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琼花【主越苏,副线玄紫,校园AU】

陵越觉得很头疼。

新学期,陵越照例在校医院买了一盒芬必得放在口袋里以备不时之需,然而当他危襟正坐在新生报到处的台子后面,看着满目熙熙攘攘的人群,排队的家长比学生还多,在炎炎烈日的炙烤下,他的额角还是隐隐抽痛起来。

从口袋里摸出药片灌下去,陵越清了清嗓子,挤出让新生顿觉春风般温暖的浅笑,”你好,同学,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给我看一下。“

新生忙不迭递上材料。

陵越打开缠的严严实实的文件袋,抽出录取通知书看了一眼,险些吐血,“同学,你是信息工程的,怎么来艺术这报到?”

新生一脸茫然,陵越指了指脑袋上方的大条幅,“这是美院报到处。”

“那请问信息工程院在哪里啊?”

“在……另一个校区。”

新生一副五雷轰顶的表情。

陵越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拿出学校跟着录取通知书一起寄给新生的小册子,打开印在最后一页的地图,”在A城区,赶快打车去吧,别误了报到,下一个!“

每次都是这样,弄错报到时间的,跑错校区的,不是本院排队是为了要陵越电话的,为了要坐在一边整理材料的芙蕖电话的,已经报了到但在宿舍里买了张假电话卡来投诉的,甚至连分床纠纷这种跟陵越一点关系也没有的琐事……等等等等,陵越的芬必得总是不够用。

 

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夕阳斜下,陵越将脚边箱子里最后一瓶矿泉水一饮而尽,吁了一口气。

校园主干道上的人流少了很多,收拾好了出门买晚饭的新生三三两两的走在一起,对陵越投来好奇的眼光。

按理来说接报到这种事没必要让学生会主席大人亲自来,但是导员说,陵越的形象好,风华正茂的坐在那,能够给新生一种未来人生无限美好的……错觉,用副手陵端的话来说,这就是红果果的色诱,并掩饰大多数学长都是猥琐的事实,所以将相对不那么猥琐的主席大人摆在台面上,然后陵端就被揍了。

明天还有更风华正茂的事要做,新生大会演讲,想到自己稿子才写了一行,陵越决定不歇乏了,指挥几个后辈收拾东西,自己拿了包就溜。

图书馆修在主干道的尽头,极尽宏伟之能事,远远看去就像要塞堡垒,高高的台阶,能上自习的地方反而要在进门之后往下走,楼上图书室环环向上,顶层是透明的,暗红色的阳光正透过玻璃照下来。

陵越找了台电脑坐下,开机是一如往常的慢,百无聊赖地四顾,突然发现一个白色的影子就在旁边的书架前面,吓了他一大跳,从学长那听来的图书馆传说一个接着一个的涌进脑海。

仔细一看,却是个穿白衬衫的男生正靠在书架上。肤色也是很白,侧面看上去非常清秀几乎像女孩子,手里正翻着一本似乎是画册的东西,时不时的要换个方向,眉头松松地皱着,全神贯注。

看清了反而更害怕了,这长相,这气质,到底是人是鬼。

陵越想起师兄给自己讲过的,曾经有个油画系的小孩和导师好上了,事情被曝光后自杀,就是在图书馆跳下去的。

他心里七上八下的,面色却不变,清了清嗓子说,”同学……“

那白衣服悚然一惊,转过头看着陵越,看上去比他还害怕,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挣得很大,陵越不知为什么想起了家里养的小白手套,于是就笑了,可见这人并不是鬼。

“没什么,想提醒你不要靠着书架,这些书架是老校区运过来的,年久失修,曾经被靠倒砸伤过人。”陵越指了指墙上“不要靠书架”的标牌。

那人眨了眨眼,似乎还没搞清状况,轻声说了声“对不起。”

陵越明白自己管闲事的毛病烦了,定是被讨厌,下意识的表示友爱,“你是新生吧,哪个系的?”

“油画。”

还真是油画,陵越暗地里哆嗦了一下,“这么晚了还在这里,东西都收拾好了?”

那人将画册放回书架,“宿舍里太吵。”

“哦。”陵越暗地叹了口气,原来人家是躲清静的,还是别烦人了。

那人沉默许久,也不离开,就直直地看着面前的书架,像是在面壁。陵越对着电脑屏憋了一会,好奇地看了他一眼。

”学长是哪个系?“那人突然说。

陵越反应了几秒才意识到被问话,”雕塑。“

那人哦了一声,又沉默下去。

陵越几乎坐立不安,拔了U盘打算回宿舍写,走出两步又回来,”同学,吃晚饭了吗?“

摇头。

”我请你,走吧。“

 

往食堂走的路上陵越好歹问出新生名叫百里屠苏,本地人,住的宿舍就在陵越的楼下,今天是自己来报道的,报道的时候偏巧陵越不在,是芙蕖给登记的,早早收拾好床铺就离开了,没参加同寝室的聚餐。

这么孤僻怎么行呢,陵越爱操心的毛病又冒出来了。

给师弟打了最好的两荤两素,陵越自己不爱吃肉,点了个香菇油菜慢慢吃,屠苏显然是饿了,吃的挺香,陵越满意的看着,不觉就看久了一点。

两个餐盘都清空了,屠苏这才轻声说了谢谢,似乎有点脸红了。

陵越在心里咆哮着好!可!爱!,面上不动声色地说”不客气。“

想了想又忍不住啰嗦,“室友还是好好相处比较好,有什么麻烦能帮你的也就他们了,在一起要住四年呢。”

“我知道,”屠苏闷闷的回答,“他们要用热水我也帮忙打了,帮忙没问题,我就是不太说话。”

 “那没关系,慢慢克服。”陵越安慰,“也不用太勉强,以后功课多了,大多数时间都在画室里,那里话多才招人烦。”

“哦。”

“你平时不画画的时候干什么?”

屠苏似乎真的思考了一下,”……就没什么了。“

陵越惊讶道,”没什么业余爱好吗?网络游戏不打吗?“

”没意思,画画就是我的爱好。“

陵越回忆起读高中那会画石膏画得想砸石膏的日子,由衷的表示赞扬,”还真是难得。“

屠苏的手长得很漂亮,手指修长,指节分明,一看就是画画的手。

”以后没事来雕塑找我玩,偶尔也要做点别的事换换心情。“

 

 因为顺路,俩人又一起回宿舍,陵越到屠苏的宿舍瞧了一眼,室友白天都见过他,纷纷说学长好。

”哎?你们屋怎么没有脸盆架?“

”开门的时候就没有,宿管老师说他那也没多余的了。“室友A回答。

”我去给你们弄一个来,都放地上太乱了。“陵越消失在门口,几分钟后又拿着脸盆架回来了。

”哟,谢谢学长。“室友B连忙道谢。

”没事没事,屠苏你先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陵越拍了拍屠苏的肩膀,风似的不见了。

”你认识陵越学长啊,真羡慕。“

”人真好!“

室友七嘴八舌地围着屠苏说,屠苏点了点头,心里不知怎的,像是开出了一朵小花,迎风摇曳着。

 

TBC

评论(12)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