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Paradise In Your Arms Chp whatever

大概一个星期后,Sam回到学校,背着他的冲浪板和因为在太阳底下暴晒表皮撕裂的牛皮背包,小麦色的皮肤和耀眼的肌肉,比起大学生更像个体育明星,所有人都盯着他看。

学校剩下的是一群书呆子和因为挂了科来读summer school的家伙,因为太无聊,他们开始折腾校工,比如把走道上不知道第几任校长的铜像旋转一百八十度,或者干脆推进人工湖。

往常Sam会觉得这很有趣,或者拍下来传上Facebook,顺便说一句,Sam删除了自己的账号。

此刻他只是无视着打量的目光,低头匆匆地回到宿舍,他在宿舍门口陷入了沉思,只一会儿,然后将他的冲浪板塞进可回收垃圾桶。

Sam没注意到那很明显的标志——有一条领带挂在他自己套间的门把手上,往常他会注意到的,那只能是Clerk又带了哪个姑娘来一发,不过他一般是用袜子这类没人愿意碰一下的东西来彻底把宿舍的捣蛋鬼们隔绝在外,他根本没有领带。放在往常Sam会注意到的。

于是他猛地推开们,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naked persons在流理台上叠在一起,Clerk是被压在台上那个,非常感谢。

“Holy SHit!!!——”Clerk怪叫了一声,他俩迅速从流理台上撤下来,Sam决定自己再也不在宿舍搞东西吃了,至少不在那张台子上。

不记名小攻倒是一派轻松地朝Sam挥了挥手,从地上抄起自己的西装裤——这充分解释了为啥门把手上挂着领带,似乎对自己的身体并不羞愧。

Sam完全呆住了,好吧可能在阳光底下晒久了的确会影响脑子,他试图越过他们到自己的卧室,但那势必要从Clerk身后经过,造成两人永久的精神创伤。

“我以为你会等到开学回来……或者你会直接回家,这是该死的假期啊dude!”Clerk手忙脚乱地套着T恤,把自己的脑袋塞进袖口。

“所以这是我的错了?”Sam恼怒道:“你啥时候开始变成gay了?”

“变成这个词可不准确。”不记名小攻笑道。

“shut up Bruce!"Clerk的脸涨成了番茄色,这对Sam来说如同开启了新世界,他从来没见过这个寡廉鲜耻的家伙脸红。

”下次进你自己的房间搞!“Sam在Clerk穿上裤子之后大步迈进自己的卧室,摔上了门。

”他平常挺Nice的。“Clerk挠了挠头对Bruce说。


Sam把自己摔在床上,瞪着天花板上的Jennifer Lawrence海报出神。

非常好,现在他知道了,他甚至不了解他的发小儿,也许他在了解一个人上的能力和他的智商完全相反了。他不明白明明上一分钟还把你当成兄弟帮你挡拳头的人,下一分钟为什么会扔下你跑掉,而且还将你从联系人名单上block掉,谢谢智能机时代,这么一个举动足以让Sam彻底被踢出Dean的交际圈,从此Facebook,gmai甚至we heart it,Sam都没法跟Dean交流。

Sam试图睡一会儿,他一路搭车乘大巴回来,几乎一分钟都没能睡着,Dean顽固地占据着他的脑海,一秒钟都不肯离开。到现在也是这样,他静止在自己的床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等到最后一丝光线挣扎着逃离Sam的视线的时候,门被小心翼翼地推开了。

”你想要点罂粟籽面包圈么?我要去趟超市。“Clerk探出头来说。

Clerk way to say sorry,Sam叹了口气,“we are cool, man, 我没有生你的气。”

“看起来你是在生气。”Clerk肯定地说,“你平常就像个小太阳似的,挂着该死的笑容一刻不停,发生什么事了?”

“不想谈。”

“好吧,好吧,但是至少要吃东西吧超人?”

Sam再次拒绝开口,Clerk叹息着关上门,走到门口那儿往脚上套着鞋,这时Sam突然出现,迅速穿过客厅,掠过Clerk冲出了屋子。

“hey,你去哪?!”Clerk喊道。

“图书馆。不用留门了我不会回来。”

“是今天晚上不会来还是……”Clerk咕哝了一声。


图书馆里三三两两地坐着一些学习的人,对着电脑屏幕打着呵欠。Sam径直走到法律类书架那,将一整排的大部头扫到怀里。

学习,Sam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用枯燥无味的法条将Dean轰出脑袋,他需要学习。


“老天哪。”Clerk在第二天下午到图书馆去找Sam,最终在几排书架之间找到了他,他身边有不少空的Smiths薯片和红牛包装,怀里抱着司法考试的习题集,摊开的笔记本扔在一边。

Sam睡着了,像婴儿一样安静。

Clerk捡起笔记本,那明显是刚刚从礼品店买回来的,但是上面已经有了一多半龙飞凤舞的字迹,力透纸背,像是怀揣着对英美法系强烈的恨意。

“要是你疯了,我可怎么跟你妈交代。”Clerk叹息着,“那么我懂了,Dean issue,ah?”

“他昨天晚上就坐在这,一直喃喃自语,现在也没有什么作业要交,更没有考试对吧?”有个亚裔女孩出现在Clerk背后,说。

“我猜没有。”Clerk回答。

“那他干嘛要这样,他让我的同学非常紧张,like, 非常。”女孩用手比划了一下“非常”的概念,然后指了指一边圆桌上奋笔疾书的几个看上去就是学霸的孩子。

“抱歉,”Clerk皱眉道。

“不,不,这是好的现象,通常你们……我不是种族歧视……通常你们不怎么愿意在图书馆浪费时间,我们很高兴这里终于有点常春藤的样子了。”女孩歪着头笑了笑,“谢谢。”

“em……你有电话号码吗?“Clerk抓了抓脑袋。

”我想人人都有一个。“女孩回答。

“你想给我吗?这样我们可以时不时的一起出去玩之类的?”

“除非你用这个家伙的电话号码交换。”

“Sam?不,不,他不喜欢女孩。”

“我以为你也是。”Sam揉了揉太阳穴,从地上坐了起来,薯片包装从他肚子上滑下去。

女孩迅速消失在走道上。

“我只是不想放弃所有的可能性,生命短暂呐dude。”

“Jerk。”Sam回答,心脏因为这个词带来的回忆颤抖着。


新学期开始,Dean仍旧没有回来。

Sam跑到Dean的宿舍,Ash正试图把宿舍里那个淋过雨的旧沙发挪出来。

“这是在干嘛?”

Ash看到Sam,松开了抓着沙发一角的手,沙发掉下来砸到了另一边那个倒霉鬼的脚,后者嗷嗷地叫着,Ash越过他走向Sam,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

“你去哪了?你可伤了我妹妹的心。”Ash拍着Sam的后背。

“学校里有点事,”Sam撒谎道,“你这是在干嘛?你们要搬走吗?”

“不,不,这个沙发太旧了,我打算搬到广场那儿去卖掉,卖不了多少钱我猜,换包烟也不错。你呢?你来干嘛?”

“Dean在吗?”Sam急忙说。

“Dean?我以为你俩保持联系呢,他不回来了,彻底放弃了,知道吗?他决定就呆在夏威夷,我猜这就是檀香山的魅力,那些比基尼女孩,yknow?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Mr.Smith大概会杀了他,谁知道呢,但是Dean就是Dean,自由的灵魂!他终于决定去做他想做的事,和他的此生挚爱之类的,yknow?”

Sam一个字都没听进去。除了那句“他不会回来了。”


Sam后来买了那个沙发,Ash拒绝要他的钱“为这件垃圾?没门,但是你确定你要?这个转手卖不掉,处理也得掏钱,基本上除了没效用之外全是成本”,Sam将那个沙发放在客厅里,窝在上面不想动。

Clerk基本已经放弃他了,也接受了自己的室友是个walking dead的事实。

后来有一天,谁知道多久以后,随着课程越来越艰难,连Clerk都很少出去闲晃,只是偶尔Bruce会过来,从他落下的零碎物件来看,Sam猜那是个非常非常有钱的家伙,而且并不是本校的学生,Clerk从不谈论他,所以Sam也不问。

随便哪个周六,Tom过来看Sam,他俩坐在客厅里的泡沫球沙发上准备马上到来的阶段测试,Tom也算个天才,基本上Sam只要提出判例的名字,Tom就能把它的整个经过复述过来,还会加上个人对其影响的理解,如果Tom去考试,他不需要带任何东西,除了他的脑袋和签字笔。

“easy piece of shit,”Tom对Dickinson Vs. Dodds评价道,Sam合上了手里的书,他们没问题了,现在就剩下一大把的时间要打发。

“你最近就像个念书机器。”Tom喝了一口啤酒,“发生什么事了?”

时间有些消磨了Sam的痛苦,或者一大堆的知识磨糙了他的神经,他耸了耸肩:”感情问题。“

”哦,那的确很麻烦。“Tom 点了点头:”基本上你能确定你的司法考试能拿多少分,但是女人,谁搞的清她们脑袋里究竟在搞些什么?“

Sam胡乱地点着头,将自己完全放倒在沙发上。

”但是那对你有什么难的?你在街上都能拿到演艺经纪人发给你的名片,哪个姑娘不想爬上你的床?“

”不是对谁都有用,他有女朋友。“

”哦,哇哦,你吓着我了,“Tom将嘴巴张成o型,”好吧,我想,我能接受……不过这听上去就像是你嫌自己的人生太顺利了,要我说,去找个gay bar,随便蹦上哪个帅小伙儿的床,忘了那个直家伙吧。“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Sam笑了笑,”但是你知道么,我宁愿呆在这学习。“

”操。“Tom停顿了一会儿,用一个词评价了Sam's case。

”那么就去把他掰弯啊。“坐在他们背面打电动的Clerk突然开口,把Sam吓了一跳。

“是啊,就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就像Dean是条橡皮尺。”Sam嘲笑道。

“胆小鬼。”Clerk咕哝着。

“excuse me?”

“我说你是他妈的胆小鬼,C-O-W-A-R-D。”Clerk扔掉手柄,一字一句地说。

“你想打架吗?”Sam收起了笑容

“hey, guys, guys,"Tom连忙按住Sam的肩膀,”我敢打赌他不是那个意思。“

"我就是那个意思,怎么了?你从小到大什么想要的都能得到,随便某一个拉拉队员,随便某一科的A+,所以突然有一个人,你爱上他,他没有说他也疯狂地爱上你,于是你就退缩了?“Clerk瞪着他,”你到底为Dean做了什么?到现在他离开了,你就让他走了,然后坐在这唉声叹气,你他妈算什么律师,你知道要成为一个好律师,需要对抗比这多难的状况吗?要赢掉胜率多么低的官司才能出人头地?光靠智商是不能赢的,天才!”

他俩互相瞪了半天,Tom小心翼翼地来回看着他俩,知道Sam吐出一口气,朝自己的房间走去,砰地甩上了门。

“对,把自己藏在房间里!”Clerk喊道。

“老天哪,刚才真够紧张的。”Tom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就像在现场旁观一场电影。”

Clerk不满地瞟他一眼,“你该走了。”

“别这样嘛……”

Sam的房间门又被大力打开了,Sam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背着他那个脏破不堪的牛皮背包。

他走了有几分钟,Clerk才骄傲地微笑起来。

“That's my boy."


TBC

评论(1)
热度(19)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