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包我的小太阳/不是太太/坑品不好/写文全靠爱支撑/不在乎热度/随时爬墙
风裳

Sunset

快三千字写了一下午。

送 @哦。 生日快乐,贼爱你。

1.

白曜隆忽然说不出话了。

一大早醒来就很不好,浑身发着热,嗓子里火烧火燎的,额头那感觉到匀速流淌着的冷空气,才想起睡前忘了关空调。

正巧这时候手机在床头震了起来,白曜隆伸出手来就感觉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忙整个人缩进被子里。

“喂,起了吗?”

万万的声音,白曜隆有气无力地笑了笑,待要说话却发出一声嘶叫,吓了他一跳。

“喂?喂?”王昊在那边好像正跑着找信号,“我咋听不见,是不是我这边信号不好啊?”

白曜隆又发出几声意味不明的声音,感觉像是有把锯子从嗓子那儿一直划到耳膜,疼得他眼冒金星。

王昊那边就挂了,白曜隆还呆呆地贴着听筒,努力眨掉满眼的泪水。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白曜隆正披着被子翻箱倒柜地找药。起身起得太猛,门外站着的王昊看上去都有点重影了。

王昊身上带着的外面的暑气,热腾腾的,还有股太阳的甜香,看着用大棉被把自己裹起来的白曜隆,“干啥呢你,修仙呢?”

白曜隆迷迷糊糊地笑了笑,努力发出几声像坏掉的收音机一样的声音,表示高兴。

王昊被他吓着了,伸手一摸小孩的额头,“卧槽,你发烧了?”

应该是吧。白曜隆点了点头。

王昊赶紧关了门把白曜隆拖上床,盖好被子。

“吃药了吗?”

摇头。

“药放哪了?”

摇头。

“我出去买,你先睡一会儿,”

点头。

王昊想了想又折回来,“顺便买点吃的吧,想吃什么?”

白曜隆眨了眨眼,王昊拍着脑袋去拿纸笔,白曜隆缩在被子里写,王昊觉得他这样像个寄居蟹似的,心疼中又有点想笑。

接过来一看歪歪扭扭的字,“鳗鱼盖饭”。

“现在吃个p的鳗鱼盖饭,我真多余问你。”王昊把纸笔收起来,不顾小孩绝望挥舞的手,“躺好了等着吧。”


王昊用钥匙开门,进门把两个大塑料袋放在茶几上,这么慌里慌张一通跑更热了,挂着一头汗去看白曜隆,正睡得熟,只是大概身上发冷,越发的缩成一团。

王昊给他把被子缝隙塞好了,轻手轻脚地去厨房,一边在手机app上看菜谱,一边做了碗鸡肉蛋花粥。关火后发现烧的水还烫,就把杯子放进冰箱冷冻室,刚走开两步听见啪地一声,连忙拉开门一看,杯子炸了,水淌得到处都是。

“shit!”

他也没做过这些事,只好又倒了一杯,在两个杯子里互相倒了一会儿,摸着不烫了,这才连着粥一起端到卧室。

白曜隆的情绪还是受到了点影响,恹恹的也吃不下几口,王昊想着好歹胃里有了点东西,就把药拿来给他吃了,白曜隆喝水的时候王昊接了弹壳的电话,把今天的活儿推了。

喝完水白曜隆翻了个身又睡,迷糊着还记得往前蹭蹭,王昊会意,就在他身边躺下玩王者荣耀。


王昊开了两局排位赛,拿到mvp,放下手机去摸白曜隆的额头,好像温度下来了点,这才想起忘了买体温计,不假思索地又把手探进被白曜隆卷得像大白兔奶糖似的被窝,摸到一手汗,T恤领子都被浸透了,正要抽出来,白曜隆忽然睁了眼。

这姿势有点尴尬,王昊讪笑了一声,“醒啦?”

对于一个正发烧的人来说,白曜隆的眼睛亮得不正常。

王昊赶紧抽回手,“得给你找件衣服换。”

王昊打开衣柜门的时候,还能感觉到白曜隆的视线刺在自己肩上。


白曜隆在纸上写,“太无聊了,我要看郭德纲。”

王昊就用手机找了一段,没放一会儿白曜隆又睡着了,脑袋歪在王昊肩膀上。

王昊出门买温度计的计划泡汤,肚子里滚了一下才想起这会儿了今天还没吃过一顿饭,这下又动不了,只好从茶几上摸了包饼干,放轻动作嚼。

老郭砸挂的时候王昊忍不住笑,侧头去看,白曜隆还是皱着眉,有点肉感的唇微微噘着,挺委屈的样子。摸摸头好像又凉一点了,还是年轻人恢复能力好。

他看着看着胡思乱想起来,想小白这样说不了话,倒像是比平时更小了,脆弱无助的感觉。如果不是小白,王昊很难想象自己还有这样一面。

两个人的关系最近步入了微妙期,因为微妙,旁人问起来自己总不知道怎么说,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大大咧咧带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态发生了变化,总觉得周围人看他俩的眼神也开始怪怪的,今天弹壳听到他要留下来照顾小白,那声“哦”简直七弯八拐。

弹壳也是,兄弟病了也不知道来看一下。


王昊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迷糊着的,醒来紫色的余晖已经洒满房间。他赶忙又去摸白曜隆的头,这下温度正常了,收回手时碰到了睫毛,感觉在手心里轻颤了一下,若有若无地一扫,王昊不知为何心跳骤快,慢慢挪开手,看见白曜隆睁着眼,微笑着,沙哑地轻喊了声,“万万。”

眼前的光影似乎都浮动起来,正要落山的太阳给眼前的白曜隆描了层金边儿,一切感觉都是那么正确,王昊凑上去,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

王昊实在没有照顾人的本事,白曜隆这会儿嘴唇干燥还起了点皮,但王昊还是感觉一股电流顺着脊梁窜了过去,好像全世界的声音都不存在了,相声和笑声都成了echo处理过的背景音,模糊到可以忽略不计,王昊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惊天动地的。

白曜隆睁大了眼睛。

这个魔法时刻似乎随着太阳沉入地平线的时候结束了,王昊如梦方醒,他等着白曜隆说点什么,对方却像入定一样在出神,他看着白曜隆极慢地眨了下眼睛,好像刚被烧过一回的大脑处理了太多信息,有点超负荷。

又眨了眨眼,这人忽然笑了,又叫了声万万,脸颊也不知是不是热的泛红,王昊忍不住跟着笑,把这个大白兔卷拉过来抱着,感觉白曜隆在他肩上蹭了蹭脸,“我好热。”



2.

人在发烧的时候,就像被装进一个透明的塑料球里。

缺氧,视野模糊,耳鸣鼻塞,肌肤滚烫骨头冰凉。

全身上下都在疼,耳膜、鼻窦、咽喉、太阳穴,睡着的时候还好,醒着会模模糊糊的想,不如死了。

那一瞬间的感觉是很极端的,还好这时候也没人有力气实践。

如果这时候,你喜欢的人在你跟前忙来忙去,看你的时候好像眼睛里在下雨。你又会觉得,再疼一点也没什么。

这个时候因为心理防线脆弱,思维反而活泛起来,想干脆就告诉他吧,可能这时候他不忍拒绝,就算他舍得拒绝,也没可能更难受了。

偏巧白曜隆这时候说不出话。

憋了太久的话。


王昊就躺在他身边。

白曜隆曾经发现,他能从任何角度使用任何感官来发现王昊。

可能你跟一个人相处得太熟,又很关注,这样他一走进屋子,你会马上注意到,哪怕他低着头,又喜欢全副武装地戴着口罩和棒球帽。

弹壳曾经嘲笑过,随时可以穿这一身去干坏事,任何人都不能从监控里把老万认出来。

白曜隆当时就想,我能啊。

还有一次,在拉开某个咖啡馆的木门之前他突然被一种强烈的感觉抓住了,果然门打开来,王昊正往外走。

这个认知让白曜隆又欢喜又害怕。

就像现在,他背对着王昊躺着,想这种羁绊是不是相互的,王昊会不会察觉他心里正在天人交战?

王昊在他身后偶尔会压低声音骂人,他骂人的时候语调里有种天然的嚣张,却不讨厌,还有种难得的少年气,如果是心情好的时候,句尾会往上飘,听得指尖发麻。


白曜隆迷迷糊糊的做了个梦,梦里王昊在摸他,非常不要脸的那种手法。

白曜隆并不是没经人事那种小屁孩,所以马上就惊慌了,抬头一看,那双太漂亮的眼睛带着笑意。王昊把他整个人翻过去,手别在身后,贴在他耳边用那种变了调的少年音低声说着下流话,他好像全身都通了电,膝盖酸软,然后突然听见一声“penta kill”,就醒了。

醒来的时候,王昊的手就在他胸前,贴着皮肤。

卧槽!

白曜隆猛地睁开眼,和那双大眼睛看在一起。


王昊亲他的时候,白曜隆觉得自己可能烧糊涂了。

室内的天光看起来也不大正常,王昊的睫毛看上去是金色的,瞳孔也是,头发也是,白曜隆一直知道他家万万是好看的,却也很少这么好看。

他晕乎乎的想,这样的万万怎么会亲他呢。

然而还是喜欢,想靠近。这么想着的时候王昊就把他拽过去抱着了,他整个人热的像是要炸了一样,却不是因为温度。

王昊闷笑了一声,赶紧把他从棉被卷里扒出来,不管他一身的汗又抱在怀里,想了想又笑,“太麻了。”

白曜隆点点头,“贼麻。”

然后谁也不放手。



白曜隆完全好了,和王昊一起出现在公司,白曜隆高兴得整个人在发光。

站门口看到的弹壳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来给贝贝发了个一千块钱的红包。



【是不是超级麻,那就对了……

评论(15)
热度(114)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裳 | Powered by LOFTER