了。”陵越拍了拍陵端的肩膀,后者躲避不及正在苦笑。

Q大的桌子是铁的,不可谓不沉,陵端正暗自运气的时候,身边的韩菱纱“嗨”的一声就把桌子抬了起来,陵端的眼睛差点瞪出眼眶。

“搬椅子跟上啊小娘子。”韩菱纱翻了个白眼,陵端颜面扫地,赌气又搬了张桌子,气喘如牛地跟上。

屠苏瞄了一眼正笑得大大狡猾的陵越,发现人不可貌相是绝对真理。

开玩笑归开玩笑,他俩还是搬了桌椅过去,在舞台前摆好,这位置是留给校领导的,上面铺了红布权当主席台了,新生会带着宿舍的凳子坐在后面。忙乎了快两小时,暮色四合,陵越看大家基本上都拿到了盒饭找地方休息,这才带着屠苏坐下了。

盒饭是方兰生在食堂买的,一荤两素,荤菜是溜肉段,陵越知道屠苏喜欢吃肉,一块一块地把自己的溜肉段夹给他。

”我够了,学长你吃。“屠苏慌忙阻止。

”我对肉的感情一般,你年纪小需要营养。“陵越一本正经,从屠苏饭盒里偷了块香菇,笑了。

”也没那么小。“屠苏咕哝道,却也微笑起来。

他极少笑,笑的时候就特别的好看,眉眼唇角都带着漂亮的弧度,眼睛亮亮的,碎星一般。

 

”啊,我闻到了奸情的味道。“尹千觞摸着下巴。

”我以为老大是学生会硕果仅存的直男,谁知……“红玉跌足长叹,”不爱红颜爱蓝颜,这是为哪般!“

 

TBC

 

 

评论(2)
热度(15)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