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LAVA(万贝/官能作家大战摇滚乐手)chp3

警告:没节操,万贝飞冉隐约四角。



李京泽又跑到毕冉家。

毕冉看他贴在书架上那样,整个人像只小壁虎,遇到放得比较高的书还要跳一跳。

“你想要啥可以直接说。”

壁虎的背影僵了一下,转过身笑出小虎牙。

“你放老丁那的书。”

“什么书?”

“PG One的。”

轮到毕冉僵了。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就那一本吗?”李京泽无视了毕冉显而易见的谎话,继续在书架上找来找去。

毕冉投降了,“只有那一本。”

李京泽垂头丧气。

一个人怎么可以卡通成这样,毕冉心想,几乎能看见这人耳朵耷拉下来。

“你给我讲讲呗,PG One真的跟踪你吗?”

“啊?”话题跳得太快,毕冉有点发愣。

过一会儿又无奈地笑了,“怎么可能啊,你在想什么,咱们可是法制社会。”

“啊?”李京泽睁大了眼睛,“可是……他怎么看见我就跑……”

“你们俩见过了?”毕冉惊得声音都变调了。

李京泽没见过毕冉这么激动,突然就站起来来回踱步,“你这两天就是在忙叨这件事?不对……你怎么知道他就是PG One?还有谁知道了?”

“没谁,毕姥爷你能不能坐下,你晃得我头晕。”

“到底怎么回事啊?”毕冉终于坐下来,挺诚恳地倾身过来盯着李京泽的眼睛,这还是李京泽第一次看清他的眼睛什么样。

狭长的,跟PG One不一样,有点像狐狸……嗯,丁飞最喜欢狐狸。

“我是瞎猜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PG One,但是你也知道我直觉一向准到灵异。”

“你为什么突然就……就对他感兴趣了。”

“当然是看了他给你的书了,在老丁那。”

“我就知道是他拿走了。”毕冉扶额,“我问了他好几次,跟我装傻。”

“他就这么幼稚,你就算直接在他那儿找到他也不会承认的。”

“就因为那本书吗?你就去找他了?”

“也没有直接找,”李京泽不知道怎么跟队友坦诚自己当了追踪狂,“反正一照面他就跑了。”

“他见过你。”

“什么?”李京泽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他去看过咱们演出,好几次了。你在台上那样,他怎么可能没印象。”

“那他跑什么呀。”

毕冉欲言又止,“……我也不知道,他性格就那样。”

李京泽嘟囔,“说好的总攻呢?”

“什么?”毕冉没听清。

“没什么。”李京泽烦恼地抓乱了自己的头发,“那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不肯跟老丁,就是因为他吗?”

毕冉的表情一下子就空白了,持续了几秒,“没有什么,是我自己喜欢他。”

“啊?”李京泽傻了,这走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毕冉可能也是在心里憋太久了,就直接倒了。

 

是毕冉先喜欢王昊的。

他们楼对楼住了有几年了,有一次王昊在一边散步一边运球,跟毕冉碰到,两个人就一起去球场打球。

“那次一共说了不到五句话吧。”毕冉说,脸上带着沉静的微笑,“我俩都不爱说话,就一直打球直到灯都亮了。”

毕冉小时候吧,家里情况有点特殊,所以他很少回家,街上的人又玩不到一起,很少有人让他觉得相处起来这么舒服,都不用挖心思想话题。

他们就经常一起玩,时间久了,毕冉自然对王昊越来越好奇,他很少出门,可见不是做那种朝九晚五的工作,似乎不缺钱。

但毕冉很少开口打听别人的事情,有一次两人打完球坐在球场门口吃炒冰,王昊就自己说了。

有天赋,写得快,但是只喜欢写官能题材,没有出版社敢发,虽然都认可他的能力。当天毕冉跟王昊回了家,躺在床上的时候毕冉想,这样一个人居然是写官能小说的。

官能这个词甚至都是外来的,因为国内根本没有这种土壤,但看了他的书,那是艺术。

王昊背对着他,笔记本的荧光给他勾上白色的边儿,运指如飞,毕冉喜欢他的手在自己身上移动的样子,但是敲笔记本的感觉更性感。

可那种时候王昊整个人深深沉了下去,是拒绝交流的,毕冉只能看着他的背影胡思乱想。

 

“后来我觉得没结果,就不跟他见了,但是有一天就在信箱里收到那个书,看完又睡不着了。”

“你说他跟踪我,其实是反了。我有一天半夜跟着他,他一个人走出特别远,忽然在一个台阶那儿坐下了,好像突然浑身脱力那种,坐了得有半个小时吧。我在他侧面挺远的地方,就看着他盯着路面发呆,我怎么都想不出他在想什么。我想不能这么下去了,我就自己走了。”

毕冉静静说着的时候,李京泽就盯着天花板,晃着腿,越听越烦。

队友跟你交心的时候,怎么能这样呢。

丁飞知道了一定要骂他。

房间陷入寂静,过了一会儿李京泽说,“丁飞在床上很厉害。”

毕冉怎么也想不到他来这么一句。

“你应该试试。”

说完,李京泽就走了。

 

这人的墙厚的神仙都敲不开,李京泽想,我就算了吧。

但他太沮丧了,那双眼睛还在他心里晃啊晃的,他的小狮子张牙舞爪想去够,求不得,求不得最难受了。这种感觉他很少有,丁飞给过他一些,但也没这么泄气。

李京泽一整个下午窝在中塔挑东西,各种接口长度的电线、踩锤、鼓音源,把熟识的老板折腾得一身汗,然后啥也没买,老板对着散了满地的东西差点背过气。

“祖宗,你没事儿能不能回家?我挣这仨瓜俩枣容易吗你还这么折腾我?”

李京泽奶白脸上的颓丧神气让老板住了口,无力地把他轰走了。

 

李京泽走路一般是踏着鼓点的,他做什么都有节奏,包括说话的时候,声音清脆如同刚装上的节奏镲。世间的一切在他耳朵里也带着节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不止是步伐,动作,包括血液流动,包括心脏跳动,包括丁飞埋在他体内的脉搏。

他很少听错,谁靠过来了,这人呼吸的频率,他的职业大概在什么范畴。

他左右手平衡稳定,鼓点干净利落,即使谁家不服气骂他靠脸,也不得不承认他业务水平够牛B。

天生的,天生的天才。

那个人写的书里也有节奏,主角说话的频率,情节推进,情感推进,一个主角爱上另一个主角,一个主角干着另一个主角,那节奏让李京泽着迷。

他写了鼓谱,在页面顶端画上那双眼睛,夹在谱架上,毕冉看到了,叹气。

这天李京泽上台前画了眼线,丁飞无奈地骂,又想作妖了,台下得疯成什么样,转身去找live house老板让他加安保。

李京泽在台上起范儿,玩花活儿,牛仔裤堪堪挂在胯部,坐下的时候,那截腰线是奶白色的,在光下有暧昧的色泽。

人人都爱李京泽。

姑娘们尖叫着他的名字,多像宗教,伸出的手举着酒瓶像举着圣经,你不会忘记这样一个人,即使十几年几十年过去,你还会记得这个在舞台上自由奔放地洒着汗水的人,他纤瘦的身躯里全是火焰,你会因为自己太平凡而恐于靠近,怯于靠近,但又想靠近。你的一生将不同了。

他从来不用追着谁,姑娘们天然爱他,得到的太容易了,也就擅长放弃。

 

演出结束后他们去一个只能称得上大排档的地方吃串儿,小白热得衣服贴在身上,李京泽摸了一把怀疑这人是红孩儿变得,小白就干脆把T恤脱了,路过的人都回头看他。

李京泽和小白勾肩搭背,把啤酒瓶子按鼓点在桌上敲。

丁飞坐在对面,冷笑说等咱们接不到活儿,你俩完全可以去站街,指定饿不死。

李京泽直着脖子说你爸爸贵着呢,一般人消费不起,丁飞看他的眼神像是要把他点了,是毕冉打断了他俩之间噼里啪啦的火花,只用了一句话。

“我带你去找王昊。”

李京泽瞬间安静下来,唯有眼睛闪闪发亮,小白疑惑地问王昊是谁,毕冉给他俩各开了一瓶酒。

“喝好了咱就走。”毕冉说,又转头看身边的丁飞,“你去不去?”

他根本多余问。

 

李京泽因为太紧张,喝高了,比他一般可以算成高了的标准还要高一些。

丁飞不喝酒,只能他开车,但他气压又很低,如果不是毕冉坐在副驾驶,如果不是毕冉的车,他可能直接在挡风上开个洞。

毕冉心事重重地看着在玻璃上飞快移动的路灯。

李京泽醉得人事不省,躺在小白怀里絮絮叨叨,小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茫然的安抚性地拍着李京泽的后背,终于到了地方,毕冉先下了车,让丁飞和小白在车里等。

丁飞伏在方向盘上点头,眼神阴晴不定的,毕冉说,我几分钟就下来。

 

王昊开门的时候,眼睛突然睁大了。

毕冉肩上挂着李京泽,伸出空余那只手拦住了王昊关门的动作,“别害怕。”

“这人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他只是想跟你聊聊。”说完他放开李京泽,谁知李京泽根本站不稳,像根面条一样朝王昊倒了过去,王昊连忙伸手接了。

“可能明天才能聊上吧,你自己看着办。”毕冉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就走掉了。

王昊犹豫了一下,喊了声,“毕冉。”

毕冉停下了脚步。

王昊却什么也没说,毕冉就继续走了。

 

 

TBC

评论(8)
热度(46)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