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LAVA(万贝/官能作家大战摇滚乐手)chp7

李京泽不是第一次被这样表白,他收到太多我爱你,像是一把从兜里扬出满地的彩虹糖,有的时候都懒得弯腰来捡。

并不是说可以毫无怜惜的踩上去,只是不知道那到底意味着什么。

有时候他在台上,所有的光都在他这里,他看到有的女孩子哭了,她们应该是真诚的,可她们那时候对他表达的爱,怎么也没法拿到显微镜下观察,里面到底是些什么成分。

所以很多时候,他听了只觉得迷茫。

而这次这三个字的重量他感觉到了,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骤然快了起来,一瞬间他怀疑是幻觉,于是抬头狐疑地看了王昊一眼。

王昊低垂着眼睫毛,依然是那种凝视博物馆里藏的稀世珍宝的眼神,李京泽给看得不好意思,又很高兴,扑上去用力亲了亲他。

“我也爱你。”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说这句话。

 

他俩在家已经把冰箱吃空了,李京泽的烟也抽完了,套子也用光了,王昊倒是不抽烟,可他得吃饭,也忍不了人在面前晃不去碰。两个人在床头瘫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出个门。

王昊的卫衣已经废了,于是在椅子上找到之前在小区门口被李京泽扒掉那件,他俩回忆起那时候的事笑成一团,然后王昊在衣服上发现点奇怪的干掉的液体,李京泽就笑不出来了。

还好王昊只是丢开衣服朝他扑了过来,倒没说什么让他害臊的话。

折腾一圈天都要黑了,李京泽用力把王昊从身上摘下来,有气无力的说,“宝贝儿,我饿。”

王昊埋在他肩上笑,“那好吧。”

 

楼下这个24小时便利店基本承包了李京泽所有烟酒和套子的供货,他倒是不常吃东西,对冰柜里那些罐头堆出来的寿司和饭团没什么研究。王昊眼看着他扫了一排套子到筐里,第一反应是想捂脸。

李京泽往框里放杰克丹尼的时候,王昊在那些方便食品里挑挑拣拣,琢磨着要不要去趟菜市场,他家宝贝儿太瘦了,看着心疼。

“哎,王昊吧?”

王昊侧过头,本来穿着围裙在码货的店员一脸惊喜地看着他,李京泽听到好奇的回头,发现王昊的脸色变了。

“我是孙伟啊,咱俩初中一个班,你就坐我斜前面你忘了?”

“没想到在这碰到你小子,你也在北京?在哪发财呢?”

王昊一言不发,脸上是彻底的空洞,李京泽从没见过他这样冰冷的表情。

那店员好像才感知到对方的冷漠,讪笑了一声,“嗨,你不会还记得上学时那点破事儿吧?”

王昊把手里的筐往地上一扔,拉着李京泽就走了。

 

王昊回家就坐在沙发上发呆,李京泽本来想问,觉得还是等他冷静下比较好,又很想喝酒,厨房里转了一圈找出半瓶不知道何年何月的花雕,盖了一层灰,大概是谁在他家做饭用的。

他正要拧开瓶盖开灌,王昊如梦初醒一把夺下,“你不怕中毒吗?”

李京泽一脸纠结,王昊叹了口气,“我叫外卖。”

他在暗掉的房间里划着手机,荧光投在他脸上,李京泽看着他,那双眼睛里的光好像熄灭了。这让李京泽陷入了忧虑。

 

王昊叫的外卖居然是自煮火锅,两人围着茶几沉默地涮肉片,锅刚开李京泽就干了一罐啤酒,把包装捏扁了丢在一边。

王昊正沉着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李京泽气鼓鼓的,把肉片全捞在碗里。

王昊心情复杂地笑了笑,“对不起啊。”

“道什么歉,”李京泽埋头吃肉,“你沉你的呗,不用管我,我才认识你几天啊,你凭什么要跟我说啊。”

这是真生气了,王昊有点无奈,“我是不想拿这些破事儿烦你。那你要真想听,我就说说。”

“你的事都不烦。”

王昊看李京泽的眼睛一下就亮了,伸手胡噜一把那人的脑袋,给自己开了听啤酒。

 

“我家是在个小县城,离得最近的大城市是哈尔滨,但也要开一个多小时,整个城是靠一个矿生活的,城里的学校都是子弟学校,所有人都在矿上上班。”

“我爸是那个矿的厂长,算是体制内的。”

“我上学的时候,一直是被簇拥着,因为所有孩子的家长都归我爸领导。我那时候人缘太好了,我自以为的。后来,矿上出事了。”

“我爸被撸下来,也就是一个礼拜之间的事吧,我突然就发现自己从云端高高摔下来,从全校的宠儿变成众叛亲离,他们都说是我爸的责任,还说是我爸贪墨了这个那个费用,导致的事故……还说我爸和谁谁有一腿,有个私生子藏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这些都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应该相信谁。我只知道那个时候,我爸不在城里,我和我妈就成了靶子。大家开始前所未有的团结,因为他们有了个共同的敌人,就是我。你想被接纳,最快的办法就是把枪口对准我,大家痛痛快快,同仇敌忾,每个人都感觉到了集体的温暖。”

“他们开始指责我,说我以前仗着爹飞扬跋扈,在学校里横着走。我一开始还可以说,他们是因为我爸才对我这么坏,后来我听到这些自己的罪状,我发现我想不起来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霸道,以前那些好像闪着光的日子开始变得模糊,我不能确定自己到底错了没有,有多错。”

“他们画我的课桌,撕我的书和作业本,把我堵在卫生间揍,我都忍下来了,但是当我找不到自己的立场,我才开始垮了。我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跟我爸没关系。以前我可以恨我爸,后来却不能了,有个人可以恨是很轻松的。”

“那天丁飞说我没车,其实我很小就有车了,我还不能拿本儿的时候,就开着那车在矿上跑来跑去。到现在,我反而不会开车了。”

“我被欺负,没有人帮我,老师也不管,他们的家人也都在矿上上班,那一年,所有人都没拿到奖金。大概一万多块钱,他们可以为了这些钱做出什么,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今天那个孙伟,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自己以为的吧,可惜我错了。我发现我根本搞不清楚人际关系,我以为喜欢我的人,其实都讨厌我。我没能力在一个人的行为或者语言中判断他和我的关系,所以我写作也只能写肉体关系,我写不来情感。我好像是个情感障碍患者。”

“我一个人跑了很远,然后我开始写作,我有一些粉丝,我以为我找到了真心喜欢我的人。在我尝试和他们接触的时候,他们有的人在背后中伤我,有的挑拨我和其他作者的关系,有的人接近我为了让我帮他刷热度,有的盗我的文拿去印了卖,有的人装我的粉在群里卧底,把我的照片贴到网上,收集我有意无意的言论,甚至举报。”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素不相识的人,会为了毁我做这么麻烦的事,他们难道是矿上来的?我整夜睡不着,真的害怕,我总感觉有人在窗外偷窥。”

“后来我遇到毕冉,他好像是个很好的人,我也看得出他对我的感情,可我不敢信。也许又是我搞错了,所以我故意跟他上床,这样关系就简单了,我记得那天他躺在我床上睡着,我心里很清楚我们两个已经完了。我遇到你,本来我想故技重施的,可我想到我会伤害你,我就觉得还不如去死。”

“我不完整,李京泽,我感觉我已经不能更坏了,也没什么希望变正常。虽然我真的是爱上你了,虽然咱俩刚认识一个礼拜,你现在知道了我的事,你还想跟我在一起吗?”

 

李京泽好久没能说话,王昊看他的眼神好像有火在里面熄灭了。

“还好咱们只认识一个星期,你要逃还来得及。”王昊笑了笑,“丁飞好像还挺喜欢你的,以后别跟我这种人瞎搅合。”

他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就从沙发上站起来,李京泽猛地一把把他拽了回来,一挺腰跨坐在他腿上。

“王昊我cao你妈。”李京泽骂得凶狠,然后低头狠狠咬了王昊的嘴唇。

 

好像要溺水了。

李京泽艰难地喘气,王昊弯下腰亲他的时候,他尝到了啤酒的味道。这好像让他醉了,他一向不怎么能喝,喝起来又不要命。

他感觉酒顺着他的呼吸道一路烧下去,烧到他的胃、脾,让他肝胆俱裂,心脏抽痛,他想到初见到王昊的样子,那个好像惊弓之鸟的年轻人,好像一个落了灰的灯,用力擦了才放出亮儿来,你只能在他蚌壳的缝隙里窥见他旧日的骄傲和自尊,还有不自知的强大和美丽。

李京泽想哭,想杀光伤害了王昊的人,撕碎他们自以为是的正义,把一切点一把火烧掉。他想让王昊忘记,忘了那些早该抛到脑后的有毒的回忆,想到这,他艰难地直起软成一滩的身体,用力抱紧了王昊的肩膀。

他们靠得很近,李京泽看到王昊映着他的脸的瞳孔,他们的呼吸交织在一起。

“我会把你拼起来的,你最好相信,你爸爸我永远是对的。”

 

TBC


评论(12)
热度(38)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