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Paradise In Your Arms CHp10

“你没躲开。”Sam绽放出一个笑容。

“什么?”Dean迷糊道。

“我以为你会暴揍我一顿,或者把我的脑袋塞进马桶里。反正不是乖乖的让我亲,我能把它看做好兆头吧?”

Dean看上去有点被噎住了,“我还需要我的马桶来冲掉犯罪证据,不想它被堵塞。”

“是啊是啊,不过我已经替你做了。”

“啊?”

“你的犯罪证据,现在它一点点都不剩了,你生我的气了吗?我猜那大概值不少钱。”

“不Sam,我很高兴,至少那玩意现在没在你的血液里,不然我可应付不来,我自己还宿醉着呢。”

“我是真的对着它思考了一阵子,也许要是我真的把它灌进我的血,我就能明白你该死的为什么愿意这么干。”

Dean颤抖了一下,Sam抓住他的手不让他逃走,“听着,Dean,我需要你停止。”

Dean摇了摇头,似乎想说什么,却再次摇头制止了自己。

“告诉我,Dean,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尽管都告诉我。我不会离开你,你也赶不走我。”

Dean笑了一声,那笑声不像是由衷的,更像是Dean试图将那堵被Sam拆得七零八落的墙重新盖起来。

“我是彻彻底底的一团糟,就像是你生命中发生的最坏的事,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会从这里逃走。”

“而你不是我。”

“对。”Dean猛地站了起来,咬着牙,“所以我搞不清你那小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什么,我们一点都不一样,我受不了你井井有条的生活方式,你该死的把眼前的一切都整理妥当的本能,我讨厌你愚蠢的笑声,好像世界上每天发生的都是好事,还有你那傻透了的眼睛,你知道当我伤害你的时候,看着你的眼睛有多艰难吗?就像我刚刚撞到一只小狗,又在它身上来回压了两遍,该死!”

“你不会伤害我的,Dean……”

“谁他妈的说我不会?你在遇见我之前,可是跟Sarah Horne在约会……”

“等等,你是怎么知道的?”

Dean脸红了,“这不是重点,你是不是注意力有问题?”

“你多久前注意到我的,Dean?”

“我他妈的才没……”

“多久了,Dean?”Sam从沙发上弹起来,他的表情就像是刚刚捡到钢铁侠玩偶的小孩。

“重点是……”Dean徒劳地挥着手,想要把这个话题从空气里扇走,“重点是我们两个的生活方式有根本的差别……”

Sam扯过Dean的胳膊,在Dean惊恐万状的眼神下搂住他的腰:“我们可以明天再谈这个,性格差异啊blahblah……现在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爱我?”

“你能不能别这么烦人。”

“听上去就像是爱我。对吧,你老早就注意到我了,但是却不同意我的Facebook好友申请,你怎么能这么傲娇?”

“老天啊。”Dean主动送上自己的嘴唇,从他贴上Sam的瞬间后者就彻底掐断喋喋不休的状态,电流瞬间迸发,Dean将Sam按在沙发上,眼神幽深,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哥得教你一件事,”Dean喘息着说,“不要用语言跟男人谈情说爱。”

Dean在这种事情上从来不害羞,但是却害怕表达。Sam无法制止自己勾起的唇角,拽着Dean的 衣领亲吻他,他们的呼吸混乱地交织在一起。

“你尝起来有股蓝莓的味道。”Dean贴着Sam的脖颈笑道。

“呃?那不可能。”

Dean挑了挑眉,直起身,用一种缓慢到折磨人的速度解着自己的衣扣。

“该死。”Sam咒骂着,手透过衬衫薄薄的衣料摩挲着Dean的肌肤,Dean的腿分开跪在他的腰胯两侧,重重地磨蹭在一起。

再一次,Sam发现自己在这方面没什么耐心,他撑起自己,将Dean的衣服从下摆掀起来拽开,有至少两枚扣子崩开掉落在地板上。

“嘿。”Dean皱眉,“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毁掉我的衣服了。”

Sam拽掉自己的T恤,用力揽住Dean的腰,“什么?”

Dean的抗议化成一声呻吟,于是紧紧地闭上了嘴。

Sam贴上Dean耳侧,Dean不清楚那瞬间袭上自己脸颊的热气是因为Sam的呼吸还是他不断低语着的,他这么长时间一直想对Dean做的事情。

“操。”Dean在Sam试图把他翻过来的时候抱怨了一声,“到床上去,我可不想被这破沙发搞断我的腰。”

Sam也快被这狭窄还吱嘎作响的破沙发搞疯了,于是他将Dean抱起来一起朝那张好不到哪去的床跌过去。

砰地一声巨响,那张床就这么塌了。

尘土飞扬。

“咳咳……你没事吧Dean。”Sam连忙朝下摸过去,发现Dean在颤抖,这让他惊慌失措。

结果他在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混蛋。”

“哦得了吧,这真的挺好笑的。”

“我要把这张破床丢出去。“

“随你便,只要你再买一张新的给我,我说过没,我现在头疼死了。”

“那似乎没阻碍什么事。”Sam很下流地摸了一把Dean正硬得发痛的部位,Dean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真的把你教坏了。”Dean喘息着,“浴室,现在。”

 

Dean最后因为眼冒金星被Sam安置在沙发上,Sam正背对着Dean翻找自己的背包,想弄张卡去买床,Dean绝望地看着Sam弯下腰,从牛仔裤上面露出的引人遐想的腰线,宿醉和饥渴真是完全不能并存的东西。

“带点阿司匹林给我。”他有气无力地说。

“你得戒酒。”

“我要戒的多着呢,你得让我一样一样来,首先为了戒掉可卡因,我必须喝酒转移注意力。”

“你总是这么多歪理吗?”

“别跟我争论天才,两个法学院的在一起真是个灾难。”

Sam摸到了他的运通卡,转过身,“在一起”这个词点亮了他的脸。

“别这么看着我,蠢货。”Dean不满道。

“说真的Dean,你真的没想过回去学校?”

“滚吧。”

“学校也许不怎么酷,但是的确是一个让你除了把自己灌醉之外有点事干的地方。你可以换个专业,摄影怎么样?”

Dean呻吟了一声,“你是不会放弃的对吧?改造我?”

“Dean,我不是……”

“好吧,好吧,别那么看着我,我会想想看的,现在我能睡觉了吗?”

Sam只能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该拿Dean怎么办,也许陪着他是一个好的开始,他凑过去在Dean唇上偷了一个吻。

Sam离开之后好久,Dean都还没从那个吻里缓过神。

“我完了。”他瞪着自己的枕头说。

 

Sam不知道怎么在舒适和狭窄中权衡,最后他做了一个让Dean目瞪口呆的决定。

他带回一张超级舒服的太空床垫,大概够他和Dean同时平躺在上面,如果Dean愿意让他在睡觉的时候抱着自己,那空间还有富余。问题是这么一个床垫没有一个可以匹配的床架,而Sam对榻榻米完全保留意见。

于是Dean一觉睡醒,发现Sam正站在草坪上摆弄木材。

“你在干什么?如果你说是在盖房子,我发誓我会……”

“床,Dean,我在做床。”

Dean将头放在门框上,“你还会这一手?”

Sam得意地笑了起来,他身上套着Dean的白色背心,小了一号,紧紧地绷在麦色肌肤上,还有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工具包,把他的牛仔裤沉甸甸地坠在胯部,阳光下他的汗水闪着金色的光,那张带着稚气的脸现在看上去非常的……

Dean可耻地发现了自己的生理变化,他现在就像个中学生,好极了。

“你又头疼了?阿司匹林放在流理台上了,水也晾好了……“

“Hey,Sam,有没有兴趣先试试你买的新床垫?”

Sam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现在?……wow,我得先冲个澡。”

“不行!”Dean反对的声音又大又急,令他自己想要把脑袋插进最近的那个花盆里(等一下,他什么时候有的花盆……)。

Sam完全没有取笑他,匆匆地点了点头,在试图把床垫挪进屋的时候还滑了一下。

他俩同时倒在床垫上,谁也懒得起身去关门。

 

Cassie是在那天黄昏造访的,Sam的工程已经完成了大半,Dean捏着一瓶啤酒坐在扶手椅上欣赏着这一幕。

“你笑得特别淫荡,你知道吧?”Cassie皱眉道。

Dean这才发现她的存在,整个人在扶手椅上弹了起来。“hey,Cassie,最近如何?”

“最近如何?“Cassie重复了一遍,“老天哪,这是我这一个月里第一次听到你问候我。”

“真的?对不起……”Dean抓了抓头发。

“他在学着如何做个人类男孩。”Sam爽朗地笑了起来,并没因为Dean的前任出现表现出不快,他脱掉手套,跟Cassie握了握手。

“good job。”Cassie真诚地说。

“哦,谢谢,我爸教的我木匠活儿。他以为我得靠此谋生什么的。”

“不,我是说……算啦。”Cassie叹了口气,“Dean,你现在还喝酒?我以为你还在宿醉。”

“喝酒是治疗宿醉的唯一方法,”Dean老成地说,然后瞥见Sam不赞同的眼神,“好吧,这他妈的是轻啤酒,麦芽汁罢了,因为这个bitch现在只准我喝这个。”

“Jerk。”Sam摇了摇头,“呃,Cassie,拜托你留下吃饭,我受不了这个家伙了,每次我的眼睛转到别的地方,他就要给自己找点麻烦,我要去一趟超级市场,你能帮我看着他吗?”

“Hey!”Dean抗议道,“我不需要保姆……”

“我很乐意。”Cassie笑着回答。

“太好了。”Sam无视了Dean的怒视,大步离开了草坪。

 

“所以,你们是在一起了?”Cassie在Sam离开后说。

“在一起,我不熟悉这个概念,他大概会在这跟我待一阵,要是你指的是这个。”

“拜托,Dean。”Cassie不耐烦地转了转眼珠,“我看见你看他的眼神了,而这还是我在场的时候,你大概想要把他整个拆吃入腹这样他永远都跑不掉了。”

“这么明显?”Dean哑然片刻,只得苦笑着承认。

“而你值得。”Cassie真诚地说。

“我不值得。”Dean有点苦涩地说,“这更像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大概什么也不做是一个办法。”

“他让你快乐,我还没见过你整个人像是被点亮的样子,除非他就在你身边,他让我觉得非常嫉妒,Dean,但是作为你的朋友,我知道你需要这样的一个人,你还在犹豫什么?”

Dean有那么一会儿没说话,让Cassie以为他像往常一样没在听,就在她叹了口气打算走开的时候,他开口了,“他非常好,对吧?喜欢上他简直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

“是啊。”

“那就是我不能的理由。”

“Dean……”

“我想我们都过了会相信一个人无条件爱你的年纪,包容你的一切包括不为人知的阴暗面,那不会发生……我们会经历难熬的磨合期,对其他人来说,这可能意味着发觉还想跟对方呆着,于是在一起,或者分开,痛苦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但对我来说不是这样,冒险彻底把我的生活我的一切展示给Sam,这后果我承受不了。”

“也许不会呢?毕竟你生命中从未出现过Sam,你也许该给自己一个相信的机会。”

“Cassie,我一团糟。”

“而他在修复你。”Cassie温柔地说,泪光在她眼睛里闪着。

Dean做了个深呼吸,“我不需要现在就做决定,我只是……我还不能……”

“他不会一直都在这的。”

Dean被这句话刺得整个人都缩小了,“我知道,我知道,只是……我需要时间……在那之前,我想享受一下这种温暖,哪怕那是幻觉。”

“Dean,你不是刚刚开始颓废掉,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你比现在还要糟,可我还是回来了,well,虽然已经没有机会,但你想过我为什么要回来吗?”

Dean抬起了头,“我……不知道。”

“因为你是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Cassie静静地回答,“那才是你,不要被自己蒙骗了。”

 

这之后的某天清晨,Dean醒过来的时候,任何人都不在房间里,这部分让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想叹息,他的头很疼,尽管Sam离开之前尽了最大的努力让他舒服些,有时候Dean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拍松靠垫将他的头垫高这样他有足够厚的织物来对抗头痛,还给他泡了超级大的一杯蜂蜜茶。特别是他做这一切的时候,眉毛间那担忧的细细的纹路,让他看上去要命地吸引人。

Sam 得回去参加一场新的考试,他本来不想回去,但是Dean偷偷查他的成绩的时候发现了这个考试,不能在网上参加,占期末成绩的10%;即使Sam发誓他能在期末弥补回来,Dean还是坚持他得去。

“you are bossy。”Sam不高兴地说。

“你的出勤率已经够糟糕了。”

“你听上去就像我妈。“

“没错,幸亏我像,所以你还是个该死的好学生。”Dean假笑着,将Sam的衣服和课本塞进他的背包,“只有两天,我不会把自己怎么样的,Cassie也会来照看我。你敢挂科就试试看,看我会不会比你妈仁慈。”

Dean没有提到Sam离开的认知怎样焦灼着他的胃,他只是用唠叨来掩盖心慌。Sam则像个青少年似的撅着嘴,但是离开之前,他将一个羽毛似的吻印在Dean额头。

“哦老天,赶快滚出去。”Dean嚷嚷着,而Sam了然地回报了一个笑容。

他的身影离开拖车,就好像把最后一束光线带走了。

TBC


评论(3)
热度(19)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